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分手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我吃西紅柿 書名︰雪鷹領主

    雖然恐懼,可姬容還是急忙辯解道︰“雪鷹大哥,你真誤會了,那次是我家里的僕人背著我打死了那個小乞丐,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

    “在我面前,你無需辯解。”東伯雪鷹聲音冰冷,“我讓你滾出我弟弟身邊,這是命令!”

    他只看事實。

    不听別人的虛言,而且龍山樓的調查來看,姬五海、姬容他們一家都是很擅長偽裝的。

    “我……”姬容欲言又止,眼中都有淚花。

    “你只有三天時間。”東伯雪鷹轉身就走,“三天後,你做不到,我會幫你做到!只是我的手法……會比較直接!”

    八歲時,每天就開始瘋魔的練槍,在這過程中東伯雪鷹也曾一次次崩潰哭泣,可他堅持下來了,這種磨練下,他的意志也變得無比可怕,這樣一個人的心志何等堅定?哪里是一個姬容這小丫頭幾句話就能忽悠的?即便是像孔悠月,東伯雪鷹也只是憤怒對方欺騙了他的信任情感!並且很干脆的快刀斬亂麻,直接斬斷這一份情感。

    東伯雪鷹做事,本就是很直接干脆。對自己狠,對敵人更狠!

    “是。”姬容看著東伯雪鷹離去的背影,只能低下頭。

    她一步步行走著,朝青石的住處走去。

    她在思考,怎麼辦?

    “東伯雪鷹非常愛護他的弟弟,我想辦法讓青石完全站在我這邊,讓東伯雪鷹因此有所忌憚?”姬容思索著,“不,這個東伯雪鷹是一個極為果斷之輩!他不會被這點小伎倆牽制住的,他恐怕輕易就能瞞住他弟弟,將我們整個姬家給暗中滅掉!”

    “怎麼辦?”

    “我沒查出這東伯雪鷹的父母到底留下什麼巨富呢!什麼功勞都沒能立下!”姬容邊走邊思索。

    仗著青石?

    可論情感,青石和他哥哥恐怕才是更親的!就算一時間站在她這邊,終究還是會站在他哥哥那邊。

    “該死,該死……”姬容不管怎麼想,都想不出繼續留在青石身邊的辦法。

    因為東伯雪鷹是直接‘以力壓人’。

    你敢不從?

    就從直接滅殺!彎刀盟曾經讓整個儀水城所有貴族們感到忌憚,可東伯雪鷹十五歲就一人滅掉了,他現在可比當年還要可怕的多。

    “只能放棄了。”

    姬容很快就做出決定。

    ……

    “姬容,你竟然來看我,我太開心了。唉,你知道的,我們昨天出去的時候惹了大禍,我哥他說三天內不準我出城堡,所以這三天我沒法出去找你的。”青石出了城堡主樓,和姬容並肩行走在城堡內的一條石板路上,並且還敘說著,“也不怪我哥,那個死去的貴族一看就很有背景!我當時也沒存心一定要殺死那個貴族青年,只是那個大範圍法術我也沒辦法精確操縱,誰想到那貴族少爺那麼倒霉,剛好被一道雷電劈中。”

    “這不怪你。”姬容安慰道,“當時我們不反擊,你會死,我也會很悲慘,我真的不敢想被擄掠走會是什麼結果。”

    “沒人能傷害你的。”青石握著姬容的手,堅定道,“我保證。”

    姬容笑笑,沒說什麼。

    “怎麼了?心情不太好?”青石能感覺到女友的情緒,問道,“是因為昨天殺死那貴族的事?放心吧,我哥正在處理一切,一定會將事情解決妥當的。”

    “不是這個。”姬容說道。

    “那到底是哪一個。”青石連問道,“說啊,說出來,我或許能幫你。”

    “青石,我們分手吧。”姬容忽然道。

    青石一愣。

    整個人仿佛被一桶冷水澆在頭上,完全蒙了。

    “你開什麼玩笑。”青石笑起來,“這種事可一點不好玩。”

    “是真的,我們分手吧。”姬容看向青石。

    青石看著姬容的眼楮,他意識到……這不是玩笑,是真的!

    “為什麼?”青石難以理解,“昨天我們還好好的,還很開心,雖然和那貴族有沖突,可這和我們之間感情有什麼關系?你怎麼突然要分手?”

