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分離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我吃西紅柿 書名︰雪鷹領主

    雪鷹抱著弟弟在一旁又緊張又吃驚,這個灰袍青年是母親的哥哥嗎?

    “哥哥,這麼多年了。”墨陽瑜露出笑容,“能夠再看到你真的很開心,你已經跨入星辰境界了,是銀月法師了?”

    “嗯。”灰袍青年點點頭。

    法師的星辰境界,同樣是流星、銀月、稱號三個大級別。

    這位灰袍青年赫然便是銀月法師。

    即便在家族內,他地位也頗高。

    “憑一己之力成為銀月法師,在家族年輕一代也排在前三了吧。”墨陽瑜羨慕道,“等哥哥你成為稱號大法師,那就了不起了。”

    “家族中至今都沒有稱號大法師,想要跨入稱號級何其難。”灰袍青年感嘆道。

    稱號級……

    意味著,在整個龍山帝國都擁有著一個特有的稱號!這是絕對值得尊敬的可怕存在,達到了凡人的極致!再進一步便是超凡生命了。

    這銀月法師看似厲害,能輕易毀掉一支軍隊,可在稱號存在面前……恐怕連法術都施展不出來。

    “你違背了家族法規,你要知道,我們家族傳承一千余年靠的就是家族法規!”灰袍青年說道,“沒有規矩再興盛的家族也最終會敗落,我們家族有落魄時可如今再度興盛。就靠的族規,而違背族規,就必須得接受懲罰。”

    “告訴我你的選擇吧。”灰袍青年說道。

    頓時氣氛凝固了,旁邊的東伯烈、獅人壯漢、抱著弟弟的雪鷹,個個都緊張無比。

    “我是貴族,我受帝國法律庇護!你不能違背帝國法律抓我們走,你雖然強大,可違背了帝國法律……你也只有死。”墨陽瑜盯著自己哥哥。

    “貴族?”

    灰袍青年搖頭,“不到最後一刻你真的不死心啊,別看了,我這次來,的確帶了諭令過來。”

    墨陽瑜、東伯烈、獅人壯漢臉色都大變。

    灰袍青年伸出右手,右手憑空出現了一金色的卷軸,他展開卷軸一股神秘的力量彌漫開來,抱著弟弟的雪鷹也感受到這股力量,只感覺超然神秘,情不自禁心生敬畏。

    “帝國法令,墨陽族諭令,家族子弟墨陽瑜,判罰禁閉百年!男爵東伯烈,判罰苦役百年!執行人,墨陽琛!”灰袍青年的聲音響徹城堡。

    東伯烈墨陽瑜夫婦二人相視一眼,有著一絲解脫。

    “禁閉百年?苦役百年?太久了,這太久了。”一旁的獅人壯漢急了,“正常人壽命也就百年左右,就算跨入星辰級,壽命也就一百多歲,他們已經這麼大了,再禁閉百年苦役百年……不是一直禁閉到死、苦役到死嗎?”

    “不,舅舅,你是執行人,你救救我父母,救救他們。”抱著弟弟的雪鷹連喊道。

    一聲‘舅舅’讓灰袍青年身體一震。

    “救不了他們,誰都救不了他們,我墨陽家族族規森嚴,誰來說情都沒用。”灰袍青年搖頭。

    “嗚嗚,嗚嗚……”懷里的弟弟青石在哭泣,青石才兩歲還不太懂,可他能夠感覺到周圍氣氛。

    雪鷹也想哭。

    可他更焦急,他已經八歲了,很懂事了,父親母親要禁閉百年苦役百年,那真的是一直懲罰到死那一天啊!自己的父親母親啊,自己最重要的親人啊!

    “救救我父母,救救我父母。”雪鷹眼中有著淚水,“舅舅,你一定有辦法的,有辦法的。”

    “雪鷹別哭,石頭你也別哭。”墨陽瑜走過來蹲下來抱住了兩個兒子,她轉頭看向了灰袍人,“給我和東伯一點時間,好嗎?”

    “好。”灰袍青年點頭。

    *******

    雪鷹領的一座無名高山上,有著一座木屋。

    咚咚咚……

    山路震動。

    獅人男子‘銅三’正焦急騎著一匹飛霜魔獸馬駒,飛霜馬駒速度極快,這次出來更沒披甲,從雪石城堡趕到這座山頭僅僅盞茶時間。

    “宗凌,宗凌。”獅人那大嗓門老遠就急切喊了。

    木屋門開。

    一名銀色長發男子,一襲黑袍,黑袍裹著身軀,不過他卻露出了一條常人大腿粗約莫近兩米長的青色蛇尾,那無法隱藏的蛇尾說明了他的身份——正是獸人族的蛇人!而且面孔和人類一樣,顯然只有蛇人中血脈最珍貴的王族——六臂蛇魔!

