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巴國老將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四夕子 書名︰這不是春秋

    或許是因為時代的緣故,也許是因為生理差異。

    女子因為身體不如男子強壯,再加上能夠為自己家庭帶來的經濟收入不如男人的緣故,故而造成了大多數家庭養家糊口的主要壓力落到了男子身上,所以造成了女性地位的低下。

    但是在大周的天下,諸侯各國君室的女性卻不在此行列之中。她們或是從小接受教育,成年後便要肩負起和親的重任,她們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身後國家的顏面,若是太過于低眉順眼,那讓大國的威嚴何存?

    就像是楚國的公主華夫人嫁給了羅國先主熊唬一般,雖然因為羅國乃是小國的緣故,所以她只能被稱為夫人,但她自始自終都代表著楚國在羅國的威嚴,哪怕是她要謀逆造反,羅國也不敢殺她。

    甚至是,在她造反失敗了之後,還要好吃好喝的供奉著,雖然可以實施軟禁,但其他方面,卻是不能夠受到一點點委屈。

    蜀山姬便是如同華夫人一般被培養出來的蜀國公主,只是相比于華夫人,她更加出色而已。

    高達八十以上的統帥,讓她能夠輕易的統領千軍萬馬為蜀國而奮戰,雖然不知道到底該是何等強大的對手方才能夠擊潰她,並且將她俘虜,但是熊逢卻是知道,她的骨子里依舊維持著自己公國公主的驕傲。

    以這般好強的女子,自身遭受凌辱之後,未曾在當時便徹底的瘋掉,那麼她的心中便一定有一個支撐著她咬牙堅持下來的信念。

    不論是對蜀國的忠誠還是復仇的怒火,這些都是帶給她活下去的勇氣。

    雖然不知道她為何表現得那般的心如死灰,但熊逢還是決定賭上一把,徑直開口用復仇之火來刺激她。

    很明顯的有效,但那蜀山姬畢竟非是常人,不但統帥力高,而且智力也是不低,所以只是經過短暫的壓抑之後,她卻是緩緩收斂起了自己流露出來的恨意。

    熊逢並未曾得到她親口告訴自己想要的答案,但這已經足夠了。

    只要她不是真的已經放棄了生的希望,那麼總會有無數次的機會讓她落入自己的‘圈套’之中,畢竟這是一個合則兩利的交易。

    當然,至于對誰更有利一些,卻是要看日後的走向了。

    也就在熊逢思索著如何再一次撬開蜀山姬的心房之時,她破爛的衣衫之下竟然流出了一股股帶著惡氣的濃血。

    熊逢當即面色驟變,惡臭讓他近乎昏闕。哪怕是前世身處極度污染的環境之下,也依舊未曾體會過這般滋味。

    那蜀山姬見到熊逢的模樣,嘴角露出了絲絲苦澀,眼神之中卻多了幾分嘲諷。

    “賤婢已是將死之人,君上若是有什麼企圖,恐怕是要落空了。”

    她的話音方才落下,熊逢便是一愣,而後看著她的眼楮,卻是瞧出了她眼眸之中的嘲諷。

    “莫非是,她是以為我將她買回來,是想要當成......”

    熊逢的心底驟然印上了蜀山姬那一張精美的俏臉,雖然其上頗有污穢,雖然燈火也是極為昏暗,卻無論如何也掩蓋不了她傾城的容貌。

    “你將孤當成什麼人了?”

    熊逢仿佛是明白了她為何會對自己表現得這般戒備,而後心底沒由得生出了一陣陣憤憤之色。

    “我是那麼好色的禽獸麼?”

    熊逢的心底頗為氣惱的自問道,也就在他的自問方才落下之時,心底卻是沒有得一陣尷尬,腦海之中想起了熊小魚的眼淚,卻是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臉上,這一輩子,恐怕都要在心底留下一個疙瘩了!

    但不論是氣惱還是羞惱,在他滿臉憤憤的話音落下之時,那蜀山姬也是為之一愣。

    熊逢一甩袖子,而後沖著一旁的熊小魚吩咐道︰“替她沐浴,然後找個醫師為她治療一下。”

    話音方才落下,熊逢便心緒難平的離開了關押著蜀山姬的屋子。

    他本想搞定了蜀山姬之後便回房中睡覺,結果卻是因為蜀山姬的事情而鬧得窩火不已。

    于是方才離開蜀山姬的居所之後,只是猶豫了片刻,而後卻是徑直邁步來到了巴國老將武岡的屋子里面。

    相比于被折磨得近乎已經殘廢了的蜀山姬,巴國的這位老頭子看起來除了精神有些萎靡之外,其他的狀態還是頗為不錯。

    雖然熊逢頗為忌憚他的武力帶來了四個侍衛在身邊,但是他卻未曾流露出絲毫的異樣神情。

    在熊逢端坐在他的對面之後,他抬頭仔細的打量了熊逢幾眼之後,卻是突然開口問道︰“你是如何察覺出老夫身份與其他奴隸不同的?”

