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不能說的秘密

類別︰同人耽美 作者︰Unclear不清 書名︰鑒品女師

    “這個……”南薰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

    這會兒言少卻是急了,說道︰“對,上次你就說不要去,如今還是這樣說,到底是為何?”

    “你這人怎麼好歹都不听呢,”南薰急切切地說道,“萬一,這,萬一他圖謀不軌,貪圖你家財產怎麼辦啊。”

    南薰說完,就听言少哈哈笑了起來,仿佛听到了極為好笑的玩笑一般。

    “你……算了,听不听隨你。”南薰暗自嘆了口氣,總不能告訴言少自己從幾個物件的靈動上看到斗笠男子手持斷刃,殺了血多不知名的東西吧,那些血紅的尸體,讓人看著就覺得恐慌。

    別說是言少了,就算自己,也肯定不信,甚至,到現在,南薰有時候還會懷疑自己感知到的靈動是不是出了問題。

    言少笑了一會兒,就低聲說道︰“你是不知道,他的本事,別說是我家財產了,就是當今天子座下龍椅,他想要也是手到擒來。我曾許以重金,想讓他在我家坐鎮,他都不樂意,這樣的人,怎麼會貪圖我家那點財產。”

    這確實倒是南薰沒想到的事情,既然如此,那麼,斗笠男子為什麼非要帶言少去那遙遠不知名的地方呢。

    照言少所說,斗笠男子自己那麼有本事,自己去不就得了,干嘛非要拉上言少,實在是想不明白。

    南薰正想著,卻听到言少說道︰“有人來了。”

    聞聲看去,南薰看到一個男子走了進來,便開口說道︰“客官是要典當,還是贖當啊?”

    “贖當。”

    那人說著,從懷里掏出一言當的存根,遞過去。

    南薰看了看,點點頭,說道︰“這東西在這存了不少時日,利息可是不少。”

    “無妨。”那人不怎麼說話,只是靜靜等著。

    “小一,”南薰喊了一聲,“拿著存根,去把東西取來。”

    “好 。”小一答應了一聲,拿著存根走了。

    南薰轉頭說道︰“勞煩稍等片刻,一會就好。”

    “嗯,不急。”

    那人說著,小二過來招呼他在大廳一張桌子旁坐了下來,倒上茶水,說道︰“您慢用。”

    “多謝。”那人說了一句,就自顧自地喝起茶。

    言少輕聲問道︰“這誰啊!?”

    “不知道。”南薰說道,“我們當鋪可沒打听別人隱私的習慣,當東西的時候,肯定要看一下東西的來歷,贖東西的時候只看存根不看人。”

    “嗯。”言少點點頭,似乎對這樣的做法並無意見。

    不一會兒,小一抱著一個盒子走了會來,南薰打開看了一眼,隨即立馬合上,說道︰“收他一百兩。”

    “嗯,”小一拿著盒子,走到那人把盒子放在桌上,說道,“您好,利息是一百兩。”

    那人放下茶杯,從懷里掏出一百兩紋銀,放在遞給小一。

    小一點了一下,數目正確,然後笑著說道︰“好 ,客官,東西您收好。”

    “嗯。”那人拿起盒子,也不再說什麼,轉身走出大門,消失在街角。

    言少等到人走出去了,才笑嘻嘻地問道︰“盒子里是什麼東西啊!?看上去很好的樣子,利息都那麼高。”

    “我們可是應當為客人保密的。”南薰說著把一旁的紅燭點燃,又把存根在紅燭上點燃,等存根化為灰燼,就低頭吹熄了蠟燭,然後轉身對著言少說道,“這是基本的行規。”

    言少也是無奈,只能說道︰“好吧。”

    南薰看了言少兩眼,說道︰“大半天了,你在這,也不用去照顧一下自己錢莊里的生意?”

    “什麼事都我來干的話,要那麼些人在鋪子里干什麼。”言少說道,“再說,我們那就是收錢,存錢,也不用什麼技術經驗,不像你這里啊,什麼東西都需要鑒定鑒定。”

    南薰想了想確實如此,錢莊里的事情要比當鋪輕松得多,便說道︰“還是你好啊,甩手掌櫃,當的多輕松啊。”

    “輕松什麼,”言少說道,“有時候也是很煩惱的。”

    “唉,對了,”南薰一遍隨便收拾著櫃台,一遍漫不經心地問道,“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說著,南薰從懷里掏出那塊鐵令牌,隨手扔在櫃台上,絲毫不在意的樣子。

    “這東西,”言少眼神閃爍,反問道,“你是從哪里弄到的?”

    南薰看到這幅情形,心想有戲,便說道︰“前些日子,在郊外撿到的。”

    “撿到的?!”言少似乎有些不相信,轉頭看了看南薰,但是也看不出有什麼異常,就說道,“我哪能知道這是什麼啊,看樣子是塊令牌吧。”

    “對啊,”南薰說道,“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覺得丟了的人應該很著急,看上面刻著一聲商字,猜想大概跟商人有關,你們錢莊認識的人多,看看能不能找到失主。”

    “嗯。”言少應道,“那,要不我拿去,放在店里,有人來了,就跟他們打听一下?”

    南薰微微一笑,心道,果然有鬼,但嘴上卻說著,“拿去吧,反正,放在我這也沒什麼用。”

    這話說得倒是不錯,令牌在南薰手里一點用也沒有,不如扔給言少,看看他最後到底能作何反應。

    “那我就拿去給打听一下。”說著言少也不客氣,伸手就把令牌拿了起來,放在懷中,然後就說,“事不宜遲,我這就回去。”

    南薰嫣然一笑,說道︰“那就麻煩了,要是打听出來,一定要跟我說說。”

    “放心,”言少說道,“行了,那我就告辭了。”

    說完,言少一拱手,轉身急匆匆地離開了一言當,徑直走回自己的錢莊。

    果然,南薰心道,剛剛還一副不想走的樣子,現在看到這令牌就急急忙忙地走了,這言少肯定知道商盟的存在,也認得商盟的令牌,自己猜的沒錯,江北錢莊財力雄厚必然會跟商盟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但是南薰也知道,綁自己的人肯定跟言少沒關系,因為如果跟言少有關,言少不可能不告訴他們一言當的二樓還有其他高手。

    盡管如此,南薰還是決定對玉墜的靈動感知一番,看看能不能找到關于商盟的其他信息。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鑒品女師》,方便以後閱讀鑒品女師第六十五章 不能說的秘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鑒品女師第六十五章 不能說的秘密並對鑒品女師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