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夜過去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我吃西紅柿 書名︰雪鷹領主

    “司安大人,我們邊走邊說。”宗凌雖然心中難受,卻依舊保持基本禮節。

    “項龐雲來殺東伯雪鷹?”司安大人和宗凌並肩而行,同時忍不住問道,這事情太重大了。

    宗凌點頭︰“有一批殺手因為血刃酒館的任務,來殺青石!這些殺手都被雪鷹擊殺,而這時候項龐雲出現了,和雪鷹交上手。他們一路廝殺,從我們雪石山一直殺到黑風崖!”

    “黑風崖?”司安大驚。

    他作為一個小縣城區域境內的龍山樓的總負責人,自然知道自己境內的可怕絕地。

    “他們竟然一路追逐殺戮過百里?”司安有些震撼,想想他都不敢相信,能廝殺成這樣,顯然交手的雙方差距並不是太離譜,“東伯雪鷹的實力,至少得是龍山榜前一千名的實力,否則哪里能掙扎這麼久。”

    他依舊不敢相信。

    東伯雪鷹才多大?這也太天才妖孽了。

    “結果如何?”司安問道。

    宗凌看著夜空,沉默了下才道︰“雪鷹本來可以不死的,只是沒想到那項龐雲竟然不是人類,而是魔獸異種。”

    “魔獸異種變化人類?”司安臉色一變,“巫神殿?”

    “什麼巫神殿?”宗凌問道。

    “這你就無需多管了。”司安連道,這世界背後的統治者終究是那些強大的超凡!許多秘密都是不公開的,他身為一個基層的龍山樓樓主才有資格知道些隱秘,他很清楚,巫神殿能夠和整個人類力量從太古時代斗爭到如今,底蘊何其深?

    巫神殿,一直有派遣一些魔獸潛入人類。

    幸好將一頭魔獸變成人類,代價很大,所以一切還在可控範圍內。

    “接下來呢?”司安大人連問道,“項龐雲暴露真身,殺了東伯雪鷹?”

    “不是。”宗凌接著道,“雪鷹當即被轟飛出了黑風崖,眼看著就要被席卷進黑風淵!就在這時,雪鷹在半空中甩出了短矛,他全身陡然爆發出了火焰,短矛化作一道流星火光,瞬間就刺入項龐雲變化的四蹄異獸體內。連續三根短矛,根根射入要害!那四蹄異獸當場斃命。”

    “火?短矛擊殺?”司安大人愣住了,“萬,萬物境?”

    “嗯,萬物化生,雪鷹他的確掌握了萬物中火的一些規則奧妙。”宗凌慨嘆,他也是流星級高手也詳細了解過龍山榜,知道萬物境代表著什麼。

    “他,他才二十二歲?萬物境?”司安大人蒙了,天吶。

    這下子驚動就大了。

    這樣的絕世妖孽,整個龍山帝國怕是上百年才能出一個,幾乎是必定能跨入超凡的啊。

    “不會假吧?”司安大人連問道,因為他自己清楚這消息一旦上報,一定會驚動超凡們!因為每一位超凡的誕生都很不容易,整個帝國的超凡數量也就那麼些。

    “怎麼可能會假?如果不是雪鷹殺了那四蹄異獸,你以為我們能坦然的還留在雪石城堡?”宗凌說道,“你若是不信,可以去問問白源之法師、司塵法師。”

    “問肯定還要再問。”司安點頭,他也相信這些人不敢撒謊,因為估計很快會有超凡親自過來,在超凡面前,凡人會很‘老老實實’一切說出來。

    “東伯雪鷹呢?”司安追問道。

    宗凌眼中有著一絲哀傷,聲音則是平靜︰“他無法抵抗黑風漩渦的力量,被席卷著墜入了黑風淵!”

    司安沉默了。

    在東伯雪鷹十五歲那年,司安大人就認識了東伯雪鷹,他清晰記得那個黑衣少年,當時骨子里就有著一種鋒芒,那時候他就感覺這東伯雪鷹以後怕是會很了不得,僅僅六年多過去,黑衣少年身高也高了些,氣息雖然內斂,卻仿佛一座山一樣讓人難以撼動,這時候他得到上面下發的情報,已經懷疑他是稱號級了。

    可事實呢?

    他更加驚艷奪目,和項龐雲廝殺的難解難分,最終在生死間更將顯現真身的項龐雲,用短矛就擊殺了!

    二十二歲,便跨入龍山榜前五十!

    如此奪目!耀眼!

    幾乎注定了能跨入超凡的絕世存在,可卻……

    隕落了!

    “可惜,可嘆。”司安輕輕搖頭,他也覺得太遺憾,他是龍山樓核心內部人員,所以才明白一旦踏入超凡是何等的概念,那可是真正的不同的生命層次了。稱號級再厲害依舊是凡人,和超凡之間……有著仿佛天塹一般的差距。

    當然偽超凡不能算在內!

    像東伯雪鷹如此天資,只要活著,幾乎注定了能跨入超凡,真正的超凡!

