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孔悠月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我吃西紅柿 書名︰雪鷹領主

    白源之大法師居住在雪石山的消息,很快就在儀水境內傳開了。

    雪石山,山道上。

    “站住。”山道上設有關卡,雪石城堡可不是誰都能去的,一群士兵看著一些年輕男女們來到關卡前,這些年輕男女穿著樸素,氣質也一般,一看就是普通平民。

    “干嘛的?”一名士兵喝道。

    “幾位大哥。”容貌漂亮些的年輕女子連道,“我們听聞大法師居住在雪石山上,所以想要求見大法師,希望能拜在大法師門下。”

    “對啊,幾位大哥,通融通融,讓我們去見見大法師吧。”這些年輕人們連說道。

    他們都很年輕,都未來充滿渴望!

    法師,地位多高?他們也很想成法師。

    “哼哼。”這關卡的負責隊長,一名瘦削中年嗤笑道,“幾個小家伙,我問問你們,你們有法師天賦嗎?”

    “不知道。”

    “大法師見了我們,就知道我們有沒有天賦了。”

    這些男女們都連說著。

    “笑話!”瘦削中年人嗤笑,“大法師的時間何等的珍貴?哪會輕易見你們,而且你們連自己有沒有法師天賦都不知道就過來?你們以為大法師會一個個給你們查看?”

    “說不定我們中就有人天賦很高,很受大法師喜愛呢。”立即有女孩說道。

    “好了,好了。”這中年士兵搖頭道,“走吧走吧,這些天,我已經見過不知多少你們這些愛做夢的年輕人了!年輕人,看清楚現實!你們大叔我當年為了學斗氣,專門加入軍隊歷經幾番生死!你以為你們是誰,大法師會收你們為徒?”

    “實話告訴你們,大法師早就下令,一律不見客!連貴族都不見,更別說你們了。”中年士兵說道。

    “啊。”

    這些年輕人彼此相視,都無奈。

    這些負責看守的士兵們忠于職責,根本不放他們進去,他們怎麼求都沒用。

    過了沒多久。

    一輛馬車飛奔而來,馬車後面還跟著一大群騎兵,馬車華美,隱隱瓖嵌有法陣,即便馬車飛奔的再快,車廂都無比的平穩。

    “停下。”雪鷹領的士兵們依舊喝道。

    “我們是雲翠領曹家,我們家主人想要拜訪你們家領主。”駕著馬車的車夫開口道。

    “雲翠領曹家?”

    這些士兵們相視。

    儀水城內大家族並不多,雲翠領曹家勉強也能排在前十,在雪鷹領當初實力較弱時,曹家就要弱一頭!現如今東伯雪鷹被認為是整個儀水城第一高手,曹家和東伯家族的差距就更大了。

    “上山的士兵不能超過十位。”士兵隊長瘦削中年人說道,“這是領主下達的命令,還請理解。”

    “這……”車夫有些猶豫。

    “好,老潘,你們五個跟我上山,其他人留在這。”車廂內傳出聲音。

    “是。”

    後面明顯氣勢不凡的五名強大騎士跟隨著馬車,過了關卡上山去了。

    “我們也去拜訪領主大人,讓我們上山吧。”旁邊一直不甘心待著的年輕男女們,立即有女子高聲說道。

    “哼哼,拜訪我們領主?大法師不見你們,我們領主就見你們了?”瘦削中年人搖頭嗤笑,“好了,還是死心吧。”

    ……

    在過年前這段時間,雪石城堡前所未有的熱鬧。

    一些想要踫運氣的平民就罷了,儀水境內也有不少貴族來拜訪,因為大法師不見客,他們就拜見東伯雪鷹!想要請東伯雪鷹幫忙,讓大法師收個記名弟子。他們覺得……大法師既然定居在此,肯定要給領主東伯雪鷹幾分面子。

