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旁人(番外)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成徵個 書名︰[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

    凌衍比凌晨大七歲,他讀大四的時候,凌晨還在讀初中,等他畢業工作了幾年以後,凌晨才讀高中。

    他開始工作的時候,正是公司人員更新換代的關鍵時期,員工比例基本處于青黃不接的狀態。為了能繼續保持祖母和父親辛苦打下來的基業,他從底層做起,一路虛心學習,勤奮努力,無論面對多麼艱苦的條件和挑戰,他都秉持著一顆堅定果敢的心,一路披荊斬棘、櫛風沐雨,他就像一個姍姍學步的孩童,一點一點,一步一步,鉚著勁,將自己從一個什麼經驗都沒有的愣頭青,逐漸打造成了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管理者。

    而他的努力,認真和付出也最終獲得了公司元老、股東、父親、甚至祖母的認可。

    但,有一個人卻無論如何不能認可他。這個人,就是凌晨。

    其實,凌晨不只不能認可他,甚至,有些恨他。

    他上大學的時候,有一個女朋友叫程錦,她是個異常溫柔又體貼的女孩。在上大學的時候,他就認定了她,並且決定畢業後就和她結婚,所以有一天他將這女孩帶回了家。

    那時,祖母、父親都很喜歡女孩,唯獨凌晨沒有表態,或者,當時那樣桀驁叛逆的他,根本不屑于表態。

    後來他畢業後,當真的娶了女孩,于是她來到他的家,開始像個女主人一樣,照顧家里的一切。

    只是,凌晨對她的到來,不僅不歡迎,而且有些反感。但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凌晨竟然不再排斥她,甚至有一天,他還特意跑到書房讓他對程錦好一點。

    他失笑,感概妻子的日子終于苦盡甘來。

    他不知道她用了什麼方法,也不知道她投注了多少心血,才得以讓他轉變,但他知道如妻子一般聰明、睿智的女子,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會成功。

    只是,他不知道的事情,凌晨卻都記得清清楚楚。

    他永遠,記得那個總是微笑著的女孩,記得那個溫柔又細心的女孩,記得那個虛弱地躺在病床上,面孔蒼白,卻仍舊善解人意地,安慰他的女孩。

    第一次見到她時,他還小,不懂什麼是親情,更不懂什麼是愛情,他只是覺得,她長的不難看,行為舉止也不怎麼惹人討厭,可那時他的世界,哪有這麼多彎彎繞繞、九曲回腸,只是沉迷游戲,叛逆打架,就已經佔據了他全部精力,他當然沒有多余的時間來關注她,更不想放棄其他玩樂的時間討厭她。

    反正愛誰誰。他無所謂。

    後來,她成了他的嫂子,這時他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她不再是一個不足考慮的無名小卒,她有了名分,有了地位,甚至開始打理家中的一應事務。

    他想,這里終究也成了她的家,而他再也不能肆無忌憚地亂沖亂撞,因為她隨時有可能,突然出現在他左右,並將這種情形告知家里的其他人,這認知讓他瘋狂,讓他覺得自己的*受到了毀滅性的侵犯,雖然那時,他還不能真正了解什麼是*,但他覺得,他不能再自由自在地生活,無所顧忌的放縱,而是必須學會瞻前顧後,左右思慮,這就是侵犯了他的權利。

    這種感覺很不妙,不妙到令他想打人,當然,他也真的打了人。和幾個當街對他挑釁的小混混。

    最後,肯定是兩敗俱傷,他掛了彩,對方幾人也沒好到哪去。當他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時,她還在客廳看電視,好像在等下班回家的凌衍,只是還沒等到凌衍,卻看到了一臉青腫的凌晨。望著他的臉,她有一刻的怔然,但轉瞬便恢復了平靜,正想起身跟他說些什麼,他已經頭也不回地鑽進了自己的房間。

    偏偏被他最不待見的人發現,這讓他有些暴躁。他躺在床上大聲罵了句晦氣,之後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

    只是,他沒想到的是,她竟然沒有將事情告知任何人,而且在有人問到他的去向的時候,她還小心翼翼地幫他撒了謊,甚至更令他驚奇的是,第二天早上他在二樓的衛生間里發現了擺放在置物架上的藥水和噴霧。

    他知道,那是她放的。因為整個家里,只有她知道他受了傷。

    而二樓的衛生間,向來只有他會用。

    連凌晨自己,都說不清楚,程錦是何時開始,一點一滴地滲入他的生活的,只是當他發覺這樣的變化時,她已然成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像朋友,又勝似朋友,像家人,但又不是親人。