    因為有六條手臂,所以平常時候他都是裹著黑袍,不想讓人總是盯著他的六條胳膊。

    “銅三,何事?”宗凌問道。

    “主人的家族終于追來了,還帶來了諭令。”獅人銅三都快哭了,“我們幾個當中你最聰明,你快想想辦法吧。”

    宗凌身體一顫,輕輕搖頭︰“墨陽家族已經動用了諭令,誰都救不了他們,除非成為傳說中的超凡存在,才會讓墨陽家族放出東伯他們倆吧。”

    “那,那……那真的沒辦法了?”銅三傷心。

    他忘不了。

    在他最黑暗最痛苦的日子,那個少女帶他玩耍,一年年,甚至最終逃離墨陽家族,他都毫不猶豫的忠誠追隨,一次次冒險,無數的生死,在他心中……他的主人甚至比他的命還要重要!

    “沒辦法,是阿瑜讓你過來的?”宗凌問道。

    “嗯,是主人讓我找你過去。”銅三道。

    “走吧,總要再見他們一面。”宗凌在黑袍下的拳頭握的很緊,鋒利的指甲都刺入掌心,不管是東伯還是阿瑜,都是和他經歷了一次次生死的同伴啊,他此刻怎能不急不悲憤?可他沒有辦法,加上本性不喜將情緒表露在外,他幾乎永遠那麼冷靜。

    “走。”

    木屋旁也有一匹飛霜魔獸馬駒,宗凌和銅三立即都騎馬迅速趕往城堡。

    ……

    雪石城堡內。

    東伯烈夫婦二人正在和兒子雪鷹交代囑托。

    “雪鷹,這個吊墜是一件儲物法寶,內有儲物空間,極為珍貴難得,它的價值就抵得上整個雪鷹領。”墨陽瑜將自己脖子里的吊墜取出,“從今天起它就是你的了,你千萬保密,除了你銅三叔叔、宗叔外,別告訴第三個人!就連你弟弟都別說,你弟弟畢竟還是個孩子,口無遮攔,說不定就會暴露出去了。”

    領地在那,沒法奪。

    可一件儲物法寶一旦暴露,是很容易遭到搶奪的。

    “母親你帶著。”雪鷹連說道。

    “我和你父親被帶走,身上的寶物也會被搜走的。”墨陽瑜手指輕輕在雪鷹的手指一點,一滴鮮血被取出,墨陽瑜默默念著咒語,很快一滴鮮血形成了一法術圖形烙印在吊墜上,雪鷹立即感覺到自己的精神能聯系到吊墜內部。

    吊墜內部正有著一些材料以及金幣,還有著卷軸。

    “城堡內最重要的寶物都放進去了,對了,你父親那還有一件寶物。”墨陽瑜看向一旁的丈夫。

    東伯烈從懷中取出了一本金色書籍。

    整個書籍完全由金箔構成,金子能夠保存漫長歲月而不損,只有極為珍貴的書籍才會用金子來做。

    “這是一本超凡生命留下的槍法。”東伯烈笑道,“我之前教你的基礎,也是這本槍法的基礎!那些古老的大貴族都有三四本超凡生命留下的秘籍,我們家不多,就這一本,還只是槍法的。所以我從小教導你槍法。你好好學,也切記不可泄露,除了你宗叔、銅三叔叔不能告訴第三人……哈哈,這本秘籍當初獲取時他們也在場。”

    “嗯。”雪鷹接過這金色書籍,立即感覺一股奇異波動彌漫在書籍上,隨即心念一動就收入了儲物吊墜中。

    “走吧,出去,等你宗叔和銅三叔叔來。”

    ……

    東伯烈、墨陽瑜夫婦二人帶著雪鷹、青石兩個孩子,在廳內等著,很快兩道身影沖了進來。

    正是銅三、宗凌。

    “東伯,阿瑜。”宗凌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

    “在走之前得麻煩你們倆了。”墨陽瑜微笑道,“銅三性子粗,整個領地他管理不好,所以領地就要靠宗凌你了,教導雪鷹他們兩個孩子也要靠你了。”

    “放心吧。”宗凌點頭,“交給我。”

