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斬斷煩惱絲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我吃西紅柿 書名︰雪鷹領主

    “悠月也是,她弟弟來了都不說一聲,看來今天又要加點菜了。”東伯雪鷹忽然眉頭一動,天人合一籠罩範圍下,一切動靜就算是一個蒼蠅扇動翅膀的聲音都听的清清楚楚,孔悠月和弟弟孔昊的交談,自然也听的無比清楚。

    ……

    悠月屋內。

    “父親讓你來就這事?”孔悠月輕聲說道。

    “對。”孔昊連道,“父親還囑托了,說……司家在整個青河郡的地位無比之高!不管是軍隊軍官、郡城郡守、各地城主等等重要官職,乃至一些凶悍的盜匪,富裕的大商會,以及黑暗中的一些幫派,一切明里暗里的力量,全部都要臣服于司家!”

    “司家就是青河郡的天!它說誰有罪,誰就有罪!沒罪也有罪。”孔昊說道,“而司塵乃是司家真正的天之驕子,今年才二十歲就已經成為流星級法師兩年了,很受司家老祖的疼愛……將來一旦成為銀月級法師,地位將更高更驚人。”

    “父親說了,不苛求你一定要嫁給東伯雪鷹了,如果能嫁給司塵,就更好了,說我們孔家和司家如果拉上關系,就真的能一步登天了。”孔昊說道。

    孔昊隨即撇嘴︰“不過姐,我覺得父親太現實了,我反正是支持姐你的,其實也不用管父親的,他也就這麼一說,畢竟想要嫁給那位司塵少爺也不是一定就能嫁成功的!”

    “哼。”

    孔悠月輕輕嗤笑一聲,“父親本來就是這樣的人!”

    她僅此一句沒說更多。

    “唉……”

    “父親嚴令,這些年我也一直想要靠近東伯雪鷹。”孔悠月輕輕嘆息,“雖然我已經很努力了,他也和我比較親近了,可依舊沒有真正公開說我是他的女友!”

    “他不喜歡你?”孔昊連問道。

    “也不是,他一直專注槍法,除了我,城堡內的一些女僕不算,他甚至都沒和其他一些年輕女孩說過什麼話。”孔悠月說道,“東伯雪鷹外冷內熱,只要慢慢靠時間,相信這麼下去的話,以他的性子,將來他應該會娶我的。”

    “可和他在一起,真的很沒趣。”孔悠月搖頭,“他自己恐怕還沒感覺到,一點不懂得哄人,沒一點情趣!甚至還不如法師樓那些男弟子們懂得會哄人。”

    “姐,你不喜歡東伯雪鷹?”孔昊吃驚。

    “小時候剛來這,還挺崇拜他的,可後來跟隨老師學法術,了解天地之廣闊後,就覺得他一般般了,也就是一個練槍入魔的武瘋子罷了。”

    ……

    城樓屋頂。

    天人合一下,甚至連孔悠月的眼神、臉上表情都感應的無比清晰,說他是武瘋子時那嘴角翹起的一絲不屑,他清晰感覺到。

    東伯雪鷹臉色微微有些蒼白。

    他的確也沒有多麼喜歡孔悠月,沒什麼轟轟烈烈熾熱情感,甚至他也沒打算挑明!畢竟將來青銅級任務是很可能丟掉性命的,可畢竟六年時間相處,人不是冷血動物,終究會生出些許情感的。

    當听到孔悠月的話後,東伯雪鷹不敢相信,

    “她竟然會是這種人!”

    心頭仿佛被巨石壓著。

    很難受。

    欺騙,自己竟然一直在被欺騙!可笑自己還認為悠月一直傾心于自己,自己如果想要娶,很簡單很輕松!可事實是……孔悠月根本就沒真正喜歡上自己。

    也對!自己沒情趣,總是專注槍法,根本不懂得哄人……

    “可為什麼一直騙我?”

    “該死,該死,該死。”

    東伯雪鷹心頭一團火焰在燃燒,六年來看似淳樸的感情,算不上愛情,也算上友情了。

    可竟然都是欺騙!原來一直都是偽裝!

    “她竟然是這樣的人。”原本東伯雪鷹覺得孔悠月挺乖巧懂人心的,現在卻覺得她……惡心!

    是的。

    他的朋友本身就不多,孔悠月算是一個好友了!可竟然一直都是偽裝欺騙,甚至骨子里認為自己只是一個武瘋子。

    “我為什麼這麼生氣?有什麼好生氣的?我從來沒有多麼熾熱的喜歡上她,多麼的動心。”東伯雪鷹自嘲一笑,可再怎麼勸慰自己,六年的這份情感都是欺騙,還是讓他很不舒服。

    ******

    孔悠月微笑道,“相比起來,這位司家的司塵少爺則要聰明智慧的多,雖然也有點傻,可至少有哄人的心思。”

    “司塵追你?”孔昊瞪眼。

    “嗯。”孔悠月輕輕點頭。

    孔悠月的確有吸引人的資格,長相頗為美貌,很可人乖巧!加上從小見慣了人心,對人心把握極為精準,在多日的不著痕跡的引導下,司塵少爺的確漸漸注意到了孔悠月,開始追逐孔悠月了,只是孔悠月一直保持著距離,吊著司塵。

    “你喜歡司塵?”孔昊又吃驚。

    孔悠月略微頓了下說道︰“有點吧。”

    怎麼可能?

