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初露鋒芒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成徵個 書名︰[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

    高申眼疾手快,立即閃身躲開,朱賢首未及反應,一下撲了個空。高申閃躲開之後,又跨步到朱賢首後面,欲搶下他手中搖晃的酒杯,可手還沒伸到一半,凌晨已經上前擋住了她。

    “朱先生,您喝多了,不如我讓人帶你去休息一下。”

    朱賢首呲牙看了看凌晨,翻了翻眼皮︰“哦,是凌總啊,我跟你說,我可沒有喝多,用不著休息。”

    “是嗎,我看您好像有點站不穩了,不如我叫保安扶您一把?”說著,示意高申去喊保安。

    高申看了一眼朱賢首,繼而轉身,迅速跑開了。

    “趕我走是嗎?剛才可是你把這位,介紹給我的,你什麼意思還用我說嗎?”

    凌晨偏頭笑了笑,一邊的嘴角微微上揚,神態頗為紳士︰“朱先生,我想您會錯意了。”

    “好啊,好啊,*生呢,讓他來評評理!”

    這朱賢首似是鐵了心要將事情鬧大,扯開嗓子就開始嚷嚷。在他沒有大肆喧囂之前,周圍已經有人頻頻側目,這晌,他一喊,人群便紛紛涌了過來。

    凌晨轉首看向阮憐,低聲吩咐︰“你先走,讓你助理來接,打電話給你經濟人,準備好公關。”

    阮憐皺了皺眉,听話地鑽出了人群。

    朱賢首見狀,便要上前,攔住阮憐︰“美女,哪里走。”

    凌晨挺身擋在了他跟前︰“朱先生,這就有點過了吧。”

    朱賢首眯縫著眼楮,裂開嘴,拍了拍凌晨的臉頰︰“想擋著我,沒門。”說完,便要硬闖出去拉阮憐。

    真是沒有酒品,凌晨舔了舔牙齒,下一個瞬間,原本禮貌翩翩的一張臉已經換成了邪魅狂狷的神色,他伸手扯住了朱賢首的衣領,隨後附在他耳邊低聲道︰“還想做生意的話,就別出聲,小心,到時候,雞飛蛋打。”

    朱賢首轉臉睨了一眼凌晨,面上神色很是猙獰,看那架勢,仿佛下一秒,就會像野獸一般張牙舞爪。

    “喲,這不是朱總嗎,怎麼,朱總對在下的招待,不滿意?”

    是*生,撥開人群,走到了他們跟前。

    “滿意?這樣我能滿意嗎?”朱賢首看了一眼*生,繼而,又轉頭狠狠盯著還扯著他衣領的凌晨。

    凌晨顯然動了怒,內心里其實不想這麼輕易就放過他,光天化日的就對阮憐動手動腳,而且,高申不過是上前拉了他一下,他就大發雷霆地想要動手打人,甚至還將事情大肆張揚,引來眾多好事之徒圍觀,這分明就是當眾打他的臉,鬧到這一步,這口氣,他怕是不能輕易咽下了。

    “晨哥,干嘛扯著朱總衣領啊,你瞧瞧,都給扯歪了。”*生上前,握住了凌晨的手腕︰“咱們朋友間感情好,也不能這樣玩鬧啊。”他用力攥了攥凌晨的手腕,同時朝他使了個眼色,並以嘴型告誡凌晨,“不要撕破臉。”

    凌晨皺了皺眉,與*生對視一眼後,心里不自覺地起了幾絲波瀾,確實,這時候,不宜撕破臉,否則,對他和阮憐都會造成不小的影響。罷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今天就先讓他一回。

    思及此,他暗自咬牙,將手從朱賢首衣領上拿了下來,又輕輕撫平了被他弄皺的布料︰“相識就是朋友,朱總,一定知道,我是和您開玩笑的吧,不開玩笑,咱們怎麼增進感情,您說是不是?”

