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瞠目結舌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我吃西紅柿 書名︰雪鷹領主

    孔悠月滿心疑惑的走出法師樓,法師樓外已經有一大群人了。

    “稱號級強者在交戰!”

    “兩位稱號級!”

    這群年輕的法師們都激動的很。

    孔悠月也遙遙看去,月光照耀下,遙遠處正有著巨大的血色氣浪和扭曲的另外一無色氣罩在不斷的踫撞!遠處場景都有些扭曲,天地之力踫撞波及的範圍足有兩三百米,轟轟轟,仿佛雷聲轟鳴,這威勢讓孔悠月也為之心顫,作為一名法師,知識都是很豐富的。

    她一眼就認出來,這根本是稱號級強者在動用天地力量啊!

    “稱號級?”孔悠月有些不敢相信的盯著那兩道交戰的身影,“竟然是兩位稱號級,這樣的存在,在整個青河郡都是站在最高處的啊,他們怎麼會在雪石山頂交戰,難道是路過?”

    那兩位可怕的強者雖然速度極快,可交戰時也會陡然停下,甚至被震得後退等等,所以孔悠月很快就看清楚二人大概模樣。

    項龐雲,她不認識!

    可另一方,乃是持著一桿銀灰色長槍的黑衣青年,周圍還有雪花飄飄。

    這人她就太熟悉了!

    “東伯雪鷹!”孔悠月眼楮瞪大,“他,他,他是稱號級強者?這,這怎麼可能,他才二十二歲!”

    年少時,她父親孔海這個精明的商人就要求她想方設法嫁給東伯雪鷹!其實孔悠月心底一直有著憋屈,因為父親一直不重視她,認為女孩子終究要嫁出去!甚至之前都不願請一個多好的法師當老師。還是因為想要拉近和東伯雪鷹關系,才將她孔悠月送到白源之法師門下。

    成為法師後,孔悠月很刻苦,同時眼界也漸漸打開了。

    她知道了更多,知道了這天下很大!

    在偏僻小城‘儀水城’稱霸一方的東伯雪鷹,在整個天下算什麼?不過在沒有好的機會前,她一直隱忍著,畢竟東伯雪鷹也算一個不錯的備胎了。

    終于——

    司家的天之驕子‘司塵’來了,司家,那可是青河郡一手遮天的家族,在整個安陽行省都是頗有地位的!如果能夠進入這樣的家族,那麼將來或許有機會走到更高的位置……

    在她看來,在司家面前,東伯雪鷹不值一提!

    ‘司塵’是她走向更高天地的一個階梯,當東伯雪鷹發現了她的真面目後,她根本不在乎。

    一個小地方的武瘋子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

    “這,這……”

    孔悠月看著遠處宛如神魔般交戰的兩道身影,遠處的一些山石崩塌,一些山石轟然朝山下滾落,那其中一道身影就是她過去無比熟悉的人啊。

    “你們一個個快,都快給我躲起來!”白源之大法師胡子震顫,他發出了咆哮,“快,那個用刀的是項龐雲!是項龐雲啊!你們還傻站在這,找死嗎?一旦波及到你們,瞬間你們就沒命了。”

    “項龐雲?”

    “是青河郡第一強者項龐雲?”

    “比司家老祖還厲害的項龐雲?”這些法師弟子們個個驚呼,自家老師在授課時早就評點過青河郡一些厲害人物,其中重點講述了項龐雲和司良紅,這就是整個青河郡的兩片天!任何一個都能輕易殺死一般的稱號級,實力不可想象。

    “快給我滾進去!”白源之咆哮。

    其他弟子們都一個個朝法師樓走去。

    ……

    白源之卻是一招手,轟隆~~~法師樓旁邊一座巨大的黑色雕塑忽然動了起來,這是一個仿佛蜈蚣般的煉金生物,黑色扁平蜿蜒的身體邊緣還有著一些柔韌的薄膜。

    “司塵老弟,現在危險的很,在法師樓也並非絕對安全。我們還是坐這‘黑月蜈蚣’,先飛到天上去!在天上,便不用擔心被波及。”白源之說道。

    “謝白老哥了。”司塵長相頗為俊美,同時連道,“如果可以,也捎帶上悠月吧。”

    “嗯。”

    白源之法師看了一眼孔悠月和另一處的姬容,便吩咐道,“悠月、姬容,你們倆也過來。我們等會兒再去雪石城堡將青石也帶上!”

    白源之法師有自己的考量。

    在看到項龐雲和東伯雪鷹廝殺的驚天動地的場景,他同樣被鎮住了,天吶,東伯雪鷹竟然能和那凶名遠播的項龐雲正面廝殺?雖然他覺得這一戰東伯雪鷹獲勝可能性較低,可說不定就能贏了呢?或者是保住一條性命呢?

    這樣的強者,必須得交好啊!

    在他看來,孔悠月和東伯雪鷹走的很近!姬容和青石更是關系親密!這兩個女子還是帶著比較好。

    “是,老師。”孔悠月、姬容都乖乖應命。

    白源之門下的另外一位親傳弟子,早就出師出去闖蕩了。

    “呼!”