    “我喜歡上了別人,不行嗎?”姬容說道。

    “到底什麼原因,說,你說啊。”青石盯著姬容,有些焦急。

    姬容低著頭。

    沉默。

    “說啊。”青石焦急的都快發瘋了。

    “你哥是你最重要的親人,對嗎?”姬容說道。

    青石眉頭皺起。

    他忽然有所預料了。

    “你哥調查了我的一些事。”姬容說道,“他認為我不是一個好女孩,覺得我配不上你,已經給我下了通牒,讓我離開你。”

    青石愣住了。

    “你哥反對!你能違逆他的心意?”姬容看著他。

    “我,我……”青石咬牙道,“我喜歡誰,我哥也不能阻撓。”

    “別撒謊了,你和你哥的感情我還不知道?你喜歡誰,得得到你哥的點頭允許,以及祝福!”姬容說道。

    青石慌了。

    如果哥哥完全反對這事,他自己該怎麼辦?

    “一定有什麼誤會,他為什麼阻止?你說他調查了你的事,認為你不是一個好女孩?到底什麼事?”青石連問道,“一定有誤會。”

    姬容嗤笑︰“那是我十歲那年,我那時候還很小,帶著僕人在儀水城內游玩,可卻被一個小乞丐沖撞了,還把我的漂亮衣服弄髒了,我當時當然不開心,身上髒兮兮的,便有些悶悶不樂的帶著人回家了!在我走了後,我的其中一個僕人則是動手打那個小乞丐,據說後來還打死了,我知道後也很傷心,可事情無法挽回了。”

    “可你哥,認為是我命令僕人干的,認為我十歲時就這麼心狠,不是個好人。”姬容眼中有著淚花,“我有什麼辦法?而且我十一歲時就來雪石山拜師白源之大師了!這麼多年一直生活在雪石山,我是什麼人,你難道不知道?”

    “可你哥就是認為我不是個好女孩,讓我離開你。”姬容低聲道,“你哥年少時就是我們儀水城第一高手,如今更深不可測,我不敢得罪你哥,我們姬家更不敢得罪你哥,所以……我們只能分手。”

    青石焦急道︰“怎麼會這樣,我哥怎麼能這樣?”

    如果東伯雪鷹反對,姬家肯定會退縮的。

    “你在這,我去找我哥!”青石連道,“你等我,我一定能說服我哥。”

    “沒用的。”姬容搖頭。

    “你在這等我。”

    東伯青石卻轉頭離去,立即朝練武場飛奔過去。

    ……

    練武場內。

    青石直接闖了進去,而在練武場內,一身黑衣的東伯雪鷹正化作幻影修煉著槍法,槍影周圍雪花飄飄,看似縹緲不定,沒有過去那種多麼暴烈的氣勢,反而似乎和天地化為一體。

    “哥。”青石等不急,直接喊道。

    刷。

    槍影消散,東伯雪鷹停下,收了長槍轉身微笑看向弟弟︰“是青石啊,什麼事?”

    青石在哥哥面前,氣勢也沒那麼足了,猶豫了下才咬牙道︰“哥,你是不是讓姬容離開我?”

    東伯雪鷹一愣。

    這個姬容看來不死心啊,自己給她三天時間和弟弟分手,沒想到她做的如此干脆。

    “對,是我。”東伯雪鷹點頭。

    “你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做?”青石強忍憤怒,他想要听哥哥解釋。

    “她不適合你。”東伯雪鷹說道。

    “不適合?就因為她小時候曾經讓一個小乞丐死了?”青石說道。

    東伯雪鷹皺眉,還是說道︰“因為簡單的沖撞,就讓僕人在暗中活活折磨死一個還很小的乞丐,她當時才多大?如此心性,豈適合你?”

    “哈哈,太可笑了,哥,那時候她才十歲。那是六年前的事了,你怎麼敢確定你調查的就一定是真的?”青石說道,“動手的是僕人,而且你也說了,應該是暗中折磨死小乞丐的!你怎麼確定是姬容下的命令?而不是僕人自作主張?”

    “自然還有其他佐證。”東伯雪鷹皺眉,說著一翻手,東伯雪鷹手中出現了一份卷宗,他翻看了下從其中抽出了一張紙。

    這一張紙是最後的結論。

    是龍山樓懷疑他們是邪神信徒!這種事情是不能透露給弟弟的,弟弟現在情緒激烈,一旦再說給姬容听!那麼姬家就會立即警惕!