    可是——

    東伯雪鷹也一律不見客!都是宗凌幫忙擋著。

    上午時分。

    一名男僕飛奔到後山的竹樓,可竹樓內空蕩蕩的,卻根本見不到東伯雪鷹。

    “領主大人,領主大人。”男僕高聲喊著。

    聲音傳播……

    在後山的半山腰上,一道山泉從高處沖下,砸在下方水潭中,一條溪水蜿蜒流向遠方。

    在水潭旁的一塊大石上,東伯雪鷹聆听著旁邊的山泉水聲,正練著一套拳法,正是斗氣法門《火焰三段法》。練拳時,全身力量涌動,東伯雪鷹的一招一式有著協調優美感,身體的每一處力量都被完美調動,自然吸引起了天地間的火的力量。

    天地中火的力量,不斷被吸入體內,轉化為火焰斗氣。

    “呼,吸……”

    一招一式,呼吸間,東伯雪鷹感覺仿佛無數火焰鑽入體內,身體在汲取外界力量不斷強大著。

    他剛覺醒太古血脈沒多久,不管是斗氣,還是身體,都在高速的成長中。東伯雪鷹練拳,就是要完美掌控這急劇增長的每一絲力量。

    “領主大人。”一道聲音遙遙傳來。

    “嗯?”東伯雪鷹陡然停下,抬頭朝上方看了看。

    “那些貴族我都是一律不見的,怎麼還來找我?”東伯雪鷹有些疑惑,隨手拿起了旁邊的飛雪槍。

    嗖嗖嗖!

    化作了一道幻影,如果正常人去看,只感覺一道影子閃過,東伯雪鷹就消失在了他們視野內。這就是一名強者可怕的速度!

    “刷!”竹樓前幻影一閃,東伯雪鷹出現了。

    “什麼事?”東伯雪鷹開口問道。

    男僕被突然出現的領主嚇得一跳,听到領主詢問,當即連道︰“是宗凌大人吩咐,說老領主的好友‘孔海’大人來了,請領主你過去。”

    “孔叔叔?”東伯雪鷹輕輕點頭。

    除了宗叔銅叔外,父親的好友很少很少!自己爺爺當初是因為災荒乞討逃到了儀水城,爺爺因為是外來者,在山村內本來就受到孤立欺負,因為進山打獵丟了性命後,當初的父親便毫無牽掛的去參軍了,最後修成斗氣,待得退役也是繼續在生死間冒險。

    他的朋友,也就軍隊中有幾個,而且因為父親在外冒險太久,大多早就不怎麼聯系了,只有‘孔海’經常拜訪,自己小時候也見過多次,後來父母被抓走後,孔海還來看望過一次,而且這些年每年也會派人送上一些過年年禮,東伯雪鷹也會派人回送,算是保持一點情分。

    只是父母不在,孔海已經很久沒親自來了。

    “哈哈,雪鷹啊,幾年不見,雪鷹已經是我們儀水城第一高手了,了不起啊。”客廳內,看到走進來的東伯雪鷹,一名胖胖的中年男子起身笑著。

    “孔海叔叔。”東伯雪鷹微笑點頭。

    孔海暗暗後悔。

    他軍隊中退役後,卻是成了一個商人,八面玲瓏,交友極多。東伯烈只是他諸多朋友中的一個而已,東伯烈夫婦被抓走後,他來過一次雪石城堡安慰過年少的東伯雪鷹兄弟,之後就沒再來。只是作為商人的習慣……一直派人送年禮,維持情分。

    其實每年,他都會大批年禮送往各方好友,一些重要的朋友,他都要親自登門拜見。

    他之前都不太在意老友留下的這一對兒子了,可誰想這個‘東伯雪鷹’竟然一己之力就滅掉了可怕的彎刀盟?簡直匪夷所思啊!

    “來,悠月,見過你雪鷹哥哥。”胖乎乎的孔海拉著旁邊的一名綠衣少女的手。

    “雪鷹哥哥。”綠衣少女有些害羞。

    “悠月?”東伯雪鷹一笑,“都這麼大了,小時候我還見過你,不過你恐怕記不得了,你那時候才四五歲。”

    他小時候見過孔悠月,孔悠月是孔海的大女兒,比東伯雪鷹小三歲。

    “今天我來,就是想要麻煩雪鷹你。”孔海笑著,“悠月她有法師的天賦,我想要讓她拜大法師為師,只要成個記名弟子即可!拜大法師所需的五千金幣我也帶來了!可大法師門下那麼多記名弟子,一個普通記名弟子……大法師恐怕不會太在意,我想要雪鷹出面,這樣大法師肯定更重視悠月。”

    “哦,這點小事,孔海叔叔盡管放心。”東伯雪鷹點頭應允。

    大法師,收弟子就是死要錢。

    親傳弟子,五萬金幣!

