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那刀離她僅毫厘

類別︰同人耽美 作者︰Unclear不清 書名︰鑒品女師

    遠遠地南薰就听到戲台處不斷傳來叫好聲,看來是有精彩的表演。

    待走僅了才看得,一紅妝女子,正在台上執扇起舞。翩若驚鴻,婉若游龍,確實是極為精妙的舞姿,怪不得能博得如此多的叫好聲。

    後台,不斷有牡丹花瓣飄出,在台子上盈盈飄落,更是襯托的女子,如同仙女下凡一般。

    正在此時,台下忽然傳來吟詩聲,听那人徐徐念到︰

    “台上伊人娉婷立,俄而隨風舞姿起,

    搖扇輕盈迷人眼,腳步錯落踏心弦。

    徐徐繞身不沾衣,漫漫落花千萬里,

    亂世人生誰得志,且憑此曲風雨之。”

    “好!”人群中又是傳出一陣爆喝,紛紛鼓掌,既是為台上的女子,也是為那作詩的公子,公子似是不好意思,頻頻向周圍的人抱拳示意。

    南薰看了那公子兩眼,竟然認得,不就是那言家少爺嘛,心中冷哼一聲︰故作姿態,無非是想引得姑娘注意。

    這六月六,可不單單是慶祝節日那麼簡單,這一日,許多青年才俊,富家小姐,都會來街上,游玩是一會兒事,順便的另一會兒事,就是看看有沒有什麼如意郎君,心儀姑娘。

    當然,也不乏許多無恥之徒,趁機調戲別家女子,哼哼,估計這言少就是這樣的人,南薰心中憤憤想著,不再去看那戲台。

    可台上依舊琴瑟相鳴,伊人依舊舞影紛呈,台下人也依舊看得如痴如醉。

    “這女子真是好身段,好舞技啊。”霜兒感嘆了一番,“比我們將軍府的姑娘們舞得都好。”

    “好什麼好,一個歌妓而已,比不得姐姐家的姑娘們。”南薰突然莫名地煩躁起來。

    “妹妹可會舞蹈?”霜兒突然問了這麼一句。

    “會。”南薰想都沒想地回道,“雖然不是從小就練習,但也會些許。”

    “那妹妹應該可一看出,這女子的身法著實不凡啊。”

    南薰一下子臉紅了,有這麼當面揭穿別人的嘛,真是不給人面子啊,難怪大將軍會那麼不放心霜兒,生性單純,是把雙刃劍啊,“這個,雖然不凡,但是相信還是姐姐家的姑娘更好,哎!那邊有雜耍,我們過去看看。”

    南薰趕緊轉移話題,說完就拉著霜兒走向雜耍的地方。

    可是剛剛靠近一點,就听到人群中傳來驚呼,啊~!

    這聲音不是叫好聲,而是驚恐聲,接著南薰就看到人群抱著頭四散而去,出事了,她心中想著,隨即四處打量,卻見一刀刃,直撲自己門面而來。

    南薰一驚,嚇得花容失色,竟然愣在原地,一動不動了。

    “小姐!”小一驚呼一聲,就要往前,可一個身影比他更快。

    那身影輕聲說了句妹妹小心,然後折扇一揮,想把刀刃給撥開,沒料想那刀刃上的勁道卻是很重,竟然劃碎了扇子往前沖去,那人眼疾手快,直接抓住了刀刃,嘶,刀在他手里劃開一道口子,停在南薰面前。

    南薰甚至都感覺到,那刀刃已經踫觸到了自己的睫毛,她連眼楮都不敢眨一下,過了一會,那刀刃從自己面前離開了,南薰這才回過神來,冷汗從她額頭冒出。

    小一此刻跑到了南薰身邊,驚呼道︰“小姐,小姐,你沒傷著吧,我真是該死,該死,該死……”

    霜兒也失了神色,關切地問著︰“妹妹可還好?!”

    雜耍班的老板也急忙跑過來,說道︰“實在抱歉,剛剛在表演刀碎大石,沒想到把這刀刃給繃斷了,嚇著小姐了,我們不對,我們賠償……”

    “賠償,你賠得起嘛,我們小姐幸好沒事,要不然非把你們送去見官不可。”小一憤憤地沖著雜耍班的老板說道,“還不趕緊去拿藥來。”

    雜耍班子里,平日練習表演,難免出點小事,像什麼金創藥也是班子里常備之物。

    雖然,南薰沒有事,可是幫她攔下刀刃的公子卻受傷不輕。

    “多謝公子相救,”南薰說道,“先前雖有些誤會,還請公子海涵。”

    救了南薰的正是言少,只是此刻他卻沒了作詩時候的那般儒雅,反倒有些狼狽,右手折扇破爛,左手鮮血淋淋,拿斷了的刀刃,被他仍在地上。

    老板拿了金創藥,慌忙跑了過來,給言少上好了藥,嘴里一直不停地道歉,說要賠償言少錢財,讓言少說個數。

    “不必了,”言少說道,“出來混江湖,辛苦無人知,想來你們班子一日也賺不得多少銀子,還是不要頗費了。”

    “公子大人大量,實在讓老朽不知道說什麼好。”

    “呵呵,自然用說什麼,我也不是什麼大人大量。”言少眼神閃動,說道,“還有一件事情要你來做。”

    “公子有何吩咐,老朽悉听尊便。”

    言少轉頭看看南薰,微微地一笑,說道,“那,嗯,老板請那位姑娘來給我包扎一下吧。”說完對著南薰揚了揚下巴。

    雜耍班老板看看言少,又看看南薰,有些為難。

    “要麼,老板就請那舞台上的女子。”說著,言少伸出右手,拿著那破爛不堪的扇子,遙指剛剛南薰看到的那個歌妓。

    “這個,到可以商量一下,老朽和那戲班老板有些交情,想來應該不是什麼難事,我去去便回。”作為一個城里的班子,雜耍班和那戲班卻是經常有些來往,戲班也常常請雜耍班的伙計上台表演,所以兩家老板彼此熟悉得很。

    “等等。”就在老板準備去戲班協商一下的時候,南薰在一旁開口說話了,“不必麻煩老板了,我給公子包扎就是了。”

    說完,南薰慢慢走向前去。

    “那,如此更好,姑娘願意給這位公子包扎,老朽萬分感謝。”說著老板沖著南薰作揖行禮。

    “不必如此多禮,只是舉手之勞,況且公子也是為了救我。”南薰說著從袖里掏出手帕,準備給言少包扎。

    那手帕是南薰自己繡的,很是精美,雖說用來包扎,有些浪費,可是她現在又找不到其他的東西,只能用這手帕了。

    言少看著南薰拿著手帕就要往自己左手上包,他右手一揮,從南薰手里搶過手帕,聞了聞上面的香氣,正色後冷聲說道︰“暴殄天物,如此精美的手帕,不如送我可好!”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鑒品女師》,方便以後閱讀鑒品女師第九章 那刀離她僅毫厘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鑒品女師第九章 那刀離她僅毫厘並對鑒品女師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