    其實此時,朱賢首的酒已經醒了六七分,神智也漸漸恢復了清明,不過回憶起剛剛的一系列行徑,自己也是頭疼的緊,正愁著沒法下台呢,這晌,見*生來打圓場,凌晨也松了口,那他自然不敢再繼續端著,立即,舔著臉,順勢下了台階。

    一番寒暄後,三人一片言笑晏晏,全然沒了剛才橫眉冷對的一絲影子。

    ****

    鐘尋是大眾星探的記者,說是記者,其實只是雅稱,他這個職業的俗稱,應該是“狗仔隊”,但他成為“狗仔”剛剛三個月,對很多業內情況仍然不是很了解。

    此刻,他正坐在一台破舊的轎車內,咬著早晨在樓下超市買的白面包,他吃了幾口後,覺得有些干,于是擰開一瓶礦泉水,咕咚咕咚喝了起來,他現在蹲點的位置,距離*生的豪宅僅僅五百米遠。

    他今天的任務,說來其實很簡單,只要拍到哪些明星來參加這場聚會即可。而在聚會開始之前,他已經陸續捕捉了不少明星的鏡頭,而且,在聚會中途,他還拍到了鮮少露面的女神章妍書,當然,如此大的收獲立即讓他士氣大增,甚至令他一度忘記了早已蹲點超過十幾小時的疲乏、困頓。這晌,他低頭看了眼手表,發現時間尚早,于是,放下手中面包,又拿起了那台價值不菲的照相機。

    正在對焦的功夫,突然從豪宅的門口走出來兩位女性,未及遲疑,他迅速拉近了鏡頭。在鏡頭里,兩位女士,一個穿著白色曳地露肩禮服,一個穿著銀色半身亮片洋裝,一個美艷動人,一個英氣逼人,但單論氣質,還是短發的更能吸引他的視線,更直接的說,短發半裙的,更符合他的審美,是他的菜。

    但此刻,可不是琢磨他喜歡哪個美女的時候,工作才是正經事,于是,立即按下快門,拍下了兩位美女的倩影。

    隨後,他繼續跟拍,發現兩人上了一台黑色豪車,車牌號非常霸氣,想來車主應該來頭不小,約莫不是富商就是政要,眼看車子啟動,他馬上靈機一動,眼疾手快地拍下了那排漸行漸遠的車牌號。

    車子駛離視線後,他才拿起相機,仔細觀摩照片里的人,他將照片放大了數倍,手指移上二人面部時,才發現,那個穿著白色禮服的,正是眼下以嬌媚柔美著稱的當紅女星阮憐,而這一發現,無疑再一次增強了他的成就感,看來今天,真是沒有白挨累,至此也算是不虛此行了。可,阮憐身邊那位美女是誰呢?瞧這樣貌,不怎麼眼熟啊,難道是剛出道的小新人?

    他嘖了嘖舌,搖頭道︰“不像。”新人不會這樣舒適坦然,一臉沉著,剛出道的女星,大多扭捏羞澀,在公眾場合里更會時刻注意自己的形象,大部分時間,都會笑臉迎人,但是,又不能完全做到大方端莊。

    而鏡頭里的這位美女,不只神色堅毅,而且還不忘扭頭照顧走在身側的阮憐,相比之下,阮憐的臉色,卻不知為何顯得有些倉皇無措。

    莫非這位是阮憐認識的富家千金?

    他一拍大腿,發現這個猜測,最是合理。氣質清冽,舉止得體,眉眼間還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淡然自信,不會有錯了,這位不是千金就是名媛!

    晚間,回到工作室以後,鐘尋立即將照片拿給上司胡年驗收。

    胡年翻動著相機,一臉嚴肅。末了,抬頭冷不防說了句︰“找到爆點,寫完給我。”

    這樣冷清的語氣,三個月來鐘尋已經適應的差不多了,工作就是工作,生活就是生活,胡年是個將工作和生活分得清清楚楚的人,雖然下班後,他算是個自然隨和的領導,但工作時,他絕對是個說一不二的上司。

    “那個……”

    “有什麼,問。”

    鐘尋欲言又止,躊躇了一陣,拿過相機,翻到阮憐那幾張照片︰“胡sir,您認識,這個短發女孩嗎?”

    胡年皺了皺眉,轉著眼珠,開口道︰“有點臉熟,記不起來了,你去查查,八成是哪個富家千金。”

    “您有沒有覺得阮憐似乎有點無措,我覺得這里應該可以做些文章。”他指著阮憐的面部,看向胡年。

    胡年拿過相機,仔細瞧了瞧︰“去查查,這個短發女什麼身份,我去聯系參加聚會的人,你先去忙。”

    話罷,胡年摸出手機,撥通了電話。鐘尋見狀,悄悄退出了胡年的辦公室。

    他決定回去,再仔仔細細地觀察一遍照片,這里面一定有故事,這點,他很篤定。

    第二天早晨,凌晨還沒上班,阮憐的經濟人,也即公司的副總姜輝,已經給他打了不下四個電話。

    等他終于,不耐地接起電話時,听到的消息,卻是他撞破腦袋也沒想到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方便以後閱讀[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第19章 初露鋒芒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第19章 初露鋒芒並對[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