    記名弟子,五千金幣!當然是有名額限制的。

    可五萬金幣……對儀水城的貴族們而言是一個天價,至今也就東伯雪鷹送上銀月狼王心髒,滿足了大法師!

    記名弟子‘五千金幣’也很高了,許多貴族想要通過東伯雪鷹求情,就是想要節省一點金幣。

    而孔海……竟然準備好了五千金幣!那東伯雪鷹僅僅出面說一聲即可,這的確是小事。

    “以後,悠月跟隨大法師學法術,長期居住在雪石山,也還請雪鷹你多多照顧。”孔海說道。

    “小事,城堡內的房子多的是,我會給悠月留一處的。”東伯雪鷹說道,他是經常在後山竹樓修行,這種事情吩咐一聲就可以了。

    “哈哈哈……說起來,當年我和你父親還說過,如果你們倆孩子相處的好,讓你們結成一門親事呢。”孔海哈哈笑道。

    “父親。”悠月滿臉通紅。

    “還是要看你們自己的意願,當初你父母也是這麼說的,不強求。”孔海笑著說著,“如果我有一個儀水城第一高手的女婿,哈哈,嘴巴都要笑歪掉了。”

    “父親夠了。”悠月有些忍不住了,她年齡還小,臉皮薄,有些受不住了。

    孔海笑看著自己女兒。

    當年他和東伯烈夫婦聊天時的確聊過兒女結親的事,可東伯烈夫婦都說‘看孩子意願’。

    不過此刻他又重提!

    就是因為……他很看好東伯雪鷹,希望自己這女兒和東伯雪鷹結成夫妻!一旦真的成了,他孔家地位也將水漲船高。

    甚至,他都不在乎白源之大法師!拜師學徒?他一個商人,女兒隨便選一個天階法師當老師就足夠了,何必花費五千金幣拜大法師?

    這五千金幣,為的不是大法師!

    為的是東伯雪鷹!

    因為大法師居住在雪石山!

    他要讓女兒,居住在雪石山,和東伯雪鷹朝夕相處!時間久了,自然女兒很有可能和東伯雪鷹走到一起。

    一個商人目光要長遠,懂得什麼時候該下本錢,孔海從一個軍隊士兵退役能混到如今一個頗有些名氣的商人,還是很有能耐的。

    ……

    當天,東伯雪鷹就親自出面引見,見白源之大法師!

    收了五千金幣,白源之更是老臉笑成一團花,承諾會好好栽培孔悠月的。

    當晚孔海離去,囑托東伯雪鷹幫忙照顧孔悠月。

    其實……

    東伯雪鷹年齡也不小了,從小早慧,完全能看出孔海的心思,這也有孔海故意暴露的緣故!對這個小時候曾經見過的小妹妹‘孔悠月’,東伯雪鷹還真的沒什麼心思,因為現在的孔悠月還小,過年後也就才十三歲,身體還沒完全長開,就一個青澀小丫頭而已。

    “咻。”“嘩。”

    長槍飛舞。

    東伯雪鷹獨自隱居在後山竹樓,練著槍法,槍影呼嘯,飛雪神槍自然引動雪花飄飄,雪花中的黑衣少年身影都縹緲不定,人影和槍影仿佛化為一體。

    “雪鷹,雪鷹。”獅人銅三親自趕來,大步飛奔,踐踏在一些冰凍的積雪上都讓冰凍裂開。

    “銅叔?”東伯雪鷹收槍。

    “龍山樓樓主司安大人來了。”銅三說道。

    東伯雪鷹眼楮亮了,終于來了,父母終于有消息了嗎?

    “我們走。”東伯雪鷹顧不得收拾換衣服,立即和銅三朝城堡趕去。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雪鷹領主》,方便以後閱讀雪鷹領主第五章 孔悠月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雪鷹領主第五章 孔悠月並對雪鷹領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