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太古時代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我吃西紅柿 書名︰雪鷹領主

    “好吧。”獅人銅三只能忍住好奇心,反正吃完晚飯就知道了,這點耐心他還是有的。

    “哥哥,我回來啦!”

    青石和宗凌騎著一匹飛霜馬駒帶著一群騎兵們耀武揚威的回來了,儀水城畢竟是整個帝國最低規格的縣級城,在整個儀水城境內,雪鷹領東伯家族都是排在前十的家族之一,所以青石每次去儀水城玩,還是大張旗鼓頗為霸氣的。

    弟弟每一天能過的開心,也是東伯雪鷹樂意看到的。

    ……

    吃完晚飯,玩了一天的青石也累的很快就去睡覺了,東伯雪鷹、宗凌、銅三卻都來到了書房內。

    “來雪鷹的書房做什麼,銅三,你怎麼這麼一幅激動難耐的表情,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宗凌還一頭霧水中。

    東伯雪鷹則是笑眯眯已經到書架旁開始尋找自己當初看過的那本書籍了。

    “我來跟你說!”

    銅三深吸一口氣,“雪鷹他今天將那一頭過萬斤的三階魔獸肉烤熟了,然後他一個人將它全部吃光了!”

    宗凌瞪眼。

    一個人,吃過萬斤的肉?是人類嗎?這是巨龍吧!

    “他現在的實力,恐怕一招就能擊敗你我了。”銅三繼續道,“練武場的煉金假人,等會兒你可以去看看,被雪鷹的長槍三下砸下去就支離破碎了,連雪鷹那一桿長槍都承受不住力氣崩斷了。”

    “什麼!”宗凌震驚。

    雪鷹的那一桿長槍重五十斤,也是煉金大師所煉制,雖然是不入階的兵器,可讓一名天階騎士用也綽綽有余了,而且長槍槍桿本身就擅長蓄力,要讓長槍崩斷?這得多大的力氣啊。

    “到底怎麼回事?”宗凌問道。

    “我也想知道,不過雪鷹說了,要一起告訴你我兩個人。”銅三看向雪鷹,宗凌也看過去。

    東伯雪鷹翻看著書架上的書籍,很快就找到了,迅速的翻開一頁頁,找出了當初看過的那一頁,用手指在其中一段話上劃出痕跡,笑著將這書籍遞給宗凌︰“宗叔銅叔,就這一本傳記故事,你們將這一段話仔細看看,估計就明白了。”

    “哦?”宗凌好奇接過,銅三也伸頭看著。

    宗凌先看了下書籍的封面,這是這本書的名字《砍柴騎士》。

    “是他,砍柴騎士?”宗凌、銅三也微微一怔,他們倆雖然不怎麼看書,可在冒險時也听過不少傳說,其中‘砍柴騎士’的故事傳的非常廣,這位砍柴騎士就是五千多年前的一位騎士,之所以名氣大,是因為他實力非常強。

    曾經就是一個山村樵夫,後來踏上騎士之路,在稱號級時,就一斧頭砍死過超凡生命!在超凡生命時,在超凡中更無敵手!

    他的稱號就是‘砍柴’,這是他自己選的。

    他被尊稱為那一個時代‘最強超凡’,他的強,是在于任何一個超凡生命都抵擋不住他幾斧頭!就是這麼可怕。

    “你們先看那一段話。”東伯雪鷹笑道,在童年時期他也曾經崇拜過這位砍柴騎士很久,因為實在是太霸氣了,他一生喜歡砍柴,把敵人也當木柴砍,什麼巨龍惡魔,都一樣砍!

    “嗯。”宗凌回頭再看那一段話,銅三也盯著看——

    “對,砍柴騎士就是在這一刻覺醒了身體內潛藏著的傳說中的的巨斧血脈。筆者在這需要解釋一下,所有的人類,包括你我,在身體內其實都潛藏著無數的血脈。”

    “整個帝國的位面世界,在誕生時期,整個位面是沒有任何生命的,那時候位面世界環境極為惡劣。”

    “漸漸的,位面世界經過漫長歲月的孕育,終于誕生出了一群強大的生命,他們就是太古時代最早期的生命!他們每一個都擁有著移山填海的可怕實力,扛著一座大山四處奔跑,撕殺一條巨龍喝血吃肉……巨龍在他們面前都很弱小,連位面之外的神靈們也不敢降臨。”

    “這些強大生命們,不斷繁衍,繁衍出了人類!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類體內,都有著這些太古時代生命的血脈。”

    “並且在往後的漫長歲月中,神靈也降臨過,在人類中留下後裔。”

    “人類不斷繁衍,恐怕隨便一個人類,往上追溯萬年,在血統上都能追溯到同一脈。”

    “每一個人類,都有這些太古生命以及神靈的血脈。當然都是極為極為稀薄的一絲絲。”

    “直系後裔血脈更為強大,像我們龍山帝國的開國大帝‘龍山大帝’在成為神靈後所有的一個兒子,也就是傳說中的十二皇子,生來就是超凡生命!就是因為他父親是一個極為強大的神靈,他體內的血脈讓他生來就是超凡生命。”

    “太古時代、遠古時代、上古時代……到如今,我們都只是凡人而已,那些強大生命的血脈太稀薄太稀薄。”

    “不過偶爾還是有覺醒太古血脈的,有的是巨斧血脈,有的是神箭手血脈,有的是擅長奔跑的血脈……有的能夠瞬移,有的能夠操縱閃電,有的據說能夠千變萬化,有的近乎不死之身……”

    “不過根據筆者統計,覺醒太古血脈者初時一鳴驚人……可之後卻泯然眾人,幾乎都難以跨入超凡。我為何推崇砍柴騎士,就是因為他平靜看待自身血脈,最終成為了那一時代的最強超凡!”

