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忽然悸動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成徵個 書名︰[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

    她救了她,卻沒給她一個表達感謝的機會。因為,從那天開始,她再也沒有見到她。後來,她幾經輾轉,多方打听才得知,她並不是他們學校的學生,只是踫巧來這里找人,所以她們才有機會,以這樣的方式相遇。他們說她叫高申。高申,她覺得這名字真好听,她要將這個名字,永遠珍藏在心底,直至有一天,在茫茫人海中,再次遇見她,然後,認出她。

    可是,這個故事,雖然成為了凌甜的朱砂痣,但對高申來說,卻只是一碗普通的白米飯。

    所以,她救了落水的人,之後,卻要被自己的老板詰問。

    高申從輕風中抬起頭,雙眼炯炯地望向凌晨,微微錯愕,但並未開腔。

    “什麼時候才會救我?”

    看著他似真似假的笑意,高申陷入了茫然,她不懂他的表情,也琢磨不透他的語氣。

    但還是迎著他的視線,說出了那句藏在心里的話︰“我原本以為是你……”

    凌晨神情一頓,未幾,低頭,掃視她一眼,又默默脫下西裝外套,罩在了她肩上︰“你的頭發在滴水,去找毛巾擦一擦。”

    他的聲音,就在她耳邊略過,涼涼的,似一股肆虐席卷的風,攪得她的心,忽然有點悸動。她恍惚地抬眼去看他,卻發現他早已冷著臉,看向了旁處。

    等她終于觸踫到他材質優良的外套時,才終于敢確信,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但下一秒,她便緊攥著那件披在肩上的外套,錯開身,向遠處走去。

    “你今天穿的裙子,不錯。”未及走遠,他的聲音低低傳來,她回身,正好對上他投射過來的視線,不知為何,她在他炙亮的雙眸中,恍惚看見了一抹,近乎微妙的,溫柔。她不敢置信地睜了睜眼楮,而那人已經掉轉回頭,留給她的,只剩下一個挺拔修長的背影。

    她懊惱地搖搖頭,忽然感覺有些不自在,這才發現,周圍有人,在不停地向這邊張望。探究,又充滿好奇的視線,不免讓人有些生厭。

    她暗忖一聲,不好,看來,是剛才那個噴嚏打的太響了。

    思及此,她立即扭頭,疾步消失在了人群的盡頭。

    等她處理完,再次回來的時候,整個場面已經恢復如常,這些光鮮亮麗的人們,在聚光燈的照射追隨下,愜意地喝著酒,聊著天,面上表情,或優雅,或冷艷、或淡然、或自信。

    高申看著眼前的一副副面孔,不禁有些惆悵,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他們的內心是否也如面上表現的這樣寵辱不驚,或許除了他們自己,再也沒有人能真正了解吧。

    那麼,那些她所熟識的人,與她腦海中早已固化的形象,又是否真正一致呢?

    這答案,她不知道,她想,大概也沒人會知道。

    良久,她收起情緒,轉而,繼續尋找凌晨的蹤跡。

    她巡視一圈,很快便在人群中發現了,正在于人交談的他。

    于是,疾走幾步,想盡快走到他附近。

    驀地,有人伸手拉住她,用力地拽住了她手腕︰“在水里打我一拳的人,是你吧?”

    高申條件反射地回頭,一張英俊陌生的面容,不可預期地映入眼簾。

    是剛才那個掉進水池的人。他為什麼拉住我?

    她抬眼看了看那人的眼楮,又低頭瞧了瞧握在她腕間的手指。

    “你為什麼打我?”他不僅沒有松手,反而又加重了幾分力道。

    高申不想跟他糾纏,于是,微微轉動手臂,三兩下間,那人的手已經從她手腕上跌落。

    她扭身便走,那人卻在後面,緊追不舍︰“你到底是什麼人?快給我說清楚!”

    他的聲音不高,卻一字一句,甚為清晰,周圍的人聞言,瞬間一片嘩然。

    凌晨正在與趙男生交談,雖然話不投機,但仍硬著頭皮在忍著,這晌,听見不遠處有喧囂之聲,遂轉頭朝那邊看了過去。

    于是,便看見了的迎面走來的高申。她的頭發還沒干透,一縷一縷,凌亂地散在耳邊、雙頰,好在長度還短,是以,看起來並不難看,反而有幾分瀟灑不羈的味道。

    而他那時,脫下來給她披著的西服,這晌,正被她緊緊攥在手中,他那價值不菲的衣袖,此刻,正半落不落地拖在半空,仿佛馬上就要與地面進行親密接觸。

    她後面,則跟了一個年輕男人,那人頭發半濕,衣衫不整,因為隔的有些遠,他並未看清到底是誰。

    但,倚在一旁的*生給了他答案︰“黎,你又抽什麼風?”

