六百六十八章 喝,為什麼不喝

類別︰網游競技 作者︰洛水淺塵 書名︰網游無盡

    似是一個眨眼又似是轉瞬,只是一次踏地楊宣夏那裹在秀足上的紫色小靴突的就失去了蹤跡,盡管听到響動卻在擂台上搜尋不到絲毫紫色小靴的痕跡,不過也沒再去尋找,因為眼前多了一雙足,一雙鐘靈毓麗冰肌玉骨讓人陷入全部心神的秀足。

    蔥白玉色約有三寸,顆顆豆大的腳趾脆生生踏落站定在腳下青石板上,淡青色血管隱隱透出清冷肌膚若隱若現多出了一絲淒美慘態,不過並不讓人可惜反而更有一種忍不住愛憐感覺,想要去捧在手中把玩。

    “呼.....”

    失神只是一瞬而耳邊傳來的呼氣聲卻是讓心思瞬間一滯,眼角余光下意識掃過見到的只是台下那不約而同迷失起來的眾多玩家,感覺就像商量好了般目光盡皆落在了楊宣夏那雙裸露在外的脆生秀足上,察覺到如此眉頭不禁暗自挑了挑。

    美,的確是美,不得不承認楊宣夏此刻顯露出來的美近乎是刻在了她渾身上下每一處,一雙秀足更是吸引了近乎全部人的目光,明明感覺極為不妥卻偏偏還忍不住想要去看也收不回投過去的目光,而她那脆生落在青石台上的秀足不禁沒有絲毫**味道反而感覺頗為聖潔,楊宣夏此刻周身散發出來的也不再是凜然邪意而是鐘毓秀靈,每一個動作都是自然而然挑不出哪怕一絲一毫多余,充滿了堂皇自然味道。

    “呵.....”

    心底閃過淡笑沒有去動手打斷也沒有去問她想要干什麼就只是靜靜看著楊宣夏動作,盡管知道楊宣夏此刻表現出來的異樣多是因為那念羅一脈絕學,說不定這舞本身就是屬于絕學一部分,因為這舞太詭異了詭異的甚至能夠影響人心神,連我這種踏入神功境的都有一瞬間的失神更不要提台下那些大多連一流都沒有踏入的玩家,或許不用真的看到,就只憑楊宣夏此刻那秀足不停踏地傳出的靡靡之音也足以讓那些三流江湖人失神。

    可就算知道甚至能夠確定這詭異一舞就是和楊宣夏口中那念羅一脈另一門絕學有關也不能去出手打斷,只留意台下那些陷入迷失就能想象得到一旦打斷了楊宣夏的舞會有什麼結果,毫不懷疑他們會做出什麼過激舉動,或許能夠不受影響的也就只有林末涼和最高看台上那十八位宗境高手了,就是霓裳宮那位同樣以嫵媚示人的羽衣舞也不一定能夠保證完全不受影響,楊宣夏這一舞感覺就像是達到了誘惑所能達到的極致。

    不入神功不成大勢,無論內外終究只是依賴手勢章法,唯有踏入神功境才能夠窺到一絲意的境界,想要完全不受影響除非到達宗境,所以對普通江湖人來說楊宣夏這一舞堪稱無解!

    “嗒....嗒嗒....嗒....”

    雨打蕉葉般的踏地落點聲隨著楊宣夏動作漸漸回蕩在整個奇盤山頂的會武場地中,在場數萬玩家的所有聲音也被楊宣夏一個人生生壓下,而每一個能夠听到踏地聲的玩家所表露出的也是近乎同一個表情,似乎所有人眼中剩下的再無其他唯有那一雙玉骨冰肌的秀足。

    隨著楊宣夏動作體內運轉起的幻玉真氣不可抑制的滯了滯,眼角余光里本在擂台下靜靜站定的林末涼似乎也有了那麼一閃即逝的失神,至于羽衣舞這女人卻是已經陷入了迷失。

    神功之下,堪稱無敵!

    不似洛心依的金頂綿掌只能防守,楊宣夏這已經能夠確定就是念羅一脈絕學的一舞絕對堪稱是霸道,而由楊宣夏用出來就有如此效果,真的很難想象要是由那位念羅尊主用出會是何等風采!

    念羅武學,強勁至斯!

    而且不止是強,算上先前的胭脂血念羅絕學近乎已經可以說是詭異,邪氣凜然的詭異!

    “嗒....”

    似是鼓點中近乎收尾的一道擊打,隨著楊宣夏這一聲踏地傳出清晰察覺到在場玩家的身形不約而同一顫,而看轉醒過來的玩家的反應才是詭異,不僅沒有憤怒或者不爽,雖然不至于欣喜若狂,但卻像是見到什麼稀罕之物,開懷態度溢于言表。

    “嗯?”

    盡管台下的玩家看起來極為正常甚至還很開心但就是感覺到哪里有些不對,以適才對楊宣夏那一舞的感觸這些玩家應當是繼續迷失才對,至少不會像這樣露出欣喜,可偏偏.........踩錯?還是說楊宣夏故意如此?

    “嘩啦啦.....”

    正自為心底的驚疑不解清涓汩汩流水聲如同是心有所感般在耳邊蕩了起來,珠玉落盤一樣的脆聲讓耳目不由為之一清,下意識隨著聲音傳出地方望去卻是忍不住一陣意外。

    “醉笑陪君歡樂場,有樂無酒說不得要被壩里的姐妹笑話說慢待小師叔了.....”

    似是察覺到了目光正自提著一只白玉酒壺往一盞瓷杯中斟酒的楊宣夏忽抿唇自若笑了笑,話語間透出的感覺如同是換了個人斥滿了成熟風韻,“咯咯....酒我現在是斟了,就是不知道小師叔你敢不敢喝了?”

    敢不敢喝.....

    看著眼前一舉一動間無不是如同掌舞般優雅自若的楊宣夏心底真的是止不住驚訝,就是斟酒時動作也沒有過慢過一絲一毫,渾若天成,而且現在也才反應過來,不是先前感悟錯了而是這些玩家現在依然沒有醒來!

    邪女!楊宣夏邪女稱號絕對當之無愧!

    念蘿壩的武學當真詭異,同屬唐門比之唐家堡一脈更為劍走偏鋒,充滿了邪意,當真可以稱得上是殺人于無形了。

    目光在楊宣夏那動作神態幾近無可挑剔的遞杯動作上略一點過,楊宣夏那雙灼灼著的桃花細狹眉眼毫不猶豫對回,見到楊宣夏動作唇角忍不住一勾,當即應下反問淡笑道︰“喝,為什麼不喝?”

    喝,為什麼不喝?

    真的說起來自拜入唐家堡開始似乎和每見過一個師兄師姐都要喝一次酒,青峰大哥如是,解語如是,唐少飛如是,甚至就是才見過的陸炳陸師兄也才在昨晚喝過,也不知道是不是傳統,真的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會被這位小師佷勸酒.......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網游無盡》,方便以後閱讀網游無盡六百六十八章 喝,為什麼不喝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網游無盡六百六十八章 喝,為什麼不喝並對網游無盡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