    “那我就不打擾了。”司安連道,“我還要去詢問白源之他們,這段日子我們儀水城恐怕要熱鬧了。”

    “我送樓主。”宗凌送著司安,出了城堡大門。

    目送著司安大人帶著人迅速朝旁邊的法師樓趕去。

    宗凌看到不遠處正站著的一道身影,那是一位嬌小的少女姬容,姬容站在那,楚楚可憐。

    “你還不走?”宗凌臉色難看,冷聲呵斥道。

    “我要見青石一面!”姬容道。

    宗凌冷哼一聲轉頭就走。

    東伯雪鷹在墜入黑風淵前說出的最後要求,就是讓弟弟離開姬容!宗凌自然是絕對站在東伯雪鷹這邊,自然也不喜這姬容。

    ……

    城堡,書房內。

    青石坐在過去哥哥常坐的位置,輕輕撫摸著書桌,心中回憶的都是從小到大和哥哥的一幕幕場景。哥哥對自己的愛護已經超過了一切,自己年少拜師,哥哥就不顧危險去了毀滅山脈。

    他忘不了哥哥說的話。

    “除非我東伯雪鷹死,否則誰都別想傷我弟弟!你項龐雲也不行!”當時東伯雪鷹持著長槍,在項龐雲面前說的話,依稀在耳邊回蕩。

    “青石!好好活下去,別讓我失望!”

    東伯雪鷹在黑風漩渦中開始墜落時,依舊看著他。

    啪!啪!

    淚珠滴落,摔在書桌上,碎裂開來。

    當失去時,才後悔莫及。

    “哥,我相信你一定會回來,一定會的,我會等你,一直等。”青石輕聲低語,“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我是東伯雪鷹的弟弟,我的哥哥是整個天下最了不起的天才,我絕對不會給你丟臉!”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

    “青石。”宗凌的聲音在外面響起,“那個姬容還在城堡門外,一直要見你一面。”

    青石起身,開了書房房門。

    宗凌在外面。

    “走吧。”青石很平靜。

    宗凌點頭,他也是看著青石長大,知道青石雖然單純點,但是也是個很好的孩子,他相信青石,所以才來告訴青石,讓他去做個了斷。

    ……

    城堡的城牆上。

    青石站在城牆上,俯瞰著下方,下方正孤零零站著一道身影‘姬容’。

    “青石。”姬容抬頭看著,她眼中有著不舍痛楚。

    “我哥和我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青石聲音卻冰冷。

    姬容連道︰“不是,真不是!”

    “我再問一遍,到底是不是真的!”青石俯瞰著下方,雙眸猶如刀鋒,死死盯著姬容的眼楮。

    姬容被這麼盯著,略微遲疑了下,連道︰“青石,你也不信我?”

    “你以為我還會信你!”

    “哈哈……我竟然因為你,讓我哥傷心,哈哈,我得多愚蠢,多可笑!哈哈哈……”青石瘋狂笑著……

    旁邊宗凌默默看著,他知道青石這時候也時候發泄下。

    “滾!”

    青石冰冷道,“我哥說了,你明天一早就必須離開雪石山,從今往後,禁止再踏入雪石山一步!”

    “青石,你真的要……”姬容眼中都是淚水。

    “听我命令。”青石直接下令,“明天中午,如果姬容姑娘還在我雪石山,就強行將她扔到山下去。”

    “是。”周圍所有巡邏士兵,下方的看守士兵個個應命。

    隨即青石轉身離去。

    “青石,青石……”姬容連喊著,卻只能看著青石離開了城牆,她再也看不見。

    姬容臉色難看,心中憤怒不甘︰“東伯雪鷹,該死的,你都要死了,還要破壞我的好事。”

    ……

    當夜。

    司安大人迅速將消息上稟,消息連夜就送達安陽行省的龍山樓總樓!總樓樓主都不敢怠慢,立即將消息上稟給了超凡存在!

    同時那位司塵法師也連夜將消息傳回去,司家在青河郡一手遮天,如此重要消息當然得盡快讓自己老祖‘司良紅’知道。

    不平凡的一夜,終于過去,第二天,天亮了。

    黑風淵谷底。

    “呼。”盤膝而坐靜修了一夜的東伯雪鷹睜開了眼楮,身上傷勢已經完全好了。

    他起身走到了這洞窟的洞口。

    如今天亮了,雖然有黑風漩渦在上空阻擋,看不見太陽,可整個谷底依舊變得一片亮堂堂了,也能看到一些植物花草,和黑夜中的谷底相比……如今的谷底就仿佛仙境般漂亮,山壁斑駁還有著些苔蘚,遠處的那座巍峨洞府宮殿一直散發著淡淡的青光。

    白天,洞府宮殿散發的青光要更淡一點,光芒流轉,帶著無盡的玄妙。

    “可惜一旦靠近,很可能就被直接擊殺了。”東伯雪鷹暗想,“那位神使大人還有項龐雲,他們留下的儲物戒指中的食物和水雖然挺多,我如今可以吸收天地力量,對食物消耗雖然也很少。可恐怕也只能維持一年時間,一年時間,我找不到出去的路,就只能活活餓死!”

    “雖然很危險,但是必須得找出一條生路來。”東伯雪鷹仔細觀察著外面,思索著。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雪鷹領主》,方便以後閱讀雪鷹領主第二章 一夜過去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雪鷹領主第二章 一夜過去並對雪鷹領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