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來者何人

類別︰同人耽美 作者︰Unclear不清 書名︰鑒品女師

    周廣度說完,揮劍上來,對著言少刺了過來。言少一個錯步閃開,扇子啪第一聲,打在周廣度的手上。周廣度手一顫,差點連劍都握不住,他趕緊抽回手,挽了個劍花,再次沖著言少飛奔上來。

    兩個人你一劍,我一扇,有來有往,打得十分熱鬧。

    可惜南薰對于武藝並不是很了解,也看不出個一二,自然也是分不出到底是誰佔了上風,更別說幫忙了,只能在一旁干著急。

    沒過多久,听得 地一聲巨響,兩個身形分開,南薰這才看到兩人模樣。

    周廣度捂著胸口,咳嗽兩聲,說道︰“好小子,武藝了得啊。”

    “大人承讓了!”言少一拱手,手中折扇沒有半絲損壞。

    周廣度點點頭,深吸一口氣,壓了壓不順暢的氣息,說道︰“來,來,來,咱們再來打過,分出個高低再說。”

    說完,周廣度拎著劍又湊了上來。

    “等等等,”言少看到這個架勢,趕緊開口攔住,說道,“大人,這個場合不適合久戰啊,雖然我敢保證南薰姑娘和空空手無關,但是,您還是趕緊去抓空空手才行。”

    這周廣度典型的一個武痴的樣子,要這樣打下去可不行,言少不敢去太傷害周廣度,周廣度根本傷害不到言少,打到明天也分不出個勝負。

    “我想要把你們抓起來再說!”喊了一句,周廣度縱身向前,言少只好奮力招架。

    過了幾招,言少借機一掌打在周廣度的肩膀上,把他打退下去。、

    南薰在一旁喊道︰“周大人!言少,你!“

    “沒事,放心,我沒有下重手!”

    “哦,”南薰點點頭,小聲念叨著,“沒事就好,要不然事情就麻煩了。”

    周廣度在一旁捂著肩膀,說道︰“行,小子,你厲害,等著吧,我們撤!”

    說完,帶著幾個手下,匆匆離去。

    言少和南薰自然也不會去阻攔,孫成才不是他們打的,他們可以說是做的問心無愧,但是,如果去攔截,那就真的會出事。

    “唉,”南薰看著周廣度離去的身影,說道,“不知,周大人回去能不能查處事情的真相,分明是孫成才那人自找麻煩,卻惡人先告狀,是在是卑鄙小人。”

    言少走到南薰一旁,拍拍她的肩膀,說道︰“無妨,你安心在店里就好。”

    “如何能安心啊。”南薰看看遠處的殘陽如血,心中實在有些無奈。

    言少眯著眼楮,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淡淡地說道︰“時候不早了,回去歇著吧。”

    “嗯。”南薰點點頭,告辭之後,轉身回到店里。

    招呼過來小一和小二,關上了厚厚地店門。

    ……

    “呔,今兒咱們說一回‘諸葛亮罵死王朗,南姑娘瞪退惡少’,話說洛陽城最為讓人心煩的,當屬……”

    遠遠地南薰听到街頭的說書人又在胡編亂造了,無奈地搖了搖頭,她回到自己的閨房休息去了。

    也不知是周廣度大人真的查明的真相,還是說孫家不打算追究自己少爺被打傷的事情,反正,接下來的幾天,都沒有來一言當找麻煩。

    南薰提心吊膽了幾天之後,也就慢慢地放了心。

    說自己真的問心無愧,那倒不至于,只不過,自己真的是盡力了,也給了孫家一個同樣一模一樣的真瓶子,沒有虧了孫家。

    唯一對不起的,應該就是大將軍府了。

    唉,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不可能每件事情都做的讓所有人都稱心如意。

    南薰坐在店里查看賬本,這幾日生意不是很好,進賬的數目不是很多,幾眼看下去,她就對賬目了然在胸了。

    默算一下,也就二十來兩銀子,好在自己開銷不是很大,這點銀兩也足夠抵得上自己的支出,並未出現入不敷出的情況。

    再抬頭看看對面,南薰不由地感嘆道,同樣是開店的,差別怎麼就這麼大呢。對面的錢莊里,人來人往,絡繹不絕,門庭若市好熱鬧的樣子,她可以肯定,這麼多的人,言少每日肯定賺不少。

    怪不得這個言少一副財大氣粗的樣子,甩手就是千兩。

    背靠大樹好乘涼啊,這話可一點沒錯,作為江北錢莊的洛陽分號,幾乎不用擔心錢財問題,信譽也造就奠定了,所以一開張就能有這麼好的效益。

    “小姐,喝杯茶。”小二端了一杯茶放在櫃台上,“小姐看什麼呢。”

    南薰瞪了小二一眼,說道︰“看看對面啊,人家日進斗金,咱們,日進幾兩。”

    “咳咳,那個小姐啊,人家是錢莊,咱們是當鋪,這,沒法比啊。”

    “也對。”南薰點點頭,然後就看到一個人走進了當鋪。

    那人帶著斗笠,看不太清面容,走進了店里,什麼都沒有說話,轉身就在桌子旁坐了下來,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起來。

    這,什麼情況啊,南薰趕緊迎上去,說道︰“客官,是要典當嗎!?”

    那人搖搖頭。

    “哦,那您就是來贖當的咯。”南薰恍然大悟,雖然自己不認識這個人,但是這種情形並不少見,甚至說是經常出現,那些貴重物品,來當的人和來贖的人並不相同。

    這種情形可以理解,比如說,家道突然沒落了,家主把家里值錢的東西拿來當了,等到幾年後,家業興起,說不定家主已經過世了,只能是他的後代來贖當。

    每一件物品,來典當的時候,都會約定一個存放時期,在這個時期內,典當的物品只能放在當鋪里,過了這段時期,當鋪才有資格隨意處理。

    大部分時候,那些特別貴重的物品,約定時期都會很長,長達幾年。當然,時間越長,利息也是越多的。

    當鋪對于來贖當的人,不問身份,不看來歷,只看有沒有存根。

    不管什麼時候,不管是誰,只要是在存放期內,拿著存根,交上利息,都可以把典當的貨物帶走。

    只是,讓南薰無語的是,這個人依舊默不作聲地搖了搖頭。

    “不是!?”南薰腦中噌噌噌地轉了好幾個圈,不來贖當不來典當,那是來干什麼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鑒品女師》,方便以後閱讀鑒品女師第四十九章 來者何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鑒品女師第四十九章 來者何人並對鑒品女師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