    熊逢先是一愣,對于武岡的率先發問,卻是有些措手不及。

    但是對于老頭子這種主動開口,熊逢還是頗為滿意的。

    要知道,那個同樣是被他特殊‘照顧’帶回府中的蜀國公主可是從未想過自己能夠清楚她們的身份。

    所以熊逢的心態也努力的調解得平和了許多。

    相對于蜀山姬那個如同隱藏了獠牙的毒蛇一般的女人,眼前這個睿智的老狐狸雖然依舊讓他捉摸不透,但卻並不曾讓他畏懼。

    實際上,眼前的老頭子雖然年齡已經不小,但個人的武力還要高于蜀山姬。

    武岡仿佛是有著一種特殊的魔力一般,讓熊逢不知不覺之中便放下了對他的戒備。仿佛他的對面真的坐著一個慈祥的老者一般。

    听著他的發問,第一時間想的不是‘這個老頭子不簡單,我得防備著點’這般的心思。

    而是‘這老頭上道,知道主動找話題’。便可以看出,他雖然言語不多,卻十分善于琢磨人心。他高達九十的魅力,也在不知不覺之中提升了熊逢對他的好感。

    熊逢不知不覺之中便已經陷入了他的控制之中,至少在言語與心理上,已經被他拉近了距離。

    當然,熊逢也不是大傻子,當然不會告訴他自己系統的底牌。

    “孤有相人之術,當日一見老將軍之時,便已知老將軍絕非凡人。”

    听得熊逢的言語,那武岡先是一愣,而後卻是沖著熊逢一拱手,口中道︰“羅國有君侯這般有眼力的君上,今後士子入仕怕是有福了。”

    世上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故而在這個時代,最關鍵的不是各國沒有大才,而是沒有一個能夠充分給與大才機會與信任的君王。

    羅國雖然小,但如果熊逢的眼力真如他所說的那般出奇的話,那麼對于羅國的士子來說,還真是一種福氣。畢竟,只要擁有真才實學,那便一定會有大展身手的機會。

    這讓武岡想起了自己的過去,若非是因為與蜀國的戰爭爆發了的話,恐怕他一輩子都沒有出人頭地的機會吧?

    听得武岡的恭維,那熊逢卻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在面對武岡之時,他總感覺自己像是一個晚輩,而非是一個羅國的君上。

    不得不說,當一個人的魅力達到了某種程度之後,便真的擁有了足以改變一個人心神感官的能力。

    武岡便是如此,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熊逢在與他閑聊了數句之後,卻是在心底悄然的生出了一絲絲對他的忌憚。

    雖然揣摸不到他到底能夠在什麼地方威脅到自己,但熊逢還是選擇了暫時不與他提及贖身之事,就算是要提起,那也要與武奎去提。

    畢竟相對于老奸巨猾到讓他都生不出絲毫敵意的武岡,他還是覺得武奎或許好欺負一些。

    當然,前提是他要把羅士信帶在身邊。

    這一天對于熊逢來說意義非凡,當他回到屋中躺在床榻之上的時候,想起一天自己的經歷,心底都有些暗自感嘆。

    他在這一天之內立下了千秋碑,找到了民心的作用。收獲了熊譽這麼一個治國大才,找到了一條大量斂財以及提升人口的方式,同時還抓捕了兩個巴蜀將領,收獲了兩個身份高貴的巴蜀國奴隸。

    當然,糟糕的事情也是不少。他覺得自己被熊鎬‘戲耍’了一次,同時覺得自己似乎傷害了某個少女的心。

    這一日發生的事情很多,當深夜降臨之時,熊逢卻是久久難以入眠。

    當熊逢再一次甦醒過來的時候,便已是第二日的早朝。

    對于熊逢的遲到,滿朝臣子大多數都已經司空見慣了。但是對于新來朝堂的熊譽來說,卻是難免有些沮喪。

    熊逢是否聰慧賢德他暫且不知,但熊逢對他的父親有禮待之德,對自己有知遇之恩,他本已經在心底做好了努力為羅國興盛添磚加瓦的心底準備,結果一大早來到了‘朝堂’的他便被熊逢無情的潑了一盆涼水。

    故而當熊逢方才打著哈欠來到朝堂之上的時候,那熊譽的眼神卻是十分的復雜。

    而熊逢在听到了一大群臣子與他匯報一些雞毛碎皮的工作之後,方才迷迷糊糊的想起自己昨天似乎招攬到了一個治政大才。

    在人群之中找到了自己的‘大才’之後,方才注意到熊譽的眼神,一時間,他的眼神卻是變得莫名的狐疑了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這不是春秋》,方便以後閱讀這不是春秋第十八章 巴國老將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這不是春秋第十八章 巴國老將並對這不是春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