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十一萬金幣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我吃西紅柿 書名︰雪鷹領主

    司安大人說道︰“要獲得榮譽侯爵,只有立下大功勞!你如果仔細翻看兌換寶典,其中就有這一條,一個榮譽侯爵的爵位……需要兩萬功勞點換取!”

    “只有這個辦法嗎?”東伯雪鷹當然早就翻看過了。

    可兩萬功勞點,太遙遠了。

    他現在能接的任務都是黑鐵級的,功勞點在十個到一百個左右!一百個功勞點都有生命危險了且很消耗時間。

    一百個功勞點一次的任務,需要足足兩百次才能累計到‘兩萬功勞點’!

    一次就算耗費兩個月……一直不休息,一年才只能完成六次,需要三十多年才有希望累計!而且龍山樓送來的黑鐵級任務清單就那麼一疊,哪里有那麼多剛好一百功勞點的黑鐵級任務啊。

    “沒別的辦法嗎?”東伯雪鷹連問道。

    “沒有。”司安大人搖頭,“榮譽侯爵是無法投機取巧的,只能靠大功勞,對稱號級強者而言都是要經歷多次生死冒險,才能累計如此多功勞!所以榮譽侯爵才更受人尊敬,因為他背後有一位稱號級為他多次不顧生命危險。”

    “呼。”

    東伯雪鷹閉上眼楮。

    父親……

    父親……我到底該怎麼辦?

    真的很想直接殺到墨陽家族救回父親啊,可墨陽家族作為一個傳承過千年的古老家族,強者如雲,單單那個墨陽辰白借助煉金甲鎧就能發揮稱號級戰力!更別說其他一些強大力量了,以及那一位偽超凡!雖然是偽超凡,但是恐怕一招就能滅殺自己了。

    “要獲得兩萬功勞點,現在去做任務是最愚蠢的,我剛覺醒太古血脈沒多久,身體在斗氣滋潤下在不斷的強大!斗氣進步也極快,我的實力每天都在明顯的幅度提升。”東伯雪鷹暗道,“我現在正常情況下力量就能媲美流星級,要不了多久就能媲美銀月級,乃至稱號級!”

    “到時候,我得到青銅令!就可以直接去接取青銅級任務,最低都是一千功勞點的,一些危險些的一萬功勞點的,完成兩次就足夠了。”東伯雪鷹想著。

    磨刀不誤砍柴工,自身實力先提升上去,完成任務效率才高的多!

    他明白這是最快積攢兩萬功勞點的辦法。

    可是……

    父親怎麼辦?

    父親能夠撐得到自己積攢兩萬功勞點的那一天嗎?

    ……

    客廳內氣氛很壓抑。

    扶手碎末撒的一地,東伯雪鷹坐在椅子上沉默著。旁邊司安大人只能默默喝著茶水。

    “救不出我父親。”東伯雪鷹聲音有些沙啞,“可我要保住他的性命,有辦法嗎?”

    “墨陽辰白雖然派人折磨,可也一直讓煉金作坊的法師靠法術一次次治療,他應該不會讓你父親死的。”司安大人說道。

    “應該不會?”

    東伯雪鷹咬牙道,“我父親的性命,不能在他墨陽辰白的掌控下!而且我父親做苦役也好幾年了,墨陽辰白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沒興致繼續折磨了,那時候,我父親很可能丟掉性命。”

    “我要保住我父親的性命。”東伯雪鷹看著司安大人,“有足夠的金幣,超凡強者也能請得到!我相信金幣的力量。”

    錢,有著讓無數人為之心動的魔力。

    “司安大人,要多少金幣才能保住我父親的命!”東伯雪鷹說道,如果能一口氣砸出一千萬金幣,恐怕超凡強者都會帶著笑臉幫忙去出手救人庇護,可顯然請動超凡生命的金幣數量……不是東伯雪鷹所能承受的。

    “金幣?”司安大人思索了下,“如果領主你有足夠的金幣,我有個想法或許能成。”

    “請說。”東伯雪鷹連道。

    “我之前幫你查探你父母的情報時,你父親所在的東香湖煉金作坊,是墨陽家族極為重要的一座核心作坊,負責人是一位極為厲害的煉金大師!他的法師實力就是銀月級,在煉金上更是擅長,在墨陽家族地位還在墨陽琛、墨陽辰白之上。”司安大人說道。