    “在砍柴騎士覺醒了太古血脈‘巨斧血脈’後,他接下來便遇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女人,詳細如何,且听筆者細細說來……”

    整本厚厚的傳記故事,關于太古血脈僅僅就這麼一段。

    接下來就是砍柴騎士的傳奇人生了。

    “太古血脈?”宗凌、銅三都看向了東伯雪鷹。

    “嗯,我應該就是覺醒了太古血脈。”東伯雪鷹道。

    “什麼血脈?”宗凌好奇。

    “會不會瞬移?”銅三更是激動興奮,“操縱個閃電看看?來個火焰瞧瞧?”

    “不會。”

    東伯雪鷹無奈道。

    太古血脈分很多種類,畢竟位面世界最早期孕育的太古生命有一群的,而自己覺醒的這個,則是相對比較普通點。

    “這書中說太古血脈都有一些擅長的?”宗凌道。

    “其實特殊手段施展起來都是很苛刻的。”東伯雪鷹說道,“我的特殊手段就是一個——力量爆發翻倍!”

    “翻倍?”宗凌、銅三都心動火熱。

    他們也想有啊。

    哪一個騎士不想力量翻倍?雖然沒有瞬移、千變萬化之類的特殊,可力量翻倍還是很實用的。

    “不過一旦引動爆發力量,我的體力也會加速消耗。”東伯雪鷹道,“平常我鏖戰一個時辰都不累,可一旦拼命,怕是一會兒就得精疲力盡了,所以我搏命的時間很有限。”

    “現在實力怎樣?”宗凌好奇。

    “正常戰斗時,估摸著流星騎士實力!”東伯雪鷹說道。

    “那力量翻倍不就是銀月騎士了?”宗凌、銅三都很興奮。

    “只是力量變大,在速度方面就比銀月騎士差一籌了。而且持續時間又短。”東伯雪鷹笑道。

    “就算這樣,你也是整個儀水城如今實力最強的了。”宗凌期待,“哈哈,我就說嘛,雪鷹你這麼勤奮,修煉槍法到如今近十年了,都沒產生斗氣明顯很不正常!果真不爆發則已,一爆發則驚人啊。”

    東伯雪鷹笑了笑。

    其實這次覺醒,東伯雪鷹也有自己的想法。

    每一個人類都潛藏著太古血脈,什麼一代代繁衍了不知多久後,大家都很稀薄,為何有些人能覺醒?

    東伯雪鷹沒有太多例子可以參照,但是從‘砍柴騎士’可以看出一點,這是一個很喜歡砍柴的家伙……一直喜歡砍柴,最後覺醒的巨斧血脈!而自己修煉槍法對手臂手指力量的壓榨每天都到了極限,必須泡藥浴才能恢復。

    每天這麼拼命,或許也是覺醒了這力量血脈的誘因吧!

    東伯雪鷹不知道自己覺醒時,隱約看到的巍峨咆哮巨人到底是誰,所以就將自己的太古血脈簡單稱之為‘力量血脈’。

    “現在只是開始。”東伯雪鷹說道,“就像一個普通人的身體,在斗氣滋養下不斷成長。我能感覺到我的身體在斗氣滋養下,也在不斷強大。”

    “哈哈哈……”宗凌和銅三都笑了起來。

    他們今天太開心了。

    原本他們都認為當初那個年幼的孩童喊出的誓言,只是一個孩子的渴望罷了,當時在場的其他人都沒有相信過……東伯雪鷹真的能救他的父母。因為那太難了!

    可今天,他們倆都看到了希望!

    “對了,從今天開始我也不需要泡藥浴了。”東伯雪鷹笑道,“我的身體雖然稱不上不死之身,可恢復力卻比藥浴要強的多。”

    說著東伯雪鷹拿起書桌上的一把刻紙刀在掌心上劃了一刀,劃出了一道傷口,如果藥浴的話,第二天能完全恢復。

    可此刻掌心的傷口卻迅速的愈合,僅僅一個呼吸時間,傷口完全消失。

    其實越強大的身體,恢復力都會越驚人。

    像銀月騎士的髒腑器官都會在斗氣滋潤下蛻變,身體恢復力就很驚人。稱號級騎士身體可以得到天地力量的沖刷……更是近乎不死之軀了,比東伯雪鷹的還夸張。雖然都說稱號騎士可以用凡人來耗死掉,可那也僅僅是理論上可以。

    畢竟代價太大了。

    真的派出大軍,稱號騎士早就溜掉了,根本不給包圍機會。

    殺稱號騎士,一般都是同樣的稱號級戰力,或者是超凡出手。

    “哦,還有一件重要事,過兩天,我準備去一趟儀水城。”東伯雪鷹忽然說道。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雪鷹領主》,方便以後閱讀雪鷹領主第十二章 太古時代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雪鷹領主第十二章 太古時代並對雪鷹領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