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快逃!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我吃西紅柿 書名︰雪鷹領主

    “什麼!這,這怎麼可能?”僅剩下的和唐熊糾纏在一起的護法大驚。

    在殺了護衛梁雍後,他們三名護法對三名銀月騎士,其中還有一個比較弱的‘司柏榮’,這三位護法還是很有信心的。

    可當這黑衣青年出槍後,局勢立變!

    “死!”經驗豐富的唐熊一聲大喝,那護法原本經驗技巧上就不如一百六十多歲的唐熊,被壓制著,此刻一慌,立即露出破綻,撕拉~~~短劍一閃,那名護法眉心就出現了一個紅點,他瞪大著眼楮轟然倒下。

    “雪鷹兄弟,好厲害的槍法。”唐熊哈哈笑道,“如此干脆利落的槍法,已經很久沒看到了。”

    余靖秋也有些驚異的看著身前的黑衣青年。

    “可惜梁雍他敗的太快,沒來得及。”東伯雪鷹搖頭。

    “哼。”

    司柏榮站在隊伍最後面臉色陰沉,護衛戰死,他剛才和死亡擦肩而過,而這個他瞧的很不順眼的來自儀水城那個偏僻之地的東伯雪鷹卻如此厲害。

    隨即司柏榮想起什麼,走上前去直接將梁雍的斷臂臂環取下。

    東伯雪鷹、余靖秋、唐熊三人都看向他。

    “老梁是我護衛,他的東西我當然要帶回去給他的家族。”司柏榮說道,“至于他的尸體,現在我們還要繼續往下探……尸體暫且放在這,自會有龍山樓的人來收拾。”

    “唉,誰知道這司柏榮會不會將儲物寶物里面一些物品送還回去。”唐熊暗暗嘆息。

    他見過的太多了。

    司家是一個大家族,幾百年的大家族,嫡系子弟多的是,其中良莠不齊,司柏榮雖然修行斗氣天賦較高,可顯然人品很一般。可他唐熊也不願去得罪計較,因為‘小人’有時候是最難纏最可怕的。

    “   。”余靖秋走上前去,頓時腳下彌漫出寒氣,無數寒氣瞬間蔓延凍結了整個梁丘的尸體,一層冰層籠罩梁丘。

    “這三個竟然一件儲物寶物都沒有。”唐熊非常熟練的搜了下三名護法尸體,“真是奇了怪了,按理說銀月騎士大多都有儲物法寶的,嗯,他們隨身帶的金票也不多。柏榮大人,你可要這些金票?”

    司柏榮瞥了眼那些金票,且剛才又沒立功,他還是要點臉面的︰“我可沒殺敵。”

    “你和東伯雪鷹分吧。”余靖秋也說道。

    “哈哈,我一,你二。”唐熊將五萬多金票遞給東伯雪鷹,東伯雪鷹也不拒絕隨手收下。

    “走吧。”余靖秋說道。

    “繼續。”

    此刻自然而然的東伯雪鷹走到了隊伍最前面,唐熊跟在余靖秋後面,司柏榮反而在最後面!顯然他是真的有些怕了,且現在又沒護衛了。

    ……

    接下來很順利,再也沒遇到厲害的機關陷阱,查探遍了八座區域後,東伯雪鷹他們這支隊伍就開始朝地下走,內城堡顯然還有地下一層。

    沿著樓梯走廊很快就看到了一座巨大的殿門。

    “諸位小心,我感覺到一絲邪魔的氣息。”余靖秋手持法杖,慎重道。

    “嗯。”東伯雪鷹也謹慎起來,這里終究是一位邪神魔神在青河郡的分壇。

    殿門大開著。

    兩條已經縮小了一大圈的寒冰大蛇先後游進了大殿內,東伯雪鷹他們四人也步入了大殿。

    “好大。”東伯雪鷹他們都有些驚訝。

    這座大殿建造的非常大,大殿的牆壁上還雕刻著一位邪惡魔神的圖案,散發著邪惡的氣息……即便僅僅是雕刻的圖案,都讓東伯雪鷹他們感到不舒服。

    大殿之上,有一寶座。

    寶座上正隨意坐著一名怪物般的壯漢,這寶座旁邊則是恭敬站著一名面帶淺笑的男子,這男子東伯雪鷹他們一眼就認出來……正是他們的目標‘盧懷如’。

    “沒想到三名護法這麼沒用,在機關陷阱幫助下才僅僅殺掉你們中的一個而已。”盧懷如笑著說道,“如果是平常,我恐怕見機不妙就要通過暗道逃竄了!在龍山樓的監視追殺下,我成功逃脫的可能性很低很低,可惜,現在我根本不需要逃。”

    余靖秋持著法杖,司柏榮、唐熊都盯著寶座上怪物般男子。

    他們個個都感覺到這名怪物般男子散發的氣息隱隱有著強烈威脅。

    “他是?”東伯雪鷹也覺得這怪物般男子的威脅很強,“不是說這處分壇的首領是盧懷如嗎?現在盧懷如卻恭恭敬敬站在一旁,這名比我銅叔體型還強壯的男子卻坐在寶座上,他是誰?”

