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遁廁大法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時間海藻 書名︰神奇鐵匠鋪

    通廁所的小沙彌回過頭來,看到張冶的一剎那,眼眶有些紅,他正準備說些什麼,張冶吼道︰“啊,通廁所,有沒有搞錯!”

    張冶以眼神連忙示意,小沙彌心領神會︰“施主,馬上就修好了,稍等片刻。”

    “好吧,那我就等一陣子。”說完這話,張冶就眼觀鼻,鼻觀心的站在一旁,小沙彌則繼續通著廁所。

    “阿通,你怎麼當和尚了?”張冶不敢開口或者神念傳音,那個佛門大能肯定能監听,不過還好,張冶有主僕契約,通過神魂溝通,那佛門大能也不會察覺。

    沒錯,這個小沙彌就是自己的穿山甲——通天。不知怎麼回事他來到了天界,化成了人形,還當了和尚,張冶若非靠近感受到了他的氣息,也斷然不會知道這就是那只穿山甲。

    小沙彌神色未動,專心致志的通著廁所,以神魂回答︰“主上,一言難盡,混口飯吃。”

    “你吃屎?”張冶問道。

    小沙彌手一抖︰“在下界待了幾十年,實在舍不得主上,便想追隨來天界,哪知道天界是這副模樣,也沒有別的特長,還好主上鍛煉過我通廁所、下水道什麼的,這寺里待遇不錯,就過來上班了。”

    原來如此,阿通的日子也不好過啊。至于什麼追隨自己的腳步飛升天界,張冶是打死都不信的。

    “修真界的情況如何?”張冶自從來了天界,就和修真界斷了聯系,自己的女兒朋友都還在下面呢,所以張冶問了一句。

    阿通回答︰“一切安好,只是如畫大人統一了修真界、無盡海,修真界現在叫做永恆仙國。”

    張冶大驚︰“誰是如畫大人?”

    “主上的女兒啊。”

    張冶覺得天雷滾滾,天上一天,人間一年,自己女兒也長大成人了,但也才不過幾十年的修為罷,就能統一寰宇?

    肯定是修真界賣自己一個面子,沒錯,絕對是這樣的,張冶心頭篤定。

    “當時好多人不服,如畫大人就把所有不服的修士抓起來統統送上了天界,還立下了規矩,凡是到了渡劫境不飛升的修士統統滅了。”

    張冶神情怪異,這阿通搞不好就是被畫兒強迫飛上天界的。只是凶獸不屬于仙妖魔佛,所以就隨機降臨到了佛國。

    為了不引懷疑,阿通開口說道︰“施主,廁所修好了。”

    張冶頷首,走進了廁所,畢竟有佛門大能監視,該做什麼就得做什麼。

    張冶進入廁所,繼續以神魂契約溝通︰“你現在的神通還能發揮出多少?”

    阿通的品種是虛空穿山甲,可以破碎虛空,只是不知道來到天界還能不能使用。

    “主上說笑了,那本事若是不能使用,我怎麼混飯吃。”阿通的聲音還有些自豪。

    張冶心下大定,天無絕人之路,要的就是這個,連忙與阿通商討出逃細節。

    ……

    “時間差不多了。”監視張冶的佛門大能吼了一聲。

    “知道了。”張冶不動聲色的從廁所出來,他對著那收拾好工具準備離去的小沙彌說道︰“小師傅,廁所又堵了。”

    阿通臉色一白,只好又放下工具,繼續去通廁所了。

    人一旦有了希望,什麼痛苦都能克服的,這個白天,張冶含著眼淚,完成了三十件靈寶的鍛造。

    夜晚,張冶又說要去上廁所,那駐守在門口的佛門大能白了一眼︰“一天只準拉一次!”

    張冶當即就炸毛了︰“信不信老子糊你一臉?”

    佛門大能大怒,做掌欲劈︰“找死不成?”

    “來來來,盡管打,最好把我打得半身不遂,我還可以休息幾天!”這佛門大能雖然有監視張冶的職責,但他可不敢動張冶,所以張冶沒理由會怕他。

    佛門大能想了想尊者的交代,恨恨道︰“給你一盞茶的時間。”

    “哼!”張冶小跑向廁所,那佛門大能雖然沒有跟來,但以神念籠罩著張冶,謹防他逃跑。

    當張冶進了蹲坑,開始脫褲子的時候,佛門大能就把神念撤出來了一點點,只是籠罩著整個廁所,畢竟偷窺一個男人上廁所也太惡心了。

    張冶剛進去不久,一個小沙彌捂著肚子匆匆趕來,正是白天通廁所的那個,佛門大能並沒有在意。

    快到了一盞茶的時間,佛門大能呵斥道︰“時間到了,給我滾出來。”

    廁所里面沒有動靜,佛門大能微微皺眉。便以神念進入其中,里面空無一人,別說張冶,連後面進去的那個小沙彌都不見了。

    佛門大能覺得奇怪,自己用神念籠罩著整個廁所的,若是從其他地方出來的話肯定知道的啊,怎麼人就不見了?

