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雙胞胎姐姐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成徵個 書名︰[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

    第一章

    嬌媚妖嬈的女明星已經是第三次看向高申了,眼神由冷冽鄙夷,逐漸轉為煩躁惱怒。

    但高申並沒理她,仍舊站在凌晨三米之外的房門邊,沒有抬頭,面無表情,在化妝室忽明忽暗的燈光下,她的臉頰被映出一層薄薄的白。

    凌晨親了親女明星的嘴唇,捏住她盈盈可握的腰肢,再一用力,她已經完全坐到了他腿上。

    他滿足地邪笑一下,淡淡道︰“怎麼?你好像有點不專心。”

    女明星立即賠起笑臉,雙手自然地攀上他脖子,聲音柔媚動听,又帶點恃寵而驕︰“凌總,你保鏢還在這,我專心不來。”

    凌晨挑釁地捏了捏她的縴腰,神情蠱惑而涼薄︰“是嗎,那我讓她出去可好。”

    女明星甜甜一笑,沒有說話,低頭,吻住了他的嘴唇。

    凌晨挑了挑眉,用眼角余光掃了一眼高申。高申會意,轉身步出門外。

    這一刻,夜色幽寂,如同鬼魅,空氣中撲朔沉悶的味道,卻像一張大網,密密匝匝地罩在身上,高申站在窗口,靜靜望著窗外,燈火輝煌的城市。

    時至今日,她已經重生兩個月整。可直到眼下這一瞬,她仍然覺得自己,就像做了一個異常真實的夢。

    23時07分,高申抬手看了看時間。大約就要下班了吧,她想。

    其實,下不下班,于她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她既不用陪男友,也不用陪父母,回家也不過是自己呆著。

    但今天,她還是期望,能早一點回去。

    因為,今天是她的生日,也是高邑的生日。

    她和高邑是雙胞胎。同卵的。

    兩人長的幾乎一摸一樣,旁人大都分辨不出。但她們選擇的道路卻大相徑庭。

    高申五歲開始練套路,十三歲正式開始學散打。之後頻繁參加國內武術散打錦標賽。先後多次獲得其所在級別全國錦標賽冠軍。

    而高邑卻對練習武術毫無興趣。

    高申記得,22歲生日的這天,是她向段然表白的日子。那時她還沒有死,也沒有談過戀愛,卻如少女般一心思慕著一個人,那個人在她的心尖上,也在她的勇氣里。他像一個流浪的詩人,帶她走進一處處未知的風景;又像一個細心的花匠,在她柔軟的情感中雕琢作畫。

    高申有點苦澀地笑了笑。那時,他是那樣絢爛,而今,卻變得如此狼藉。

    十五分鐘後,凌晨走出了化妝室。他穿著深色的工裝襯衫,是小立領的樣式,脖頸處微微敞著,袖子被他隨意地挽了起來,露出了一截手臂,神情卻是冷峻,並不像剛和女明星親熱過的樣子。

    腳下亦未停頓,自顧自朝著電梯的方向而去,高申立即跟上。

    電梯中,兩人並排站著,空氣一時靜謐無息,他冷不防開口︰“你在一樓下,今天不用再跟著我。”

    高申點頭,沒有回答。

    到達一樓後,她獨自下了電梯。不關心老板的動向,是保鏢的一貫原則。而她亦非多嘴之人,向來懂得分寸。

    邁出鼎風娛樂的門口時,正好有風迎面吹來,涼涼的,帶著些許爽利,瞬間吹開了她陰郁的心情。

    她抬手理了理頭發,繼而,將一身黑衣融入了濃稠的夜色。

    23時25分,高邑正和同學朋友一起慶祝生日,這其中當然包括段然。

    23時38分,高邑給她打電話,叫她快點過來,而她正在家里換衣服。

    23時50分,她應該到達ktv,並且在包廂門口偶遇段然。

    0點一過,高邑正在吹蠟燭喝啤酒時,她把段然叫出去表白。

    原來的劇情應該是這樣的。但這次她不想再按原來的劇本走了。

    這次,她叫出租車直接去ktv,6分鐘後便順利到達。她記得包廂的號碼,因為她就是在包廂門口表白的,當時由于緊張,她不敢看段然的眼楮,只好一直怪異地盯著他的頭頂,時不時地到處亂看。在等待他回復的那一分鐘里,她心里默念的就是那個號碼,186。如今想來,真是諷刺,她竟然還記得這樣清楚,但也慶幸,她還記得這樣清楚。

    高申走到包廂門口時剛剛23點31分。這次,她省掉了回家換衣服的時間,因為她知道,已經完全沒有必要。她緊緊握住包廂的門把手,想要推開,但又突然轉身,疾步轉到走廊的拐角處。

    她後背倚靠在牆上,仰頭拼命呼吸,這場景她雖然在腦內設想了很久,但當真正實踐時,卻仍然緊張不已。

    調整好情緒,她準備再次走回包廂。扭頭間,卻見包廂門口站著兩個人。從背影看是一男一女。

    男子精瘦挺拔,女子長發高挑。

    男子正握著女子的手,低頭說些什麼,女子默默听著,偶爾抬頭回應。這情景持續了大約2分鐘,之後,女子轉身要走,男子拼命拉著不放。女子又回頭說了句什麼,男子忽然無力地松開了手。