    “一名銀月法師。”

    怪物般的壯漢忽然開口,聲音在胸腔內都有著回音,他摸著自己堅硬如陣的下巴胡須,雙眸放光看著余靖秋,“而且是如此年輕貌美的女法師,真是極品啊!哈哈,我最喜歡漂亮的女法師了,這麼年輕的我更喜歡,都說女法師都是極為智慧的,蹂躪你們這些美麗的智慧的女法師,真讓我興奮啊。”

    “你是——”一直皺眉在看著的白發老者唐熊忽然一瞪眼。

    他想起了一個人。

    一個已經消失了八十多年的凶戾存在。

    “逃!”唐熊毫不猶豫轉頭就化作流光往外飛竄,同時還急切喝道,“快逃!快逃啊!”

    “什麼?”司柏榮、余靖秋都嚇得一跳,怎麼還沒交手就逃了?這讓他們都有些心慌。

    “想要逃?”

    那道渾厚低沉的聲音回蕩在大殿內,頓時整個空間都猛然一暗,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籠罩了周圍每一處區域,仿佛無形的大手掌猛然壓迫下!原本在高速飛竄逃跑的唐熊,立即被壓制的身體一顫,速度也是銳減,周圍空氣都扭曲了,周圍場景都變得有些變形。

    “天人合一!”司柏榮嚇得臉色慘白,都快嚇尿了。

    余靖秋也露出驚恐色。

    寶座上的怪物壯漢隨手在扶手上掰下一塊金屬,直接一扔。

    咻!

    金屬塊化作一道流光,快如閃電,那正朝外飛逃的唐熊根本沒看到後面的金屬塊,金屬塊飛的速度已經超過音速,他根本沒有絲毫察覺,噗的一聲,金屬快直接穿透了唐熊的頭顱。唐熊瞪大眼楮因為慣性奔跑了十余步才轟然倒下。

    “落。”站在寶座旁的盧懷如卻是輕輕拉動了寶座旁邊的機關。

    轟!轟!轟!

    外面大殿外的巨大的閘門,接連落下了三重,完全封死了逃出去的路。

    “是稱號級存在,怎麼會有稱號級存在?”司柏榮臉色慘白,完全混亂了,“一個邪魔神靈在青河郡的分壇,怎麼會冒出一名稱號級存在?”

    “這……”一直很冷靜的余靖秋也難掩驚慌,稱號級存在?對天地力量的掌控可以讓她無法調動一絲外界力量,根本無法施展出厲害的法術!至于僅僅憑借體內法力施展法術,威力要小千倍不止!給稱號級撓癢罷了,法術,引動天地力量才足夠強的。

    “美麗的女法師,別掙扎了,沒想到這處分壇暴露,我離開之前還能遇到一位銀月級女法師,還這麼年輕。嘖嘖嘖……我真是走運啊,你就乖乖跟著我吧,我會好好寵你的。”怪物般壯漢說道,“相信智慧如你,懂得該怎麼抉擇。”

    “至于這兩個男人,一點用都沒有,還是殺了吧。”怪物般壯漢說著又抓起一塊金屬塊。

    “饒命。”

    滿頭冷汗的司柏榮噗通一聲跪下,祈求道,“大人饒命,還請饒過我性命,這位余靖秋法師今年才二十五歲,是我們青河郡的天之驕女,她一定會乖乖跟大人的。我是司柏榮,是司家的人,還請饒過我性命。”

    說著他轉頭看向余靖秋,焦急喝道︰“靖秋,你應該知道該怎麼選,跟隨一名稱號級存在也不算辱沒了你!而且如果反抗你會死,我們都會死!只有活下去,一切才有希望,死了就什麼都沒了。”

    “哼。”

    余靖秋冰冷看了一眼司柏榮,隨即抬頭看向遠處寶座上的怪物般壯漢。

    “來接龍山樓的任務,誰都知道有生死危險,我早就做好死亡準備。既然運氣不好,讓我踫到意料之外的稱號級存在,我也不怨誰,只能說太不走運。不過想要我伺候你,你就做夢吧。”余靖秋說道,當有了死亡準備,自然就坦然了。

    只是余靖秋真的很不甘心。

    她一步步走到如今,她剖析研究天地,她很有信心將來踏入稱號級,可現在一切就這麼完了。

    “你真是讓我失望啊,不過一具女法師的尸體,也是很好的收藏品了。”怪物般壯漢說道。

    司柏榮跪在那,余靖秋手持法杖盯著對方,只是心中有著絕望。

    “真沒想到啊。本來只是一次積攢些經驗的黑鐵級任務,竟然讓我踫到了一名稱號級存在。”

    東伯雪鷹的聲音忽然響起。

    星期一,番茄求下推薦票~~~~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雪鷹領主》,方便以後閱讀雪鷹領主第十八章 快逃!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雪鷹領主第十八章 快逃!並對雪鷹領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