    東伯雪鷹眼楮一亮,一個強大的煉金大師……每一個古老家族都會捧著的。

    “他掌控整個煉金作坊!在煉金作坊,這位煉金大師說一不二。”司安大人說道,“如果他願意救你父親,輕而易舉就能保住你父親的命,甚至讓你父親都不再受折磨。”

    “請他幫忙。”東伯雪鷹連道。

    “這位煉金大師眼光可高的很,金幣少了,他恐怕還瞧不上。”司安大人說道,“我覺得拿出十萬金幣!應該有一定把握。你如果能拿出十一萬金幣……我就幫你做這一件事,十一萬金幣,其中一萬金幣是為了做這件事情的龍山樓人員的好處費!十萬金幣則是買通這位煉金大師。”

    “如果失敗了,十萬金幣退回!好處費不會退回。”司安大人說道。

    龍山樓情報網遍布天下。

    而且龍山樓的設立,除了監控天下,本來也是為天下強者服務。這種有些灰暗的小事,也算不上違規。

    “十一萬金幣?好。”

    東伯雪鷹一翻手,手中就出現了厚厚一疊金票,“帝國銀號的金票,足足十一萬!”

    司安大人嚇得一跳。

    好家伙?

    十一萬金幣啊。

    竟然就這麼拿出來了,要知道之前白源之收親傳弟子喊出‘五萬金幣’拜師費,那是要一輩子為親傳弟子負責的,可最終東伯雪鷹也僅僅是送上銀月心髒,而不是五萬金幣!因為要獲得這麼多金幣是真的非常非常難的。

    看似這次殺銀月狼王、陰影豹,賺的很快。

    但即便是稱號騎士也不願意去賺這種快錢……因為說不定就踫到超出自己實力的魔獸,那就是丟掉性命了!其實遇到陰影豹那次,東伯雪鷹就真的差點丟掉性命。

    獲得這麼多金幣,一般是冒險者去一些危險地冒險踫運氣,又或者去毀滅山脈拼命。

    不拼命,要獲得這麼多金幣太難了。

    東伯雪鷹拿出的這十一萬金幣……其中有賣掉銀月狼王毛皮以及狼王身體其他一些重要材料的費用過七萬金幣,以及滅掉彎刀盟時身邊留下的金幣!東伯雪鷹身邊的金幣一共也就十二萬多,這次就拿出了足足十一萬。

    “放心,一個月內給你消息,盡管放心吧,這事情十拿九穩。這些法師們、煉金大師們……個個都很看重錢,他們的實驗消耗的材料都很多,十萬金幣保住一名作坊內的工人,還是有把握的。”司安大人說道。

    東伯血腥點頭。

    如果不成功,就再加錢!

    自己殺銀月狼王的事傳的很廣,所以就有商人主動來收購了銀月狼王毛皮等一些材料。可‘陰影豹尸體’雖然已經完全解剖處理,可還沒賣呢!

    “麻煩司安大人了。”東伯雪鷹道,“這事情能成,我東伯雪鷹不會忘記司安大人這一人情。”

    “哈哈,放心。”司安大人听東伯雪鷹這麼一說,立即笑了,自己這件事做好,這東伯雪鷹肯定記住這一人情的,現在東伯雪鷹的人情還不算什麼,若是將來成了稱號級,可就不同了。

    ……

    龍山樓內部關系網密布,司安大人很快就和東域行省鐸羽郡的龍山樓負責人聯系上,事情交給了那位負責人。

    雖然說墨陽家族在鐸羽郡一手遮天,可龍山樓卻是獨立在外的!

    龍山樓,不是一般的家族能夠影響到的,像儀水城龍山樓的司安大人直接說司家老祖‘司良紅’是老妖婆!也是因為不擔心司家能威脅到他,也加上他自身和司家的一些恩怨。

    當然像最頂尖的如安陽行省第一家族‘長風家族’,外地的龍山樓或許還能硬氣!安陽行省內的龍山樓就得低頭了。

    可司家、墨陽家,都沒這實力。

    ******

    東域行省,鐸羽郡,東香湖煉金作坊。

    東香湖是非常美麗的一座湖泊,湖泊就仿佛一面鏡子,在湖泊旁便有一封閉的巨大的仿佛堡壘一樣的煉金作坊,煉金作坊最中央就是高高的法師塔!是煉金大師‘許光青’大師的法師塔,這位‘許光清’大師雖然只是銀月級法師,可在煉金上,卻是整個鐸羽郡排第一的!