    他想,她大概是把他當做弟弟的,因為,他在她注滿溫和疼愛的眼神中,未曾讀到過一絲超越親情的感情。

    只是,當時,他也混沌年少,不懂得自己,總將她放在心上是出于哪種情感,他僅僅是覺得她好,單純地覺得好。

    直到後來,她生了那場大病,即將離開人世的時候,他才終于讀懂了自己的心。

    他羨慕凌衍,也嫉恨凌衍。他娶了她,卻沒有好好對她。

    她生了病,他甚至不能放下手頭的工作來看她,他為她抱不平,他想要跑到凌衍的跟前好好問問他,還記不記得家中重病臥床的妻子,還記不記得那個深夜等他回家的妻子,還記不記得為了給他做喜歡的飯菜,忍著病痛早起買菜的妻子。

    這麼好的妻子,他為什麼不記得,為什麼?

    後來,他當然沒有問,因為,她攔住了他。他甚至直到今日,還記得那天的場景。她微笑著坐在床邊,兩條寬松的麻花辮妥帖地偎在背後,她的臉色有些蒼白,甚至看起來毫無血色,但面上神情卻是一如既往的柔和美麗。她握住他的手,輕輕的,似乎沒什麼重量的,他心里一酸,險些掉下淚來。她仰起臉,微微對他笑了笑,她說︰“阿晨,我可能要走了,你以後要好好照顧自己喲。”

    他終于沒能忍住,兩行熱淚順著雙頰,一滴一滴地落上了她的手背。

    她仍舊笑了笑,想要抬手拭去他眼角的淚滴,可是,並沒有成功,那手臂伸到半空,已經用盡了她全身的力氣,無法,她只好收回手,繼續握著他的手。

    良久,她哽咽著說︰“你知道嗎,阿晨,其實我不想走的,我還沒給凌衍生過孩子,還沒和他一起將一個孩子完完整整地養大成人……”

    那一刻,他才終于體會,什麼是真正的心如刀繳。這世上怕是再沒有什麼事情,會比死別更令人悲慟了。

    那時,她向來輕柔的聲音已經開始飄忽,但她還是一字一句,分外執著地要說給他听︰“阿晨,答應我,要一直,一直,和你哥和睦相處哦,因為,沒有我,他已經很難過了,他不能再失去你,知道嗎?”

    那天開始,他倏然懂得了許多人生道理,但遺憾的是,這世上,或許再沒有人,會願意認真傾听了。

    所以,他恍然了悟,卻也只是了悟。

    因為,他根本做不到。

    程錦去世以後,他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情緒暴躁,心境惡劣,無法進入深度睡眠,甚至一度,無法入睡,更令人擔憂的是,他幾次出現自殘行為,那時,絕望的他已經找不到其他方式來緩解痛苦,只能寄希望于以*上的疼痛,來減少他精神上的壓抑。

    只是,無論他自殘了多少次,在身體的疼痛過後,他的內心依然沒能得到治愈。不過是再一次陷入新一輪的抑郁罷了。

    這認知讓他惶恐,也令他燥怒。他清楚地知道,身體的鮮血已經不能再阻止悲痛的蔓延了,那麼,他還打算讓自己繼續沉溺其中嗎?生活已經沒有了意義,可死去又有什麼意義呢?

    他沒法說出答案,正像他無法拯救她脆弱的生命一樣。

    于是,從那時起,他開始渾渾噩噩地過日子,開始頻繁接觸很多女人,高雅的,美艷的、從容的、卑微的,高冷的,嬌媚的,他與她們交往,和她們*,但也只限于*,因為他只是企圖通過她們的面容、舉止,尋找到類似她的一個動作、一個笑容、甚至哪怕,一個早已被虛化的眼神,也好。

    可是,她們沒有人像她,一點,一絲,一毫都不像。

    那麼,也別怪他涼薄無情罷,人與人之間,無非是各取所需,既然,你沒有我想要的,那便各自相忘吧。

    所以,凌衍最初幫他找保鏢的意圖,也是怕他再次出現自殘行為。雖然他已經痊愈很久,但他還是不甚放心。其實高申的作用,並不是保護他不被別人傷害,而是保護他,不被自己傷害。

    他當然猜得到凌衍的想法,只是這一次,他不想再拒絕他了。因為,他或許真如程錦說的那樣,其實,很怕失去他。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方便以後閱讀[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第17章 旁人(番外)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第17章 旁人(番外)並對[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