    “你看,這是龍山樓調查的關于姬家的情報,你看看,你自己覺得,她適合不適合給你當妻子。”東伯雪鷹將卷宗遞給弟弟。

    東伯青石強忍怒氣的接過。

    他仔細翻看了起來。

    很多內容都是姬容說過的,比如被大伯踢出家門,比如暫居母親家族,童年時期被欺負瞧不起等等。可也有許多他不知道的。比如姬容父親‘姬五海’竟然才是他大伯家族以及母親家族‘晏家’覆滅的背後黑手,甚至他大伯一家和晏家許多人都死的很慘,這一切都直指姬五海!

    東伯青石自己看的都有些厭惡這個姬五海了。

    “看完了。”青石合攏起來。

    “怎麼樣?”東伯雪鷹道。

    “不怎麼樣。”東伯青石憤怒道,“情報是很詳細,可一來情報就一定絕對真實?二來就算是真的,也是姬容的父親‘姬五海’他有罪!這和姬容有什麼關系?姬容他們家暫居在晏家的時候,一直被欺負,而她父親那時候借酒消愁根本就不問家,等後來醒悟了出去經商一年而歸!後來他送了女兒來老師門下!姬容她和她父親相處時間很少。”

    “而且。”

    “姬容她真的很可憐,在十歲之前都過著很可憐的日子,他父親獲得巨富而歸,她過了近一年的貴族小姐的日子後就來老師門下了。”東伯青石憤怒道,“她就過了近一年的奢侈點的生活,其他時間要麼一直被欺負,要麼就是在老師門下過著法師的生活,她是一個很可憐的人,哪里惡毒了?”

    東伯雪鷹皺眉。

    按照龍山樓的推斷——

    想要賺得巨富?哪里是那麼容易的?龍山樓認為,姬五海一家在被晏家欺負瞧不起的那段時間,一家人都過的太悲慘,所以就是那段時間成為了邪神信徒!並且很可能是極狂熱信徒,得到了邪神分壇高層的信任,加上姬五海的確有經商才能,于是邪神勢力開始幫助他,扶持他,先讓他出去經商有一個足夠理由獲得巨富,而後回歸。

    可這些都是龍山樓情報高手根據些蛛絲馬跡的推斷。

    沒有足夠證據!

    “她一直在法師樓,和我在一起,她是什麼人我不知道?就算她父親是個惡人,到時候不理會他父親就是了。難道我們東伯家族還怕一個商人?”青石連說道,“哥,她父親我不知道,可姬容她絕對是無辜的!她是我第一個喜歡的女孩,恐怕也是最後一個,你別這麼狠,好嗎?”

    東伯雪鷹臉色微變。

    ‘恐怕也是最後一個’,這個姬容把弟弟給迷的挺狠的啊。

    東伯雪鷹有些鄭重道︰“青石,龍山樓情報的可信度還是極高的,敢寫下來都是有足夠把握的!”

    “她從年幼到如今,一直生活在法師樓!她什麼樣的人,我不知道?”青石怒道。

    “法師都是極為聰慧的人,即便是少年少女,別千萬別小瞧。”東伯雪鷹說道,他可剛剛被孔悠月欺騙過。

    “我相信她。”青石道。

    “好了!”東伯雪鷹冷聲道,“你們必須分手,不過我可以給你們三年時間。三年時間你們必須分開。我會讓白源之法師將這姬容趕回家!三年內,看清姬家虛實。如果姬容真的是一個好女孩,三年後我不阻止你們在一起。可如果她的真面目暴露,你到到時候就明白我的想法了。”

    東伯雪鷹也是覺得以龍山樓的實力,既然懷疑上了姬五海,三年時間足夠查出真相了。

    而且定三年,也是不想弟弟太過抗拒。

    如果完全斷絕弟弟希望,以弟弟對姬容的情感恐怕會發瘋的。

    “三年?”青石瞪眼,“三年?太久太久了,你還要將她趕走?哥,你,你怎麼能這麼心狠?這麼對她?而且你說必須分手?這是我和姬容的事,你說分手就分手?”

    “必須分手!”東伯雪鷹沒想到弟弟連三年都無法承受,不由也怒了,他是絕對無法容忍弟弟和一個邪神信徒在一起的,如果真是邪神信徒,那就是將弟弟推向深淵。誰知道一個邪神信徒會干出什麼事情來?到時候他將後悔莫及!