    黑月蜈蚣在白源之操縱下,瞬間蜿蜒游走一飛沖天,上面坐著白源之、司塵、孔悠月、姬容四人。黑月蜈蚣飛到數百米的高處,同時朝雪石城堡飛去。

    “項龐雲竟然出現在這!”司塵俯瞰下方的兩大強者決戰,依舊驚顫,“那個東伯雪鷹竟然和他廝殺的相差無幾!怎麼可能,這項龐雲和我家老祖是相當的人物,據我所知,項龐雲當殺手,也殺過一些稱號級,一般都是一個照面就擊殺了,哪會廝殺這麼久!”

    “司塵老弟,你經驗還是少了點。”白源之則是評價道,“你看下方二者交戰的動靜,讓周圍山石崩裂的場景?根據我的計算,他們交手產生的氣勁波及威力,已經遠超尋常稱號級。”

    “嗯。”司塵也微微點頭。

    “項龐雲能稱霸青河郡一地這麼久,肯定有一些厲害手段。”白源之說道,“這一戰,東伯雪鷹他還是危險啊!當然能和項龐雲殺到這份上,他也很了不起了,他才二十二歲,真是匪夷所思,不可思議!如果再給他五六年,恐怕他的實力將會超越項龐雲、司良紅,成為我們青河郡第一強者!”

    司塵不願相信,但事實就在眼前。

    “是了不起。”司塵贊嘆,“真了不起,二十二歲就如此厲害,我們整個龍山帝國也極罕見吧,說不定有望踏入超凡。”

    他們兩個在驚嘆。

    旁邊的孔悠月、姬容則是震撼。

    姬容臉色有些發白。

    她知道,她的想法都錯了!這個雪石城堡什麼財富都是虛的,最可怕最強大的是東伯雪鷹這個人啊!

    孔悠月同樣震撼。

    “和東伯雪鷹交手的竟然是項龐雲?”孔悠月有些發蒙。

    項龐雲?

    青河郡第一強者?

    東伯雪鷹現在就能和他廝殺到如此程度?才二十二歲啊,將來說不定都能踏入傳說中的超凡吧!

    孔悠月感到心里空空的,又焦急又無力。

    一個一步登天的機會曾經在她面前,可她錯過了!

    為什麼不能再隱忍隱忍啊,多隱忍一段時間不就能看到這一場大戰了?為什麼那時候決定拋棄,和弟弟都說出那話了?她如今也明白了,為什麼東伯雪鷹能知道她的談話了。稱號級別強者天人合一,她暗地里做什麼,哪里隱瞞得住?

    “呼。”孔悠月緩緩呼出一口氣,悵然若失。

    如果完全死心踏地跟著東伯雪鷹,恐怕能走的很高,甚至有望走到整個龍山帝國最頂尖的階層,那是她現在都無法想象的一階層。

    她忽然意識到。

    她或許已經錯過了人生最重要的一次機會。一輩子想要再遇到這樣的機會,太難了。

    “不好,項龐雲爆發了!”白源之法師忽然驚呼道。

    “蓬,蓬,蓬。”

    下方的戰斗激烈程度陡然飆升一層次。

    不管是高空黑月蜈蚣,還是雪石城堡那邊個個心都懸起來了。誰都能看到那戰斗動靜陡然提升。

    東伯雪鷹被轟擊的倒飛撞擊在山石上,大山震顫龜裂出巨大的裂痕,東伯雪鷹倉皇閃躲。

    凜冽的刀光從天而降。

    蓬。

    東伯雪鷹被震得踉蹌連續後退。

    “哈哈哈……東伯雪鷹啊東伯雪鷹,剛才我都是陪你玩玩而已,像你這樣的玩物,恐怕我一輩子都難遇到一兩次。不過現在我不玩了,該送你去死了!”項龐雲的笑聲響徹天空,他的力量速度全方面都提升了一大截,將東伯雪鷹完全壓制。

    東伯雪鷹竭力用槍法抵擋,卻被打的很是狼狽,轟隆隆,一段巨大的山崖整個都斷裂開,轟然朝山下滾落。

    “和你這樣的高手交戰,我受益匪淺啊,本想繼續多廝殺一會兒呢!可惜你不想玩下去了。”東伯雪鷹一個狼狽的翻滾後往後一躍落在一塊大石上,眼中沒有絲毫驚慌,有點只是瘋狂興奮,“那就真正分個生死吧。”

    東伯雪鷹體表出現了隱約的血色氣流,他的生命氣息都陡然暴漲。

    力量血脈,爆發!

    “看招!”

    轟——

    一道可怕的槍影帶著橫掃天地的威勢,掃過過百米的距離,轟然抽打過來,項龐雲卻是猙獰著一刀怒劈過去,伴隨著一聲轟鳴,項龐雲卻吃驚瞪大眼不由連續往後倒退了六步,每一步都讓山頂地面震顫,而後身體撞擊在了背後的一株大樹上,轟,大樹都直接炸裂。

    項龐雲也有些不敢相信,他竟然處于下風!

    “什麼!”夜空上方,黑月蜈蚣上的白源之法師等人個個難以置信瞪大眼。

    “好啊!”在雪石城堡緊張看著的青石、宗凌、銅三等人都激動起來。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雪鷹領主》,方便以後閱讀雪鷹領主第十章 瞠目結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雪鷹領主第十章 瞠目結舌並對雪鷹領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