    見女子進入包廂,男子頹然地低下頭,片刻後,從兜里掏出了一根煙,又拿出打火機點燃。

    星火彌漫間,她辨認出了那張臉,是段然。

    其實根本無需辨認,因為第一眼看見兩人,她便知道是誰了。

    段然一向喜歡穿黑色,她也記得,他那天是穿黑色。

    穿湖綠色過膝長裙的是高邑,那條長裙,是她和高邑一起去買的,那時,她覺得高邑穿起來特別有氣質。

    但沒想到的是,在她來之前,竟還有這麼一幕。

    段然對高邑說什麼,她約莫猜測得到。他喜歡高邑,她知道,她死的那天,段然告訴她了。但高邑說了什麼,她是不知道的。高邑從沒提起過,段然也沒有。

    這時,手機在兜里震動起來,是高邑,她接通電話,迅速走進旁邊的衛生間。

    “申,你來了嗎?”高邑的聲音如常,听不出任何波動。

    她將听筒移開一段距離,清了清嗓子,想盡量表現的自然些︰“嗯,我這就到。”

    “那你慢慢來,不要著急,我等會去門口接你。”

    “不用了,又不是找不到。”

    “那好,等會你到了之後,直接來186包廂吧。”

    “好”

    收線後,高申立即步出衛生間。

    轉彎,再次回到包廂門口。段然人不在,顯然,煙已經抽完了。

    這次,高申沒有猶豫,一把推開了包廂門。

    高邑正在唱歌,是溫嵐的祝我生日快樂。“生日快樂,我對自己說,蠟燭點了,寂寞亮了,生日快樂,淚也融了,我要謝謝你給的你拿走的一切,還愛你的一點恨,還要時間,才能平衡,美夢傷痕,畫面重生…”

    人們坐在沙發里喝酒、聊天,其實並沒有誰在認真听歌,但高邑卻唱的很動情。她的嗓音,清涼、婉轉,細膩、纏綿,似在娓娓道來,一個哀傷又不為人知的故事,既讓人傷懷、又惹人回味。可,這樣無心的一個舉動,卻戳痛了高申敏感的神經。一時間,還沒落座,竟差點掉下淚來。

    或許是在余光中撇見她進來的身影,亦或是剛通過電話確認她即將到達,總之,高邑馬上暫停了聲音,一把拉過她,拿著話筒,情緒高漲︰“看,我妹妹高申來了,仰慕她的粉絲們,請致以最熱烈的掌聲!”

    起哄聲、鼓掌聲、口哨聲,瞬間響徹包房。高申硬撐著打起精神,勉強遷出一抹笑,同時快速掃了一遍卡座,約莫十五六人的樣子,段然坐在右側靠近點唱機的位置,臉色有些黯淡。

    高邑又接著說︰“好了,現在有哪位壯士,願為我和高申獻唱一曲,請舉起手來。”

    男男女女紛紛舉起雙手,甚至還有人一邊喊一邊滑稽地舉起腳,氣氛不免十分熱烈,高邑卻不為所動,冷靜的、沒有絲毫遲疑的,選了一個坐在邊角的男生。他戴著眼鏡,沒有舉手。

    那男生並未推辭,起身上前接過話筒,高邑對他笑了笑,低聲說︰“看你的嘍!”。

    高申轉頭看向段然,發現他的視線正膠著在高邑身上,看見高邑對別的男人微笑,他面上神色較之前更陰郁了幾分。高申心一滯,胸中涌動撞擊起來,有些情緒被絲絲縷縷牽扯著,似漸愈的傷口重新撕扒開來。

    正怔忪間,高邑扯起她的胳膊,將她拉到了沙發邊,坐下。她才想起,終于不用再手腳尷尬地站在眾人面前,遂解脫般地嘆出一口氣。她雖然做久了保鏢,但平時根本沒有人對她們過分關注,更不會像今天這樣,站在燈光下面,被一大堆人直直盯著。盡管整個過程持續不到二分鐘,還是讓她極其不自在。

    這晌,音樂聲響起,高邑在她耳邊大聲問︰“怎麼沒換衣服就來了?”

    她也扭過頭,對著高邑的耳朵“下班太晚了,就沒換。”

    高邑笑著對她眨眨眼“沒關系,這樣很帥。”雀躍又自豪的語氣。

    高申心里一暖,也笑了,從小到大,高邑總在不經意間,讓她感動。雖然只比她早出生2分鐘,但卻將姐姐該做的一切都做到了。照顧她,關心她,支持她,疼愛她。那樣綿延又純粹的愛意,填滿了她生活的每一處角落。

    但她向來拙于言辭,不善交際,更不會輕易表達自己的情感,高邑自然早就習慣了她,是以不等她回答,便扭頭去听歌了。

    那戴眼鏡的男生,剛唱了第一句,包廂便再次轟動起來,掌聲、贊賞聲,此起彼伏,果然是唱得很好,聲音渾厚又滿腹深情,高申也差點分辨不出,一時間還以為是開了原音,直到大家鼓起掌,她才回味過來。高邑也在旁邊大聲叫好,想來,應該是早就預料到了這番情形。

    當眾人視線都集中在眼鏡男身上的時候,右側角落卻有人突然站起身,他腳步如風地穿過正在唱歌的人,隨即,如一團黑影般迅速從眼前略過。

    高申眼尖,一眼看出是段然。

    未及遲疑,她馬上起身跟了出去。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方便以後閱讀[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第1章 雙胞胎姐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第1章 雙胞胎姐姐並對[重生]武力秒殺娛樂圈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