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玄冰槍法之血雨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我吃西紅柿 書名︰雪鷹領主

    雪石城堡練武場。

    “呼呼呼……”

    飛雪神槍施展時,自然帶著雪花飄飄。

    在周圍飄蕩的雪花中,隱隱有著絲線閃爍!一襲黑衣的東伯雪鷹正盡情施展著槍法,此刻的槍法和《玄冰槍法之飄雪》已截然不同,飄雪槍法更是仿佛一朵朵槍花綻放!而此刻東伯雪鷹的長槍每一槍刺出後收回的幅度相對要小。

    旋轉力道卻更加大!並且還有大量天地之力匯聚于槍尖。

    強大的旋轉力道,大量天地之力被引動借力,長槍僅僅稍微收回就接連刺出第二槍!兩化作幻影的槍尖之間,肉眼都能隱約看到移動軌跡形成的一道絲線。

    無數槍影,無數絲線。

    宛如細雨飄灑,連成絲線。

    正是《玄冰槍法》第二層——血雨!

    “這一招,幾乎將天地之力的利用達到極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竭盡一切的利用天地力量,讓自己的槍法更快。”東伯雪鷹驚嘆,創造這槍法的‘谷元寒’前輩在槍法速度上的追求的確到了讓人驚嘆的境界,自己雖然也天人合一了,可單單學這一招也足足花費了六天時間。

    如果讓自己創造,這對身體力量、槍法內部勁力的運轉、天地力量的運轉借用都要求太高,怕是不太可能創造得出。

    當然這位寒冰騎士谷元寒,也是在實力站在超凡中極高層次時,決定記載下自己槍法傳給後人時,才專門整理了這一套槍法。

    “學會玄冰槍法之血雨,我槍法速度更快了,如果現在再遇到那位神使,殺他就輕松多了。”東伯雪鷹露出笑容,足夠快的槍法,就會讓敵人防守時非常吃力,甚至難以避免的露出破綻,自己就能趁機將其擊殺!

    “雪鷹。”練武場外走進來一人,正是宗凌,宗凌感嘆道,“你的槍法早就達到圓滿地步,還每天練槍法,真是讓我都慚愧,我也得加把力氣多練練。”

    “越是練槍法,越是能感覺自己的渺小。”東伯雪鷹抬頭看天,“天地自然,玄妙無限!我們不過才是一凡人而已,我甚至練槍法越久,都會偶爾產生一絲迷茫,我的槍法奧妙……和天地自然奧妙相比,差的太遠太遠,簡直不值一提。”

    “哈哈,好了,什麼天地自然,你說的我們都感受不到,是不是更可憐?”宗凌打趣道。

    東伯雪鷹也笑了笑。

    他也是天人合一後才更加清晰感受天地自然的奧妙,他的心靈能和風在一起飛翔,能和火焰在一起升騰,能和大地在一起感受厚重,能和水流在一起流動……正因為越是清晰的感受,就越加知道天地自然的神秘浩瀚,心中生出敬畏。

    就比如自己的槍法,防御時隱隱有著水流的奧妙,可心靈和水完全融合在一起,感受著水自然流淌……卻發現,自己的槍法何等簡陋!簡直就是小孩涂鴉和現實自然景象的差距。

    當然——

    不到天人合一,感受是沒這麼強烈的。

    “宗叔。”東伯雪鷹好奇問道,“我今天怎麼沒看到青石?連中午都沒回來?”

    “听士兵說,青石和他的小女友一早就帶著些士兵下山了,去儀水城游玩去了。”宗凌六條手臂持著六柄彎刀,開始簡單施展刀法熱身了,“年輕人啊,真好!”

    “哦?”東伯雪鷹點頭,青石和小女友關系的確很好,去儀水城游玩也是幾天就有一次,他也不奇怪。

    ******

    夕陽西下。

    有一隊士兵們正在道路旁守候著,旁邊則是一對年輕人在悠閑散步,欣賞著旁邊美麗的花草景色。

    這一對年輕情侶正是青石和姬容。

    “這小花真漂亮,在我們這,也就夏天時能多看到一點花草,平常時候大多冷的很,甚至大雪覆蓋。”姬容采摘下一朵小黃花,插在自己的頭發上,轉頭看向青石,笑的絢爛,“漂亮嗎?”

    “漂亮,整個儀水城都沒怎麼漂亮的大美女呢。”青石也笑著道。

    雖然前些日子他們倆有過一絲不愉快,不過自那以後,姬容也沒再提那些事,自然而然他們倆關系也漸漸恢復如初,這次一起去儀水城游玩,二人心情都是極好。

    “你嘴巴真甜!”姬容打趣道,“當初我咋還沒看出來你嘴巴這麼甜呢,不過說美女,悠月姐姐可就比我漂亮呢,對了,我發現,悠月姐姐這些天都沒去過城堡?怎麼了,她和你哥哥是不是出現了什麼問題?”

