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一不小心又被綁了

類別︰同人耽美 作者︰Unclear不清 書名︰鑒品女師

    幾句話下來,霜兒似乎想起了這人是誰,說道︰“哦,公子是,江北錢莊的言少。”

    “勞夫人惦記,正是在下。”

    霜兒說道︰“那即是熟人,來來,一起坐下聊聊也好。”

    “哎,姐姐……”

    沒等南薰說完,言情直接在一旁的桌子邊坐了下來,說道︰“多謝夫人了,還是您比較有度量,不像某些人。”

    說完還故意往南薰這里看了眼,似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在說南薰。

    南薰也坐了下來,看到言少伸手就要拿桌上的小餅,就說道︰“這是我帶來的小餅,公子不會想這麼隨便就吃了吧。”

    “嗯,說的有理。”言少說道,“既是賞月,自然少不了吟詩作對,不如,姑娘出題,在下作對,對一題,便可吃一個,如何?!”

    “哈哈,這倒是十分有趣。”霜兒在一旁起哄。

    “看來言少對自己的才華倒是十分自信。”

    “不敢不敢,”言少說道,“但是對姑娘的題,當是綽綽有余。”

    欺人太甚,南薰在心里憤憤說道,然後說道︰“既然如此,那麼如果公子對不上來,當作如何!?”

    “絕不可能!”言少語氣很是自信。

    越是這樣,南薰越覺得不爽,說道︰“所謂彩頭彩頭,我這彩頭就是這小餅,不止公子的彩頭是什麼?!”

    言少眼楮微微一眯,緩緩從懷里掏出一條玉墜,啪地一聲拍在桌子上,“就是它,有本事姑娘就帶走!”

    “好!公子好氣魄!”南薰哼哼一笑,說道,“那公子請听題︰繁星點點,點點繁星,問天上共有幾盞明燈!”

    “好好好,”霜兒在旁邊說道,“妹妹的上聯很是應景,又有技巧。”

    南薰微微一笑,說道︰“雕蟲小技,公子,請吧。”

    “這,”言少的臉色頓時有些不太好了,“容我想想……”

    南薰心里偷偷樂著,說道︰“想是可以,但是不能無限拖下去,一盞茶,如果公子對不上來,可要願賭服輸了。”

    “別得意的太早,我一定能對得上來。”言少一遍拍著扇子,一遍左思右想,看樣子恐怕一時半會兒是想不出來了。

    就在這時候,從遠處過來一個人急匆匆地沖著言少喊道︰“少爺少爺,李公子還在千般味等你呢,讓你趕緊過去,你怎麼在這坐下了,趕緊走吧,再不去來不及了。”

    “吆,公子還是很忙啊,”南薰說道,“要不讓等明年這個時候公子在來答復?”

    “不用!”言少一咬牙,起身,對著來人說道,“咱們走,去千般味。”

    說完,就帶著小斯準備離開。

    南薰偷偷一笑,正色說道︰“那公子的這個玉墜,當作何處理啊!?”

    “姑娘拿著吧。”言少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身影漸漸消失在黑暗里。

    南薰從桌上拿起那個玉墜,上面似乎還殘留著些余溫,沿著她的手指,傳到心里。仔細看看,這玉墜不是凡品,難怪言少那樣子像是被割了一塊肉一樣。

    想到言少終于在這自己這里吃癟,南薰心里還是很痛快的。于是,樂呵呵地招呼大家繼續,不要在意言少的去留。

    不知不覺,時至半夜,幾個人依舊興致盎然,沒有絲毫倦意。

    可是一旁的石頭卻是忍不住了,開口說道︰“現在為時已晚,夫人,南薰小姐,是不是應該回去了。”

    霜兒左右看看,說道︰“這周圍的人還是有不少的,我又不困,不必那麼著急。”

    “可是現在……”石頭還是有些不放心,眼神滿是擔憂。

    “好了,石護衛,”南薰對著石頭說道,“把這西東西吃完,我們就回去,用不了多久的。”

    石頭點點頭,就不再說什麼了。

    很多時候,時間總是過得格外的快,尤其是在快樂的時候,用白駒過隙一點都不夸張。

    轉眼到了後半夜,南薰喝完最後一口清酒,說道︰“走吧,該回去了。”

    “嗯。”霜兒有些微醉,紅著臉答應著。

    隨後幾人收拾了一下,駕著馬車先送霜兒回府,南薰這才讓小一掉頭趕往一言當。

    車拐過幾個路口,忽然從暗處竄出幾個人影,沒等南薰三人反應過來,幾個人影就跳上馬車,手一揮,南薰只覺得後頸一疼,隨後就失去了知覺。她最後的念頭,就是後悔沒有听霜兒的話,在大將軍府上住上一宿。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南薰悠然轉醒,脖子後還是隱隱作痛,可是,她的手腳被綁著,眼楮也被蒙了起來,根本不能動,更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

    “有人嗎?”南薰有氣無力地喊著。

    可是並沒有人打理她。

    “救命啊,有人嗎。”南薰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一聲一聲地喊著,祈禱著有好心人能听到,過來救自己。

    冷靜,冷靜,南薰一邊喊著,一邊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

    自己只是被綁了,並沒有直接丟命,甚至都沒受什麼傷,看來是綁自己的人另有所圖。

    從小父親就告訴過自己,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財,色,一般都是綁架者所圖謀的,財倒是好說,花錢消災,南薰作為一個掌櫃的自然不會覺得不妥,如果是圖色,那就有些難了。

    只是南薰心里覺得,好像沒有那麼簡單,如果是圖色,自己恐怕早就遭了毒手,不會這麼安穩地醒過來。

    其實,南薰最害怕的是另外一個可能,就是,自己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的東西,只怕這樣的話,那人恐怕想要拷問自己是怎麼知道的,無論南薰說不說出南家人可以通過寶物窺探其他人秘密,估計都不會有命活下來。

    該如何是好?

    南薰正想著,忽然听到傳來幾個人的腳步聲,南薰心里一愣,警惕起來。

    隨後就听到有人說道︰“不是讓你們把她的嘴堵上嘛?”

    “不小心給忘了,”一個人賠笑了幾聲,然後說道,“要不然現在給堵上?”

    “不必了,把她弄醒吧,我有話要問她。”說完,那人走了幾步,似乎是在椅子上做了下來。

    之後,南薰就感覺到一盆涼水倒在自己頭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鑒品女師》,方便以後閱讀鑒品女師第六十章 一不小心又被綁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鑒品女師第六十章 一不小心又被綁了並對鑒品女師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