    “你們必須分手。”東伯雪鷹冰冷道。

    “不!”青石憤怒。

    “沒有誰能反抗,你知道的,我一句話,白源之會將姬容趕出去,姬家也得搬出儀水城。”東伯雪鷹冷聲道,“所以你不听也得听,這件事情,容不得你自己再放肆。”

    “你,你……”

    青石感覺血液沖到了頭腦,眼楮都紅了,心髒心跳都極快。

    他大哥的確有這樣的能力可以直接強行破壞他和姬容的事,他的力量根本無法反抗。

    他聲音都發顫,看著東伯雪鷹,眼神讓東伯雪鷹都有些心顫,沙啞低吼道︰“哥,你是我哥!我從小到大都以你為驕傲,我雖然都記不起父母了,可我一直認為我有天下最好的哥哥!可我錯了,真沒想到你會是這樣的人,你太讓我失望了,你真的,太讓,太讓我失望了,我沒想到我哥會是這樣的人。”

    “你就是個自大狂!”

    “你太讓我失望了!”

    當生命中最重要的親人,自己願意用生命保護的親人,對著自己說著這些話。

    東伯雪鷹感到自己的心在抽搐。

    弟弟對自己這個哥哥失望了嗎?

    “我真沒想到你會是這樣的人!我哥會是這樣的人!”青石早就淚臉滿面,轉身就飛奔出去,門口處卻是站著宗凌,宗凌顯然听到了兄弟倆的爭吵聲過來了。

    青石滿臉淚水直接從宗凌身旁飛奔而過。

    ……

    東伯雪鷹心在疼,平常無比穩定的手都微微發顫,掌心的肌肉也在不受控制的抽搐、疼。

    心真的會疼。

    真的……

    “我從小到大都以你為驕傲!”

    “可我錯了!”

    “我真沒想到你會是這樣的人!我哥會是這樣的人!”

    弟弟的聲音在耳邊回響。

    東伯雪鷹呼吸都有些亂,這時候宗凌走了過來,他問道︰“雪鷹?”

    “幫我看住青石,記住,這三天絕對不能允許他出城堡,如果他實在強行要出去,你們阻攔不住,就來告訴我。我去阻攔!”東伯雪鷹說道。

    宗凌看著東伯雪鷹的身體。

    過去東伯雪鷹站在那,就讓人感覺仿佛是一座高山,仿佛是一桿長槍,那麼的平穩,那麼的讓人忌憚!那是屬于一個強者的氣勢。

    可此刻的東伯雪鷹的腰桿似乎都彎了,那股不可撼動的氣勢已經沒了,似乎變得脆弱了?

    “雪鷹?”宗凌看著東伯雪鷹的臉。

    東伯雪鷹的臉色有些蒼白,眼中似乎……有淚花?

    “剛才的話我都听到了,你別傷心,青石這孩子沒經歷什麼挫折,等他將來再大些就明白你的用心了。”宗凌安慰道,“你從小就把他當寶貝,為了他拜個好老師都不顧性命去毀滅山脈,他以後會明白你對他的好的,好了好了,別傷心了。”

    “我沒什麼,看好青石。”

    東伯雪鷹轉頭就走。

    ……

    城堡主樓屋頂。

    東伯雪鷹獨自坐著,喝著酒,看著蒼茫天空大地。

    弟弟很傷心,這是從小到大弟弟第一次這麼傷心。

    至于弟弟那些傷人的話,當時東伯雪鷹真的很心痛,可現在他擔心的只是弟弟。

    “過了這陣子就好了。”東伯雪鷹輕聲道,他抹了下眼楮,有些濕,“沒想到這麼多年了,我竟然還會流淚,哈哈。”

    一口口喝著酒。

    山風在吹。

    東伯雪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就這麼坐著喝著酒。

    漸漸的,天開始黑了,夜幕開始降臨。

    晚飯的時候,東伯雪鷹去吃晚飯了,他以為能夠有機會看到弟弟,不過……弟弟沒來吃晚飯,他吃完了晚飯,之後他獨自一人去了書房,看著書。

    ……

    夜幕降臨,殘月懸掛高空,隱隱有些許月光灑在大地。

    高空的天空雲霧間。

    “呼。”

    一艘黑色煉金飛舟已經到了雪石城堡的上空。

    **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雪鷹領主》,方便以後閱讀雪鷹領主第六章 分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雪鷹領主第六章 分手並對雪鷹領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