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毫無頭緒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秋風烈 書名︰混在仙門養靈獸

    越往前走,陳偉的心里越好奇。

    身處之地並沒有看到外來的光源,卻並不黑暗,雖然不敢說縴毫畢現,但至少身前5米內的事物看到,至于再遠些的地方,那就變的模糊不清。

    地面灰乎乎一片,要說是土吧,卻連雜草也不長一根,說是石頭吧,踩在上面卻並不咯腳,好像是雨後土地的質感,

    陳偉彎腰在地面上將一塊石頭抓到眼前,仔細看了兩眼。

    手里的東西呈暗灰色,既不像土那樣松散,卻也非石頭那樣堅硬,使力捏的時候會被捏變形,可陳偉想要掰下來一塊時,哪怕他使出了吃乃的力氣也無法辦到。

    “這到底是什麼玩意?不光沒見過,甚至連听到沒听說過。”

    陳偉沉思了一陣,根本沒有絲毫印象,隨後又不甘心地湊在鼻子著聞了聞。

    “啊嚏、啊嚏、啊嚏……”

    剛剛湊到鼻端,一股燥辣的味道由其上散出,讓陳偉激動的眼淚汪汪,接連打了好幾個噴嚏,兩條白龍似的清鼻涕更是被氣流吹的到處亂甩,糊的一頭一臉都是。

    在陳偉兩鼻端的兩條白龍四處亂舞地時候,趴在他肩上的螳螂眼見形勢不妙,“哧溜”一聲便溜到了陳偉身後。

    “麻辣個雞的,真是好奇怪心害死人,你說你看看就算了,沒事還聞這個搞毛線?折騰成這副鬼樣子,現在爽了吧?還有你,不是我說你,我一直把你看作好哥們,你卻連鼻涕大的一點事也不敢和我一起抗,算我看錯了螳螂!”

    陳偉伸手在臉上抹了一把,將手上粘乎乎地東西甩了甩,還好現在是空著肚子,要不然早就惡心的吐了出來。

    上身光赤溜溜,想抹也沒地方抹,只得把雙手在褲子上蹭了蹭,雙手這才沒了那種滑膩膩的感覺。

    “小螳,你熱不熱?我怎麼就感覺這麼熱呢?這里到底是什麼個情況?難道是我走的太快,以致于因為運動而產生的熱能太大,大的自己都冒出了汗?”

    陳偉停下腳步,伸出手掌,將額上細密的汗水抹了一把,抬起頭四處瞅了瞅,前後左右,除了暗灰色,還是暗灰色,根本沒有一絲異色,要實在說有的話,那就只有他和小螳與這里的顏色有差異。

    陳偉嘆了一口氣,繼續向前走去,哪怕他再不爽,但身後根本沒有路,要想活著離開這里,只有向前向前,不斷向前。

    頭頂上黑不籠咚的天,沒有太陽,沒有月亮,四周和腳下都是灰不啦幾的地,手腕上雖然有塊表,但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後,早已殘損不堪,和沒有根本沒啥區別。

    時間好像被無限的拉長,讓陳偉感覺從小到大所經歷的時間加在一起都沒有在這里走的時間長。

    一頭頭發就像鳥窩一樣散亂,凹陷的眼楮內布滿了血絲,額頭、臉上、精赤的上身上,一道道溪流似的汗水奔涌而下,將破破爛爛的褲子弄地濕的不能再濕。

    “呼哧呼哧……”

    渾身上下汗水淋灕地陳偉就像一條上了岸的魚,張開干裂的嘴巴不斷的喘息著,伸出手掌不斷在身體上抹擦著。

    “哎喲我了個擦,這情況不對呀!我怎麼感覺這里的溫度明顯上升了一大截,照這樣下去,遲早要脫水成人干,既沒有吃的,也沒有喝的,這是要把我整成僵尸的節奏嗎?要是再纏上幾層白布,特瑪的老資就成了法老了!”

    陳偉雙手撐著膝蓋,一雙無神的雙眼瞅著前方,腦中只想著何時才能走到個頭。

    螳螂雖然早已吃飽喝足,但在高溫的炙烤下,精神也顯的極萎靡,也不知道是光線不足造成的錯覺還是果真如此,一身墨綠色的殼現在成為了紫黑色,似乎還有向紫紅色轉變的趨勢。

    “不行,要是再這樣下去,遲早要掛到在這里,現在沒吃沒喝的,只能自己想辦法!”

    呼吸的空氣是**辣的,渾身上下更是如同被扔進了烤箱一樣,顫抖個不停地陳偉眼前星星亂舞,頭腦中更中混亂成一團,嗡嗡亂響,他清楚自己堅持不了多久,索性原地盤膝坐了下來。

    “嘶……”

    地面的灼熱讓陳偉極度不適應,使他產生了一種鐵板魷魚的錯覺。

    有道是︰境由心生,心靜自然涼!

    盤膝坐在原地的陳偉努力讓自己的腦海保持一絲清明,想像自己身周現在並非高溫侵襲,而是身處清涼世界,四周清山綠水,飛鳥游魚。

    陳偉本就是性格浮燥的人,在這種環境下可難度極大,哪怕他腦中將此地想成了人間仙境,但心頭浮起的煩燥感和身周的高溫依然讓他難以靜下心來。

    身上的汗水濕了又干,干了又濕,也不知折騰的多久,陳偉這才漸漸趨于平靜。

    平靜下來的陳偉腦中自然而然就浮現起了之前所學的那本基礎功法,空氣中游離的靈氣帶著灼熱的氣息向陳偉身周匯集。

    原本心煩意燥,上竄下跳地螳螂雖然無法去勾動天地間的靈氣,但它同樣可以吸收,對于靈氣的感知也不比陳偉差,察覺到靈氣時,變的安靜下來,趴在了陳偉背上,吸收起了靈氣。

    在這處環境下吸收的靈氣與豬圈吸收的靈氣之間還是有很大差異的,至少豬圈里氣溫宜人,吸收的靈氣便顯的溫潤平和,此地的靈氣夾雜著狂燥的火屬性。

    靈氣帶著灼熱的氣息向經脈中涌去,陳偉只覺的似乎一根火熱鐵針在經脈內流轉,渾身一腳筋暴起,禁不住沙啞著嗓子低吼一聲,但他還是咬著牙克制著,不讓所做的努力付之東流。

    一寸、兩寸、八寸、一尺,隨著靈氣的流傳,幾分鐘後便在陳偉的經脈內流傳一周。

    第一次總是痛楚的,經過一次洗禮之後,陳偉也說不定是經脈麻木了還是適應了這種狂燥的氣息,總之經脈內不再那麼痛楚,反而因為靈氣內壓縮的熱能更高,反而讓他的體外感覺一片清涼。

    一圈,兩圈,三圈,靈氣在經脈內一次次循環,將陳偉並不十分粗大的經脈擴充的越來越堅實,經脈內也越來越通暢。

    隨著靈氣吸收的越來越多,經脈內的靈氣也變的越來越濃郁,如同一團霧氣一樣,充斥了整個經脈。

    按理說經脈內的靈氣不斷壯大是好事,但陳偉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為,他發現自己的經脈快要裝不下了,至于下一步該怎麼做,他卻並無一點頭緒。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混在仙門養靈獸》,方便以後閱讀混在仙門養靈獸30 毫無頭緒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混在仙門養靈獸30 毫無頭緒並對混在仙門養靈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