    “嗯。”青石點頭,“我也發現悠月姐一直沒去城堡,我問過哥哥,哥哥讓我別問,還說悠月姐以後都不會回城堡,還說讓我和她保持點距離。”

    “看來分了。”姬容道。

    “或許吧。”青石笑道,“其實我哥和悠月姐也從來沒開始過。”

    姬容笑著。

    她有些得意有些暢快,在白源之門下的這群女弟子中,她雖然自信容貌氣質,可總是隱隱被孔悠月壓一頭!其實單單論容貌,她也很漂亮了,眼楮更是吸引人,只是個子稍微小了點,可身材比例依舊很好,小巧玲瓏。孔悠月相對而言則是窈窕高挑些,加上孔悠月對每一個人似乎都很好,許多弟子都很喜歡她,再加上她和東伯雪鷹的一些莫名關系,自然成了女弟子中的領頭人物。

    “噠噠噠!!!”旁邊道路上出現了沉重馬蹄聲。

    一支暗紅色甲鎧騎兵正在前進。

    騎兵的領頭,正有一名穿著華美的白衣三角眼青年,看向左右,意氣奮發的模樣。

    “趙哥,這儀水城真是個偏僻的小地方啊,和我們郡城一比,差了不知多少,倒是儀水城的那位城主送來的兩個小美女頗為不錯。”白衣三角眼青年嘿嘿笑道,在他身旁則是一名冷酷的灰袍騎士︰“少爺,你玩也玩夠了,等去了軍隊,就得乖乖守規矩了。在其他地方,大人他都能罩得住!可是軍隊里是容不得你胡來的。”

    “放心放心,進了軍隊我肯定不胡來。”白衣三角眼青年說道。

    忽然他眼楮一亮,看著遠處和東伯青石在一起的姬容,不由有些心動流口水︰“趙哥,看看,挺漂亮的小姑娘啊,真有味道。”

    姬容年僅十六歲略帶一絲青澀,卻已經頗顯身材了,身為女法師,氣質也不是一般女的能比的,頭上戴著一朵小野花……更是讓這白衣三角眼青年心里癢癢。女法師數量本就很少,漂亮的女法師更是稀少,受一些豪門貴族子弟追逐。

    “嘿,姑娘。”白衣三角眼青年喊了一聲,胯下的踏雪馬就立即出了官道,朝那邊靠了過去,笑嘻嘻道,“哥哥帶你玩玩好不好?你旁邊的傻小子太年輕,不懂得美女的滋味,哥哥會讓你明白的。”

    “哼。”

    青石、姬容都臉色微微一變,旁邊雪鷹領的士兵們更是個個大怒,甚至許多都已經將背上的破星弩拿在了手里。

    “你是誰?”青石更是冷聲喝道,至少在儀水城還沒誰敢挑釁他。

    “少爺。”那位灰袍騎士一眼就認出了這些士兵甲鎧上的印記,連騎馬靠近過來,壓低聲音道,“這是儀水城雪鷹領的人,雪鷹領的領主東伯雪鷹,十五歲那年就去毀滅山脈殺了銀月狼王,現在應該是一位銀月騎士!我們離軍團也不遠了,還是別惹麻煩了。”

    “雪鷹領,東伯雪鷹?”白衣三角眼青年眉頭一皺,如果是在青河郡城,他哪里在乎一個東伯雪鷹,他的家族在郡城里面都是有著極大能量的,雖然處處得听司家的話!可好歹也是頗為強大的,根本瞧不上這些偏僻小城的家族。

    可此次終究只是帶了一支護衛隊出來,護衛隊首領是流星騎士,面對雪鷹領還是有些扛不住。

    心中已經打退堂鼓,不過白衣三角眼青年是絲毫不願弱了氣勢的,嗤笑一聲︰“我是誰,哼哼,你們這等偏僻小地方的家族還沒資格知道!”

    “你听清了。”站在青石旁邊的姬容也有些惱怒道,“他是雪鷹領的東伯青石!他哥哥就是雪鷹領領主東伯雪鷹!你竟然敢調戲我……青石,你就一點反應都沒有,任他調戲我?”

    “向她認錯。”青石在女友面前哪能丟臉,當即怒喝,“否則你休想走出儀水城境內!”

    “呦呦,夠厲害的啊。”原本還打算打退堂鼓的白衣三角眼青年,早就習慣了囂張,此刻頓時火氣上來了,他眼中寒光閃爍,“一個偏僻之地的小家族,也敢在我面前囂張?真是不自量力!上,男的全部殺掉,那個小美女給我帶走。”

    他心一橫,殺完後,直接去軍隊,等那東伯雪鷹知道也晚了。”

    “是。”他身後的一群早就習慣殺戮的暗紅色甲鎧士兵們立即個個應命。

    “你敢!”青石大驚,僅僅認個錯就要殺人?

    “上。”

    灰袍騎士眉頭微皺但是依舊瞬間躍下馬匹,體表出現了一層青色護體斗氣,速度極快的殺了過來,見到這一幕,雪鷹領一方的士兵們個個嚇一跳,流星騎士?雪鷹領一方拿著破星弩的士兵們個個有些驚慌,破星弩的確能威脅到流星騎士。

    可一般是需要過百個破星弩同時圍攻的,否則的話,流星騎士的速度讓他們都很難瞄準。

    “快散開,分散開,攻擊那位白衣男子。”士兵們經驗很豐富,個個迅速開始分開。

    “殺。”

    暗紅色甲鎧士兵們卻盡皆沖了出來。

    遠處的白衣三角眼青年卻一翻手出現了一盾牌擋在了身前,有盾牌,又躲的遠遠的,他根本不怕破星弩,他冷笑看著這一切︰“小子,跟我囂張?真是找死。”

    “啊。”流星騎士對付普通士兵簡直是虐殺,一瞬間就有一名妄圖分散開的雪鷹領士兵被一刀斬殺。

    更多的暗紅甲鎧士兵更是直接殺向了東伯青石。

    青石從來沒遇到過這一切,他心慌緊張,他的法師器具的法術根本無法同時擊潰這麼多人,特別其中還有一位流星騎士。

    他手一翻,出現了一法術卷軸,正是東伯雪鷹給他的大堆法術卷軸中的其中一個,乃是一五階法術的卷軸。

    **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雪鷹領主》,方便以後閱讀雪鷹領主第一章 玄冰槍法之血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雪鷹領主第一章 玄冰槍法之血雨並對雪鷹領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