    她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喜歡上一個男人,不過她的確覺得這‘司塵’是比東伯雪鷹更好的獵物!更年輕,更帥氣,最重要的是更有背景前途!東伯雪鷹相比而言就是個木頭疙瘩,沒一點情趣,且對她都沒太多的心思,太無味了。

    “姐,你準備怎麼辦?”孔昊好奇問道。

    “我還沒完全決定,慢慢順其自然吧。”孔悠月說道,她已經做了決定。

    只是在弟弟面前,有些話也得隱瞞!否則讓弟弟覺得這個姐姐太無情太很辣,就不太好了。

    ……

    東伯雪鷹行走在城堡內的石板路上,全身散發著冰冷的氣息,那些僕人們都不敢靠近,他們都感覺到自家領主大人似乎心情不好。

    很快,東伯雪鷹走到了孔悠月的小院門外。

    “蓬。”

    手按在院門上,院門門栓瞬間震斷,直接推門而入。

    “誰啊?”孔悠月聲音依舊那般溫和好奇,只見孔悠月和孔昊二人從屋內走出,他們倆都看到了院中站著的東伯雪鷹。

    “雪鷹哥哥!”孔悠月歡喜喊道。

    可東伯雪鷹站在那,周圍氣息仿佛凝固了,一股壓抑感彌漫開來,讓孔悠月和孔昊都一顫。

    “真沒想到你孔悠月是這樣的人。”東伯雪鷹聲音有些沙啞,“我的確不懂情趣,是一個只知道練槍的武瘋子。”

    孔昊瞪大眼楮。

    孔悠月也心中一涼。

    他怎麼知道了?

    可‘不懂情趣’‘武瘋子’這都說明東伯雪鷹知道了他們之前的談話,再掩蓋都沒用了。

    “雪鷹哥哥,對不起,這都是父親逼我的,逼我這麼做的。”孔悠月連說道,“我也不想的。”

    東伯雪鷹只是看著她,冰冷的看著她。

    之前天人合一,他清晰記得孔悠月之前說話的表情,說他是武瘋子時的不屑……這種表情,在真正和他相處的時候從來沒暴露過,可在天人合一下這一次他看到了,此刻她再偽裝他哪里會信。

    被東伯雪鷹盯著,孔悠月感到無形的壓迫,讓她心慌,讓她過去絕對冷靜的內心都開始震蕩起來,她很聰明懂人心,所以任何時候都懂得該怎麼應對。可此刻她被東伯雪鷹盯得心慌緊張了。

    她不知道,這其實是心靈力量的一種壓迫!

    天人合一後東伯雪鷹的心靈力量何等強大,被他目光盯著,這壓迫不亞于上萬人同時盯著一人!

    “我走,現在就走。”

    孔悠月不再解釋,轉頭就去屋內收拾。

    東伯雪鷹站在院子內,默默站著,片刻就看到孔悠月和孔昊各自拎著一個箱子,迅速走出了院子。

    ……

    “悠月小姐。”

    城門處的士兵們還很客氣的打招呼。

    孔悠月只是勉強笑了笑,帶著弟弟就出了城堡,朝法師樓走去。

    “他怎麼發現的,竟然發現了我和弟弟說話?”孔悠月回頭看著這座雪石城堡,她明白恐怕以後很難進這座城堡了,“還沒能真正讓司塵死心塌地,現在就和東伯雪鷹鬧翻太不值了。再等一段時間,等司塵這邊妥當了就更好了。”

    “算了算了,既然已經發生,後悔也無用。”

    “哼,一個武瘋子有什麼好驕傲的。”

    “也就在儀水城這個小地方有點名氣罷了,在司家面前他又算什麼?不過也不錯了,也算從他這得到了法杖和一件法師器具衣袍。”孔悠月暗暗想著。

    ……

    “竟然是這種人,我東伯雪鷹看人的確很一般啊。”東伯雪鷹一躍就飛到了城堡主樓屋頂,坐在屋頂俯瞰著廣闊的雪鷹領,“接觸的人還是太少,竟然就這麼被欺騙了。”

    “算了,也是一種歷練吧。”

    東伯雪鷹本就是槍法大師,且他之所以能天人合一,也是槍法境界足夠高後神而明之,逐漸參悟天地的。

    他的心性,也猶如長槍般鋒利。

    快刀斬亂麻!

    既然這女人懷有欺騙之心,那就將她趕出雪石城堡,再也沒什麼糾纏糾葛。

    “她是她,我是我。或許像父親母親那樣……在生死間產生的愛情,能夠真正互托生死的,才更適合我?”東伯雪鷹忽然笑了下,仰頭喝著酒,心靈磨練到他這種境界,本就沒有真正深入骨髓的一份普通情感說斬斷也就斬斷了。

    “嗯,我已經天人合一,哪一種方式跨入超凡更適合我呢?”東伯雪鷹開始思索將來跨入超凡的路了,超凡生命才是他的追求!

    **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雪鷹領主》,方便以後閱讀雪鷹領主第二十九章 斬斷煩惱絲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雪鷹領主第二十九章 斬斷煩惱絲並對雪鷹領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