    “雪鷹,記住,整個領地的事情都交給你宗叔,待得你十八歲才能正式接管。”墨陽瑜看著自己兒子,她擔心沒人輔助,兩個孩子恐怕很快被一些外人吞吃干淨。

    “嗯。”雪鷹抱著弟弟。

    而弟弟青石縮在哥哥懷里,他已經不傷心了,可卻有些畏懼,他畏懼宗凌和銅三。

    畢竟才是兩歲的孩子,對于長著獅子腦袋的銅三以及有著蛇尾的宗凌是有些害怕的。

    “母親,你告訴我,墨陽家族到底是哪里的,我到底怎麼才能救你們?”雪鷹忍不住急切道。

    “救?”

    墨陽瑜、東伯烈相視一眼。

    “別想這些了,好好過日子,知道嗎?只要你們兄弟倆過的好,我和你父親就很開心了。”墨陽瑜說道,救他們?墨陽家族的法規何等的森嚴,要讓墨陽家族違背法規放他們,恐怕得是超凡生命吧,自己兒子成為超凡生命?他們想都不敢想。

    “告訴我,怎麼才能做到,一定有辦法的。”雪鷹焦急道。

    “等你得到龍山樓的黑鐵令,我就告訴這件事的詳細經過,到時候你自然知道該怎麼救。”旁邊的宗凌說道。

    墨陽瑜、東伯烈一愣看向了宗凌。

    “還是給這孩子一點希望吧。”宗凌說道。

    東伯烈听了也點點頭,雪鷹已經八歲了,而且從小聰慧,這次的事情不可能忘掉,給他一個目標或許更好點,東伯烈當即道︰“對,等你得到龍山樓的黑鐵令,你宗叔會告訴你一切!”

    “龍山樓黑鐵令?”雪鷹默默記住了。

    ……

    深夜。

    雪石城堡吊橋放下。

    城堡外銀甲男子和灰袍青年都站在那,東伯烈夫婦二人也在和兒子們告別。

    “雪鷹,帶好你弟弟,知道嗎?”墨陽瑜囑托道。

    “嗯。”雪鷹點頭眼楮都紅了,眼淚流了下來。

    “哇,哇……”雪鷹牽著弟弟的手,可弟弟青石忽然哇的大哭起來。

    墨陽瑜忽然忍不住蹲下來抱住兩個兒子,親著兩個兒子,東伯烈默默站在一旁眼楮也濕潤了。

    “我們走。”墨陽瑜一咬牙和丈夫朝遠處的灰袍青年處走去。

    邊走,他們還忍不住回頭。

    “哇~~~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弟弟青石哭著喊著。

    牽著弟弟的手,雪鷹也流著淚,高聲喊道︰“父親,母親,我東伯雪鷹發誓……一定會救你們回來!我們一家一定會團圓,一定會!”

    “我發誓!”

    “我發誓,一定會救你們!誰都阻攔不了!”

    雪鷹的喊聲在寂靜的夜空回響。

    墨陽瑜捂著嘴忍不住哭著,東伯烈也身體顫抖著,他們倆走上了那四翼禿鷲的背上。

    “走了。”灰袍青年輕輕搖頭。

    救。

    怎麼救?他這個當哥哥的也想救,可族規無情,墨陽家族的族規誰來說情都沒用,得超凡生命才能救吧。

    不但是他,就是東伯烈夫婦二人,都從來沒想過他們的兒子能救回他們,不是瞧不起自己的孩子,而是要救他們怕得是超凡生命,而超凡生命那根本就是傳說啊。

    “呼!”四翼禿鷲一振翅,立即沖天而起。

    禿鷲背上的東伯烈、墨陽瑜都轉頭看著下方,那城堡門口處,那一大一小兩個孩子那麼瘦弱,東伯烈夫婦心都揪起來了,他們怎麼舍得自己的孩子?

    “好好活下去,好好活下去。”墨陽瑜默默念著,她今生往後都將為自己的兩個孩子祈福,希望他們平安。

    雪鷹牽著弟弟的手,抬頭看著。

    禿鷲迅速朝遠處飛去,在遠處夜空中迅速變小。

    “不要走,不要走。”弟弟青石在哭。

    東伯雪鷹抱起了弟弟︰“石頭別哭,別哭,父親他們只是出去一趟,很快就回來了,哥哥和你保證。”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雪鷹領主》,方便以後閱讀雪鷹領主第三章 分離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雪鷹領主第三章 分離並對雪鷹領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