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突如其來

類別︰同人耽美 作者︰Unclear不清 書名︰鑒品女師

    回到一言當,已經是傍晚時分,街上都已經張燈結彩,好不熱鬧的樣子。

    “小姐,小姐,”小一在一旁問道,“今晚我們還出去賞月拜月嗎?要是去的話,我得早早地去把我們去年那地方給佔了,省得到時候有人跟我們搶。”

    “不用了,”南薰說道,“等會兒,我們早早去就行。”

    “那敢情好,”小一說著,停下馬車,從馬車上一躍而下,“我們還去那兩棵桂樹下,哪里能看到很多戲班舞台。”

    “嗯。”南薰點點頭,從馬車上下來,說道,“栓好馬車,趕緊去準備一下吧,小二,你跟大一他們說一下,晚上也好好吃上一頓,畢竟今天過節。”

    “知道 。”小二喊了一聲,就打開一言當的大門,跑到樓上去找大一他們了。

    南薰坐在櫃台里,目光穿過大門,看向對面的江北錢莊的分號,心想著,也不知道現在河東叛亂怎麼樣了,大將軍也沒回來,晚上應該邀上霜兒姐姐一起,免得她一個人在家無聊,大將軍走前特意囑托說要自己多去陪陪,這節日要是不去,恐怕說不過去,嗯,就這麼定了。

    不一會兒,小一就準備好了東西,南薰就讓他和小二駕著馬車,趕往將軍府。

    街道上已經有人三三兩兩地結隊往洛水河畔走去,都是準備夜晚賞月的。

    南薰的馬車在將軍府門口停下,府中管家早已認得南薰,也沒多說,直接引著南薰去往大廳。

    剛剛坐下,倒好的茶水都沒喝一口,霜兒的身影就出現在大廳門口,見到南薰,她快步走向前來,說道︰“妹妹這麼晚來,是有何事?”

    “沒什麼事兒,”南薰說道,“這不今兒風和日麗,想來晚上月色也應當不錯,所以想和姐姐一起去賞月。”

    “去哪里?!”霜兒問道。

    “洛水河畔。”

    一旁的管家小聲說道︰“夫人,將軍說了晚上最好不要出去。”

    “南薰妹妹來邀,不去豈不是有點失了禮數。”

    管家嘆了口氣說道︰“那就讓石頭跟著一起。”

    “不妥吧,”霜兒皺著眉頭說道,“我和妹妹說些女兒家的話,一個大男人跟著……”

    “姐姐,”南薰打斷了霜兒的話,“讓石護衛跟著也好,免得府上的人擔心,畢竟姐姐的安全是重中之重。”

    “也好,”霜兒轉頭跟管家說,“你速去置辦些東西,我和妹妹坐一輛馬車即可,讓石頭騎馬在後面跟著,沒事不可打擾我和妹妹。”

    “是。”

    管家答應了一聲,就轉身準備東西去了。

    不得不說,這管家的辦事效率就是高,沒一盞茶的功夫兒,所有東西都置辦好了,霜兒和丫環丟兒跟著南薰一起坐在馬車里,小一小二駕著車,石頭跟在車後,幾個人就出發往河畔賞月去了。

    到了洛水河畔,好多人都已經早就擺好東西了。

    南薰也趕緊下車,招呼小一小二,在兩顆桂樹之間,支了個桌子,擺好凳子,一通忙活下來,夜幕已經降臨。

    有道是,月明星稀,十五的月亮存的漫天繁星都黯淡了許多,清清的洛水河面,倒映出一輪皎潔的明月。

    河岸的酒樓都是燈火通明,人聲鼎沸。

    幾個戲班,找了好的位置,各自打起戲台,奮力吆喝著,你耍雜技,我跳舞,都打算趁著這節日人多之時,給自己多賺點人氣。

    所以詩曰︰

    江清映人近明月,夜風拂面奏晚歌。

    吟詩作賦賞歡舞,滿城盡是好景色。

    霜兒雖為將軍夫人,但是為人隨和,不在意什麼禮節,所以大家都是坐在一起的,只有石頭,怎麼也不肯坐下,站在一側,時不時地四下看看。

    月至半空,南薰隨即轉頭跟霜兒說道︰“姐姐,咱們可以開始拜月了,這里姐姐最大,當有姐姐主持。”

    自古以來,拜月是女人的事情,男人是最多就是在一旁打雜,而且,主持必須是眾人里年紀最大的。

    “好啊。”霜兒放下蒲扇,起身,在旁邊的桂樹上折了幾根桂枝,以紅線纏好,至于案上,隨後放好香爐,點上紅燭。

    小一小二趕緊拿來軟墊,墊在席上。

    霜兒經坐于席,南薰和丟兒坐在她身後。

    坐好之後,小一地上一炷香,霜兒接過來,在紅燭上點燃,舉手齊額,說道︰“拜~~~!”

    說完,三人附身拜禮,霜兒將香插在香爐之上,隨後接著說道︰“再拜~!”

    隨著話音,三人又行了兩次禮,拜完之後,又誦讀祭文,霜兒輕聲說道︰“禮畢。”

    三人便起身,準備接著賞月。

    忽然,卻听到石頭大喝一身︰“什麼人!?”

    南薰急忙循聲望去,之間不遠處的陰影里走出一個人,手拿折扇,面帶微笑,走到近前,拱手作揖︰“見過將軍夫人!”

    言少!

    南薰看到這人,一眼就認出,來的正是許久不見的言少。

    可霜兒畢竟只見過一兩次,印象不是很深,只覺得眼熟,但是一時間也想不起這是哪位。

    正在猶豫怎麼應答的時候,一旁的南薰開口說道︰“言少,你怎麼來了!?”

    石頭一看,來是南薰認識的人,就不再言語,退了兩步,在一旁站得筆直,警惕地看著言少的一舉一動。

    “這又不是你家的地方,我怎麼就不能來啊。十五賞月,在下隨便溜達溜達,隔著遠遠地就看到你們在這,于是過來看看,本來打算在千般味定桌席呢,現在看來,這臨江小酌也是別有風味啊。”

    言少說著走到桌邊,轉頭又問道︰“怎麼,不打算請我坐下?”

    南薰說道︰“言大公子您富貴之軀,恐怕我們這委屈了您,您還是去千般味吧。”

    言少嘿嘿一笑,接著說道︰“南薰姑娘這話說的有點欠妥,將軍夫人恐怕比我要高貴許多,夫人都不會覺得委屈,我怎麼敢說自己委屈。”

    “你!”南薰一時間也找不到辨別的話,畢竟自己剛剛那話說得確實有點欠妥,好在霜兒並不在意這些無心之語。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鑒品女師》,方便以後閱讀鑒品女師第五十九章 突如其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鑒品女師第五十九章 突如其來並對鑒品女師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