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槍法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我吃西紅柿 書名︰雪鷹領主

    “吾,夏族‘玄冰騎士’谷元寒,留槍法于此。”

    金箔書頁上還畫著密密麻麻的圖案,是一個小人在演練槍法。

    “嗡——”

    一股神秘浩蕩的力量,讓書房內的空氣都在震動。

    “嗯?”東伯雪鷹吃了一驚,抬頭看著眼前,只見翻開的金箔書籍正上方開始有蒙蒙的銀白光芒出現,化作了一名仿佛乞丐版的老者,這銀色光影‘乞丐老者’是一個微型人影,僅僅也就一本書的高度,手持一桿長槍。

    鋪面而來的冰冷氣息,讓東伯雪鷹都情不自禁打了個寒顫。

    “嘩!”光影乞丐老者手持長槍,一招一式練習起來,長槍如龍,或是怒刺,或是抽打,或是格擋……

    太熟悉了,這正是東伯雪鷹從六歲開始就一直在練的槍法,一套在整個龍山帝國都非常普遍的槍法,叫——《心意槍法》。

    《心意槍法》傳遍天下,是最簡單最基礎,號稱一切槍法的源頭,它沒有特別厲害的殺招,全部都是基礎招式,許多槍法高手在剛剛接觸槍法時都是從《心意槍法》開始。

    “我練了心意槍法也快三年了,怎麼沒感覺,這槍法這麼厲害?”東伯雪鷹瞪大眼楮看著眼前的光影演練,這光影乞丐老者簡單的一個刺槍,槍身猶如游蛇是旋轉刺出,刺的威力讓東伯雪鷹都感到忍不住心悸,收回時同樣槍身反向旋轉收回。

    從六歲開始練,如今自己八歲,且如今都是冬天了,的確練槍近三年了。

    “父親傳我的槍法很標準啊,他也是按照這一套槍法一招招教我的,可為什麼我感覺,我的槍法和他的不同?”東伯雪鷹仔細看著。

    同樣基礎槍法。

    大師演練,和新手演練就是不一樣。

    “內有一股勁,每一槍都有一股勁,仿佛全身力道都完美的在槍上。”東伯雪鷹隱隱有所判斷。

    書籍打開著,這一套《心意槍法》就在一直演練。

    過了半個時辰,都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了,東伯雪鷹這才翻開書籍到下一頁。

    這一頁上就是密密麻麻的文字了。

    “槍法重根基,我所授第一套槍法便是萬法源頭《心意槍法》,當你練到真正的圓滿之境時,才有望將我的槍法修煉入門。”

    “下附有一套斗氣運轉法門。”

    “我的槍法,以快著稱!這套斗氣運轉法門,能夠讓你出槍更快。”

    其他密密麻麻文字就是斗氣運轉的口訣了。

    這位超凡騎士說的很隨意,可實際上這套法門乃是無價之寶!同樣層次的兩名騎士,一名才出兩三招,可對手憑借特殊的斗氣運轉法門卻出了四五招了,恐怕雙方交手沒幾下就分出勝負了!

    “我之槍法,為《玄冰槍法》,分三重境界。”

    “第一重為飄雪,學會這一招,便算是入門了,也算是一名槍法大師了。”

    “第二重為血雨,學會這一招,稱號級足以縱橫,有望踏入超凡!”

    “第三重為玄冰,每一位超凡都有自己的路,這這一招代表我的超凡之路,所以我為玄冰騎士!我的路並不一定適合你,你若是能走到這一步……或是可以借鑒一些斗氣運轉技巧。”

    東伯雪鷹看的激動。

    不愧是超凡騎士留下的槍法,一直通往超凡啊!

    繼續往後翻,後面一頁是《玄冰槍法》密密麻麻文字解釋,還有一些特殊的斗氣運轉技巧……這些文字解釋,足足寫了二十多頁,說的很直白,東伯雪鷹也能明白這位前輩到底說的什麼,可終究槍法太低,根本沒法學這套槍法。

    翻到最後一頁。

    上面是一些密密麻麻圖案,圖案上方立即引動光芒,產生光影乞丐老者,開始演練《玄冰槍法》。

    乞丐老者先是正常演練一遍《玄冰槍法之飄雪》,感覺就是快!一出手仿佛出了數百槍數千槍,好似無數雪花飄飄……至少東伯雪鷹的肉眼根本看不清。而後又慢吞吞演練,仿佛慢動作,東伯雪鷹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接著又演練《玄冰槍法之血雨》,最後演練《玄冰槍法之玄冰》!”

    這套槍法,就是一個字——快!

    追求快的極致。

    ……

    當然,還得從基礎《心意槍法》練起,等這槍法那一天真正圓滿了,那《玄冰槍法》最簡單的‘飄雪’才能學會,否則根本學都學不會。

    ******

    晚上東伯雪鷹又得哄弟弟睡覺,弟弟是真的很黏人,在床上鬧騰了大半個時辰才最終睡覺。

    第二天清晨,吃完早飯後。

    練武場。

    “這個練武場。”東伯雪鷹掃視了眼,過去父親也天天在這練。

    “開始吧。”

    東伯雪鷹穿上了負重,開始奔跑了,奔跑範圍是沿著整個內城堡,內城堡佔地也有一里,繞著一圈就幾里地了,這也是每天訓練的熱身,東伯雪鷹早就習慣了。

    奔跑完後回到練武場脫去負重,全身一身汗,舒服的很,走到了短矛區,這里放著大量的短矛,每一桿短矛大概五斤重,是專門給東伯雪鷹定制的。

    “著。”拿起短矛,隨手一甩,便射在八十米外的厚厚標靶上,這塊標靶上面早就無數傷口了。

    “去,去,去。”

    東伯雪鷹奔跑起來,同時還甩出短矛。

    折返跑甩射!