    掉糞池里去了?佛門大能的神念慢慢探入下方的不可描述。話說回來,仙人的神念那可是洞察分毫,甚至還會有感覺,當浸泡進某種不可名狀的事物中,那種滋味肯定銷魂。

    佛門大能忍著嘔吐,硬是用神念把糞池過濾了一圈,他傻眼了,臉色也白得可怕,張冶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不見了!

    是夜,金蟬尊者被驚醒,得知了這個消息大發雷霆,以神念搜索整個佛城,然而一無所得。

    菩薩大能的怒火在佛城上空燃燒,夜如白晝。

    操蛇羅漢勸道︰“尊者,屬下已派人去追殺那張冶了,就算他跑掉咱們也不虧,有整整六十件雙道意的上品靈寶呢!”

    這麼一說,金蟬尊者是好想了不少。

    負責監視張冶的那個佛門大能支支吾吾道︰“尊者,張冶還把那些寶材帶走了,一點渣渣都不剩下……”

    金蟬尊者面色一僵,那可是能打造數千件上品靈寶的寶材啊,你母親大人的,腎都虧出血了這還不叫虧?

    “給我把張冶抓回來,否則你們就別回來了!”金蟬尊者一怒之下,不管是操蛇的、耍龍的還是玩鳳的,所有羅漢都被金蟬尊者攆了出去。

    那監守張冶的佛門大能被同僚們狠揍了一通,其實他也很委屈,上個廁所人就沒了,到哪兒去說都沒這個道理啊。

    ……

    飛雲軍大營,主帥吃了解藥,調理了兩天,忽然坐起。

    “主帥,你能醒來太好了!”陳指揮使激動說道。

    主帥的表情略顯冷淡︰“哪兒來的解藥?”

    主帥雖然元神受創昏迷,但那並不代表他不知道外面的事情,只是全力在壓制那輪回之力罷了。

    陳指揮使面色有些不對勁,但她沒有隱瞞,一五一十的說了拿張冶去交換解藥的經過,隨即單膝跪地︰“請主帥責罰!”

    主帥看著陳指揮使,氣得渾身發抖︰“愚蠢!只需半個月我就能徹底壓制那道輪回之力,根本不需要金蟬尊者的什麼解藥!退一萬步講,就算我會死,也不能拿張冶去換藥,你這是背叛仙界的行徑!”

    陳指揮使的臉色很白,怪不得佛門大能願意用解藥交換張冶,原來主帥是可以不治而愈的,中計了。另外,主帥斥責她背叛仙界,這是軍中最高的罪名。

    “你有沒有什麼要辯解的?”主帥披上自己的金甲,負手而立。

    陳指揮使看了看主帥,她沒有什麼好辯解的,因為她是個願意為自己男人付出一切的傻女人。至于張冶交給她的那枚玉簡,的確可以幫陳指揮使脫罪,但陳指揮使覺得是自己害了張冶,心生愧疚,無臉使用張冶的玉簡。

    “末將,願意接受處罰!”陳指揮使沒有狡辯。

    “你太讓我失望了!”主帥下令道,“來人,把陳指揮使帶下去,午時處斬!”

    主帥不記得自己和陳指揮使是相濡以沫的夫妻,但這麼多年來二人也應當是患難與共的朋友,可主帥治軍嚴明,他不會包庇任何人。

    陳指揮使神色痛苦,或許她早已料到是這個結果,但要死在自己心愛的男人手中,這種感覺還真是難受。

    不過陳指揮使隨即又放下了,略顯輕松,這樣的日子太痛苦了,活著還不如死掉,自己的這條命,反正是主帥救的。

    陳指揮使最後看了主帥一眼,被軍士押了下去。

    主帥轉過了身去,避開了陳指揮使的目光,等到帥帳沒有人的時候,幾點水滴滴在主帥的腳尖上。

    又沒有下雨,哪來的水滴?主帥表示很疑惑。

    ……

    陳指揮使要處斬,軍中嘩然,軍士們前往刑場,見到陳指揮使被綁在斬仙台,他們紛紛求情︰“陳指揮使盡忠職守,為何要殺?”

    行刑官嘆息一聲︰“主帥說,陳指揮使通敵,把張冶交給了金蟬尊者,按罪當誅!”

    軍士們愣了愣,是說這幾日沒有見到張冶那貨,原來是被陳指揮使送走了?

    “我們不信陳指揮使會這麼做,就算這麼做了,她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陳指揮使,你的苦衷是什麼,大伙一定為你求情!”

    軍士們服從主帥的決定,但也敬重主帥背後的這個女人,他們無法接受這個結果。

    陳指揮使眼中流下一行清淚,她沒有辯解什麼,用死亡和沉默,維護主帥的威嚴,算是她最後一次為自己的男人付出吧。

    “午時已到,處斬!”行刑官嘆息一聲,命令道。

    行刑者揚起斬仙刀,這一刀下去,陳指揮使必將香消玉殞。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神奇鐵匠鋪》,方便以後閱讀神奇鐵匠鋪第311章 遁廁大法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神奇鐵匠鋪第311章 遁廁大法並對神奇鐵匠鋪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