    這種煉金大師,也有其他更強大家族邀請,可墨陽家族卻成功將許光清挖到手,許光清更是以‘外姓長老’資格能名列家族長老會。

    之所以許光清願意加入墨陽家族,也是因為他家鄉在鐸羽郡的緣故,否則還真不一定會加入墨陽家族。

    “嘩嘩嘩~~”熾熱的齒輪旁,赤膊滿身汗水的中年男子正在一旁傾力推動著,正是東伯烈,在旁邊還有更多工人在干活。

    “快點。”

    “你可是天階騎士,多用點力氣。”旁邊的監工時而目光就落在東伯烈身上,時不時就是一鞭子落過來。

    東伯烈比過去更消瘦。

    他沉默著,干著活。

    沒日沒夜的苦活累活,還有偶爾就有各種刑罰折磨,這種日子看不到盡頭,簡直就是地獄噩夢。可東伯烈咬著牙忍著,因為他還沒死心,他還有著渴望,他的妻子,他的兩個兒子……他還有太多太多的牽掛,他要活著。

    即便像一條狗,他也要活著!

    “大師。”

    “大師。”

    忽然周圍的一些監工個個一個哆嗦,恭恭敬敬喊道,一些工人們都嚇得一跳。

    只見一名穿著紅色長袍的黑發老者慢悠悠走了進來,所有人都恭恭敬敬不敢喘息,眼前這位可是家族長老,更是整個煉金作坊說一不二的主人——許光清大師!

    “我最近要一些實驗,需要一些人幫忙實驗。”許光清大師隨意說道,“只要接受我的一些實驗,你們可以不干這些活,得到的工錢還更多。”

    所有人屏息。

    煉金大師的實驗?

    那些監工們臉上都有些發白,誰傻,敢自願過去。

    “這里的囚犯有哪些?”許光清大師見沒人自願,眉頭一皺。一些工人們是家族工人還是有一定自由的,可囚犯,就能任意炮制了。

    “稟大師,這里有囚犯兩千多。”旁邊監工頭立即說道。

    “所有囚犯名單給我,他們實力也要寫清楚,我挑一些來實驗。”許光清大師吩咐道。

    “是。”

    監工頭子立即恭敬應命。

    當天,就有十二個倒霉的囚犯被選中去接受大師的實驗,其中有兩名天階騎士囚犯、五名地階騎士囚犯、五名普通騎士囚犯!那些囚犯們在周圍其他人同情的目光中,個個或是惶恐、或是絕望、或是麻木的去見那位煉金大師。

    “你,東伯烈?先留下。”許光清大師吩咐道。

    其他囚犯都走了,東伯烈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有些緊張的站在那。

    許光清大師低頭翻看著卷,隨意道︰“東伯烈,有人花十萬金幣保你的命,從今天起,你就在我這,當我的一名助手,細致活你不用干,一些重貨我的學徒們力氣不行,你來。”

    “助手?”東伯烈一愣。

    “你就安心在我這,沒人敢闖我的法師塔。”許光清吩咐道,“好了,你以後就一直乖乖呆在法師塔,別出去就行了。干什麼活,我的弟子會詳細安排。下去吧。”

    “是,大師。”東伯烈感到有些茫然不敢相信。

    噩夢地獄般的日子,就這麼結束了?

    實驗助手,可比工坊的苦活要輕松多了。

    “金屬配比有問題?”許光清大師皺眉看著卷宗仔細思索著,對他而言,這只是小事而已,能得十萬金幣他還是很樂意的。當然……他也不可能收錢不辦事,因為錢是龍山樓給的!收龍山樓的錢,就必須辦好事。

    至于墨陽辰白?

    一個仗著煉金甲鎧的家族騎士,許光清大師根本不在乎。他這種能夠源源不斷煉制出許多寶物的大師,才是家族的底蘊依仗。

    “看來還要再實驗,嗯,材料有些不夠了,哼,家族的那些個長老總是壓我的材料供應。”許光清大師皺眉。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雪鷹領主》,方便以後閱讀雪鷹領主第七章 十一萬金幣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雪鷹領主第七章 十一萬金幣並對雪鷹領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