    在移動中射中目標……

    “給我扔。”東伯雪鷹喊道。

    “是,主人。”在一旁听命的僕人們拿起了一些小標靶,開始扔了起來,飛在空中,東伯雪鷹在近八十米外奔跑中甩出短矛,有時候射中,有時候差一點,顯然運動中射移動目標還差些。

    用父親的話說——短矛僅僅只是輔助,奔跑時甩射運動目標都能百分百中,以後每天練習兩百次熱熱身保持感覺即可。

    ……

    一千次短矛結束,東伯雪鷹感覺雙臂很酸,全身大汗淋灕,他早就習慣了。

    短矛結束後。

    東伯雪鷹開始了一套拳法,是鍛煉身體全身筋骨肌肉的,也是一門中品斗氣法門,叫《火焰三段法》,父親花了不少錢才弄到這一門法門,當初父親在軍隊中學到的斗氣法門只是下品。

    斗氣法門在身體疲累時修煉效果最好!

    拳法剛柔並濟,配合呼吸,練起來全身舒坦,隱隱有神秘力量在鑽入體內,每一處都麻麻的,體力也在迅速恢復。

    練了兩遍《火焰三段法》,雙臂也恢復正常了。

    “好,開始練槍法。”

    東伯雪鷹拿起了旁邊的一桿長槍,因為他的身高緣故,長槍也就一米八長,重約十斤。

    “喝。”東伯雪鷹開始練起來了《心意槍法》。

    這套槍法他練了近三年,已經很熟了,不過今天感覺卻完全不一樣。

    “對,這樣發力才舒服。”東伯雪鷹昨天看了超凡騎士演練槍法,自己演練時情不自禁模仿那種感覺,頓時很有收獲。

    “刺。”

    左手虛握住長槍,右手抓著槍尾,陡然發力。

    右腕一旋!

    長槍仿佛一條大蛇自身就產生旋轉力道,陡然刺出!如果是敵人,就會發現長槍明明指著自己的臉,可旋轉著射過來時,槍尖卻是刺入了喉嚨!這一‘旋’,一有變向迷惑敵人之效,二也有增加旋轉穿透力之效,乃是這一招之其中一個關鍵處。

    “噗!”槍尖刺在了前方固定在地面的一個煉金假人身上,這假人內部乃是金屬鑄就,表面有一層煉金材料,非常堅韌且具有自動恢復性,至少星辰級以下根本傷不了,整個練武場也就放置了五具假人,因為每一具都價值五百金幣!

    在母親的法術實驗室,還有一具更珍貴的煉金假人,都是母親實驗用的。

    “刺,刺,刺。”東伯雪鷹一次次發力。

    中平刺,低刺,高刺。

    刺左邊,刺右邊。

    一個簡單的‘刺’卻是槍法最主要招數,每一次刺,東伯雪鷹都回憶超凡騎士演練槍法的感覺。

    當全力刺了一千次後,東伯雪鷹的右手已經非常酸痛了,全身都是汗水,過去訓練一般只是五百次,可現在他在壓榨自己。

    “噗。”再一次全力刺向煉金假人時,反震力道讓自己手一麻, 當,長槍跌落到底。

    東伯雪鷹跪坐在地上,喘息著,全身都是汗,看著地面上那一桿長槍。

    雖然很有決心,可當身體無比疲倦時還是想要放棄啊。

    東伯雪鷹抬起頭看向旁邊,在過去,父親都會站在旁邊怒斥自己。

    “孬種!”

    “這就累了?這才刺了三百次!以你的身體,刺五百次才算正常,刺一千次才會很疲倦,一千五百次怕才算到極限!就算到了極限,就算傷了身體……你晚上也有藥浴!這藥浴,就算你身體被劃拉出個傷口,就算你骨折……泡了藥浴第二天都能生龍活虎,你的條件多好,比我當初好多少?五百次都做不到!給我起來!”

    “給我起來,不起來就是孬種!”

    “才五百次,你這個貴族少爺都做不到?”

    “給我起來,我東伯烈的兒子不是孬種!”

    “起來!”

    父親的吼聲依稀在耳邊響起。

    “起來,給我起來。”東伯雪鷹抓住了長槍站了起來。

    “刺。”

    東伯雪鷹再次全力刺出。

    “父親啊,真的很想再听听你來罵我啊,罵我孬種我都開心。”東伯雪鷹紅著眼,瘋狂的一次次刺著,只有失去時,才會意識到那一切多麼珍貴。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雪鷹領主》,方便以後閱讀雪鷹領主第五章 槍法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雪鷹領主第五章 槍法並對雪鷹領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