    原來是他弟弟趙黎。只是略微不悅的語氣,听起來似乎頗為頭疼。

    凌晨用舌尖掃了掃尖銳的牙齒,又輕輕,揚了揚嘴角。

    隨即,朝高申招了招手,示意她趕緊過來。

    高申會意,幾步走到跟前。

    *生已經看清來人,發現正是當日,去凌家時看見的小保姆,一時間,很有些摸不著頭腦。

    轉瞬,趙黎也旋即到了眼前。

    *生並不忙著追問,反而,舉起手中酒杯,向著在場眾人,點了點頭︰“實在不好意思,是家中小弟,擾了各位興致,大家別放在心上,請繼續。”

    聞言,圍觀群眾紛紛了然回頭,雖然心里裝著滿滿的好奇,卻也不敢再繼續觀望。

    都說了是家事,再苦苦追著不放,豈不僭越失禮?

    見人群終于安靜下來,*生才扭頭看向趙黎︰“怎麼回事,你又想出什麼ど蛾子?”

    趙黎抿了抿唇,抬手指了指站在凌晨身後的高申,滿腹怒意的揚聲︰“哥,都是她的錯,你讓她說。”

    不說話的時候,倒看不出來,就他這個身形長相,多半會有人將他誤認為是個20左右歲的俊俏公子哥,可說了話,便露出了破綻,哪怕隨隨便便一個路人,都能听出,說這話的人,怕是年紀輕的很。

    如此稚嫩、意氣的模樣,即便是像*生那樣,臉皮厚如城牆的人,也多少有些掛不住臉了。

    “你這說的什麼話,我不是讓你別來嗎?怎麼又跑來了?”

    “我,我就是湊個熱鬧”他搓著手指,想了想,又指著高申,向*生控訴︰“哥,她剛才打我。”

    “呵,是嗎?”站在旁側的凌晨,盯著面前的少年人,頗為和善怒了努嘴︰“她怎麼打你的?說來听听。”

    *生也有些好奇,他知道自己這個弟弟平時確實是驕縱任性些,可要真是追溯起來,他也確實,沒闖過什麼沒邊的禍,更不要說,和人耍心眼,扯瞎話了,所以,他估摸著,這里頭八成是有點故事。

    *生猜測的不錯,這里頭確實,有個故事,這故事就是,趙黎來聚會是有預謀的,而且,已經預謀很久。因為五天前,他和朋友們打了賭,就賭他敢不敢在他哥的慶功會上,繞著泳池游上十五圈。要說少年心性,大約就是這樣罷。只有敢不敢,沒有能不能。即便是如他這樣的富家子弟,做起事來,也並不瞻前顧後。或許,等他們都到了那個什麼都需要考慮的年齡,那人生,便也沒有這麼多精彩絕倫的事情了吧。

    當然,這個賭,要是單論出風頭的話,其實沒什麼挑戰性,但這件事,難就難在他水性不是很好。他打小有些怕水,即便後來學會了游泳,可一說到要踫水,他還是有點打怵。

    而今天,在泳池時,他這個老毛病還當真發作了。

    剛進入水中,游了不到五米,他的腳就抽筋了,加上,心里緊張害怕,一時間,口腔里嗆進了大量的池水,害得他差點沉下水面,好在,這時候,有人下水,拼命拉住了他,又夾住他的脖頸,將他往岸上拖拽。但他心里,還惦記著打賭的事,所以,對待上岸這個情形,不是很情願,于是,就對著那個救他的人,掙扎了一番,他也知道,這樣不對,但還是如是做了。可誰知,那個家伙竟然回身,結結實實地打了他頭部一拳,力氣雖不大,卻是當頭一棒,瞬間,將他打得沒了主意。

    但趙黎也不傻,他已經十四歲了,自然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所以,他只截取關鍵,避重就輕︰“她用拳頭打我頭上了,哥,你看,我這都青了,就是她打的。”說著,忙又撩起劉海,讓*生看他額頭上那塊青色的區域。

    *生仔細瞧了瞧,半晌,也沒瞧出個所以然,隨即,眼底習慣性地攢出幾分怒意。

    趙黎還在喋喋不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女孩子,怎麼會,力氣大得像頭牛呢,真是奇了怪……”

    *生伸手揉了揉額頭,想著,看來今天,又得不可避免地破功了︰“到底怎麼回事,你把來龍去脈給我說清楚!”

    沒等趙黎說完,他已經粗暴地打斷了他的話。

    聞言,趙黎身形一僵,瞬間,被他哥的氣勢,震懾得大氣不敢喘。

    倒是凌晨,故事听到這,心情已經好了大半,而剛剛被*生折磨著,迫不得已听他長篇大論的陰郁,此刻,也一掃而光。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想來,*生的經,說不準,比他家那本,還要難念。

    不說眼前這位,他那個,頗有聞名的妹妹,就夠他喝上幾盅了吧。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方便以後閱讀[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第15章 忽然悸動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第15章 忽然悸動並對[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