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沒金盆洗手就好

類別︰同人耽美 作者︰Unclear不清 書名︰鑒品女師

    “額,”言少頓時也想到了這個問題,難免有些尷尬,確實是疏忽了,來鑒定物品,當然是要付錢的,自己這麼走了的話肯定不道義,“倒是在下大意了,只是即便如此,姑娘怎可惡言相向。”

    “本是一樁買賣,一方不付錢,那豈不是跟強盜無疑!”

    “也罷,”言少懶得再去計較什麼言語上的得失,“要多少錢?!”

    “紋銀百兩!”

    “什麼!?”倒不是言少缺錢,而是這戒指都不一定值百兩,鑒定一下卻要百兩紋銀,實在是讓他匪夷所思,這明顯是南薰公報私仇,嘀咕了一句,“我看姑娘才是強盜。”

    “說什麼?!”

    “難道姑娘不是強盜!?”

    “哈哈,小女子在這開著當鋪,好好的,怎麼會是強盜啊,公子真會說笑!”

    言少似有所悟地說道︰“哦,金盆洗手了啊!?”

    “誰金盆洗手了!?!”

    “沒洗啊,那就好!”說著,言少從掏出紙票,放到桌上,“這是江北錢莊的銀票,一千兩,拿好!”

    說完轉身就走,也不給南薰再說話的機會,一邊走言少還感嘆道︰“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只是不知這話是說給南薰听的,還是他自言自語。

    看著言少走出當鋪,南薰看著一千兩的銀票,忍不住笑了起來,笑著笑著,她覺得有點不對,好像剛剛自己又吃虧了,這個言家公子,還好意思說什麼好男不跟女斗,真是妄讀詩書。

    一邊想著,南薰一遍把銀票收進囊中,雖然這些年局勢動蕩不但,但是江北錢莊的聲譽還是很好的,他們的銀票自然也是大額交易的通用貨幣。一下子進來千兩,這可抵得上平時自己當鋪一個多月的收入啊,這還是現在世道好了,要是前幾年,一月百兩的收入都沒有。

    正感嘆著,門口走進來一女子,身後帶著一個丫環。

    看到此女子,南薰大驚失色,趕緊起身相迎,施禮說道︰“夫人怎麼來?有什麼事情差人說一聲,我去將軍府上便是。”

    來的真是那位足不出戶的將軍夫人,她走進當鋪,左右看看,很是好奇,“妹妹可真是女子中的英才啊,一個人打理了這麼大的店鋪。”

    “夫人繆贊了,這……”南薰本想說這是祖傳的基業,自己只不過按照祖上的流程辦事罷了。可是話沒說完就被打斷了,看來這打斷人說話真是將軍府的傳統啊。

    霜兒略微一皺眉,說道︰“妹妹不要再夫人夫人的叫著了,听的人心慌,覺得已經到了不惑之年似地,我比妹妹大不了幾歲,不如我們姐妹相稱,你看如何!?”

    “小女怎敢何夫人互稱姐妹?!”

    “我不是什麼皇親國戚,豪門千金,也是平民出身,如何稱不得姐妹,莫非是妹妹對我和夫君有什麼……”

    “沒有,沒有,”南薰急忙說道。

    “那就好,”霜兒一把拉住南薰的手,在桌子旁坐下,“妹妹就不要再推辭了。”

    南薰無奈,只得說道︰“那便听夫人的。”

    “還夫人……”霜兒輕輕一笑,說道,“是姐姐。”

    “是,听姐姐的。”南薰說道,“姐姐今日怎麼有空出來了?”

    “夫君上朝議政去了,我一人在家悶得慌,就出來看看,外面牡丹花開,奼紫嫣紅,真是好看,走著走著,就到了妹妹這一言當。”

    “明日是六月初六,姐姐要是有時間,不妨一起出來游玩,那時候大街小巷都是人,可熱鬧了。”

    “好啊,到時候我來找妹妹一起。”

    ……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霜兒就帶著丫環回去了。

    吃了午飯,南薰又在當鋪呆了一下午,只有幾個普通的客官進出。像什麼城西李公子,贖回典當的翠玉鐲子,付息三兩,城北的張老頭典當了一串金項鏈,說是自己老婆子的嫁妝,給小兒治病,南薰還多給了他二兩銀子。

    天馬上就要黑了,小一和小二已經在開始盤點今天的賬目了。

    忽而店鋪外傳來一陣馬蹄聲,緊接著,南薰就看到幾個士兵在自家店鋪門口站好,一個人邁步而入,來人正是大將軍!

    “將軍!”南薰起來行禮。

    大將軍手一揮,坐在桌邊,說道︰“姑娘可記得我那武器房?”

    “記得!”

    “那姑娘有沒有留意,我那房間有什麼異常?”

    “沒有,怎麼了,難道將軍的武器房出事了?”

    大將軍說道︰“是的,就是那天讓顧念給看的斷劍,莫名其妙,不翼而飛,門鎖都是完好的,所以我就來問一下看看。”

    “將軍莫非是懷疑小女子?”南薰想想,先是將軍夫人過來,後又將軍親自登門,這明顯是有懷疑自己的意思。

    “哈哈,姑娘多慮了。”大將軍豪爽的笑了起來,“你一女子,想來也不敢夜闖將軍府,做那偷竊的賊子。”

    “夫人當是也在,將軍為何不問一下夫人呢?”

    “霜兒生性單純,我也不願她知道這些煩心之事。”大將軍毫不隱瞞地說著。

    “哦,怪不得夫人來的時候,並沒提及此事。”

    “嗯?!霜兒來過姑娘這里!?”大將軍滿是疑惑。

    南薰說道︰“上午來過,說了會兒話,就回去了。還說明日是六月初六,越好了一起出去游玩賞花。”

    “哈哈,看來霜兒對姑娘還真是頗有好感啊。”大將軍說著站了起來,“那就請姑娘多多照顧霜兒,畢竟她極少出門,我也會暗中派人保護你們周全。”

    “多謝大將軍了。”

    說著南薰送將軍出門,待將軍上了馬,一路消失在在街頭的時候,這才轉身走回當鋪。雖然大將軍說不懷疑南薰,可是她心里怎麼也覺得不安,雖然此事並非自己所為,但是自己昨天才去看了那把斷劍,今天這斷劍就被竊走,任誰也都難免會有一些懷疑。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自己也沒法證明自己啊,希望能趕緊抓到偷竊之人,要不然自己總歸是一個被懷疑的對象。

    想著,南薰招呼小一和小二,吱呀一聲,關上當鋪厚重的木門,上樓歇息去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鑒品女師》,方便以後閱讀鑒品女師第七章 沒金盆洗手就好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鑒品女師第七章 沒金盆洗手就好並對鑒品女師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